教育界怎可阻斷天倫夢

 

台東縣有位新婚的年輕女音樂老師,因為先生在水里的台電工作,想要調動到南投縣,不想和先生聚少離多。她三年來接連提出申請,都杳無音訊。這樣的願望如果在五年前,是很容易實現的。但因近來各縣市都面臨減班教師超額的慘境,單單縣市教育處要妥善地公平安排老師在縣內調動學校都要費盡心機,而學校也因自我保護,明明有缺也不願意開出來,讓超額老師的調動,一點尊嚴也沒有。

目前教師聘任權,多掌握在學校的教評會老師手上,學校老師為了保護自己,當然也為了保護學校所有老師,都不太願意將缺額開出來。除非縣內有了超額老師,經教育處協調各校校長,才會很為難地將缺額開出來。其實,教評會老師應該要有大度,因為每個人都有可能調動,如果大家把門關起來,教師的任何調動,等同完全沒有機會。更何況自己學校想要調動的老師,也需要其他學校把缺額開出來,才能順利調動。

學校教評會不願意充分授權讓校長開缺的原因,一部分是因為歷年來他校調入的超額老師,狀況很多,受到家長的抱怨更不少。因為有的學校會刻意將表現不理想或已經不適任的老師,巧妙地讓他用超額管道調動到他校。老師在原來任教學校造成的問題藉超額外調解決,卻造成調入學校的棘手問題。整個衍生的案外案是,問題老師為何在原學校無法得到督促、無法自我成長,箇中顯示出目前教師的考核與聘任制度面的問題嚴重,不容教育主管單位坐視。

比起公務人員只要找到職缺,隨時都可以調動,學校卻因為擔心減班,怕產生超額,不敢開缺,或將職缺留給代理教師,而讓正式老師失去了正常的調動機會,造成夫妻遠隔,無法專心於教學崗位。教育界本該是以身作則引領社會風氣的標竿產業,卻因為制度面造成的自私自利,表現出小鼻子小眼睛的低劣格局。雖然捨不得每年犧牲奉獻的代理教師,因為學校減班一一離去,而看到外縣市老師想跟家人團圓也無能為力,儘管為他們感到委屈,但沒有比起目睹教育界的自私自利,來得更讓人失望和沮喪。

(作者為水里國中校長)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