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的形式

反抗的形式

最近陪小孩的時候,發現只要身上有手機,都會造成很大的困擾。如果把手機給她們,自己就可以得到好幾個小時的安靜,但總覺得這種安靜好像有付出了一些代價。只要身上沒有手機,自己靜靜看書,小朋友在非常無聊的情況之下,也都自己去拿一本書來看。想要進行最有趣的智力活動,往往都需要一個枯燥乏味甚至嚴肅的環境中進行。

這樣對自己的收穫是,那不勒斯四部曲第二部「新身分新命運」已經快看完了。門房的女兒愛琳娜19歲,沒有受到任何家人的支持,出身貧窮,已經決定要去比薩念大學。除了她本身的奮鬥以外,我想只有身為女人,才有辦法描寫出女人之間這些醜陋的秘密,互相支持和戰爭的情誼,這套書真的非常好看。

之前我高三的同學,在我貼文「幾歲才是成年」的下面問我:「班長,你前半輩子有叛逆過嗎?」,我在下面回答:
我不是不反抗,而是...
除了沒用的肉體自殺和精神逃避,第三種自殺的態度是堅持奮鬥,對抗人生的荒謬。
~卡繆

想想自己的出生就跟那不勒斯四步曲的主角一樣,在一個充滿貧窮、暴力和無知的社區中長大,從小不敢有什麼美好的夢想,看看自己周圍的環境也沒有什麼太多可以遵循的典範,只有且戰且走,慢慢探索自我,替自己找出一條路來。

我小時候很皮,皮的程度是一般家長難以想像,身上所受過的傷,更是不計其數,一個用自己的牙齒把自己嘴唇咬穿的小孩,嘴唇內外都必須要縫,心中到底充滿了多少的憤怒與不滿。

我小時候附近有錢一點的商店家庭小孩是禁止和我一起玩,小學同學的爸爸開車來我們家修理輪胎,他的爸爸穿著漂漂亮亮的襯衫、西裝褲和皮鞋。我爸爸全身髒兮兮在地上爬來爬去,弄千斤頂、檢查輪胎等等。

我在之前的貼文「追求或放棄」,裡面有一段話: 「夏天的時候很喜歡到山上去跑步,到達最高峰往山下看,總覺得心滿意足,看著還在不斷地往上爬行的人們,彷彿高人一等。其實並不是我們的身高超過他人,而是山的海拔讓我們變得更高,我們所擁有特權的感覺,完全不是來自自己,而是腳下的高度。」

腳下的高度最明顯的就是父母,父母有什麼車子,小孩就坐什麼車子,父母有錢出國渡假旅行住五星級飯店,小孩就住在五星級的飯店裡面。父母在地上爬來爬去,小孩也在地上爬來爬去。

記得很久以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因為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去過那種最簡單貧困的生活,跟我的小孩道歉,她們是不可能歴經我那樣成長的過程,因此也非常困難可以得到這些珍貴美好的成長回憶。

每個人其實唯一能夠掌握的就只有自己,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選擇、還有自己的行動,他人、環境,以及機運是我們所不能控制的。

雖然我小時候沒有看過卡繆的著作,當然也不認識這個人。但是我了解自殺、逃避、無奈、以及自憐自愛,完全沒有辦法解決任何問題,只有堅持奮鬥對抗人生的荒謬,或許才可以找出一條路來。

我覺得我不是沒有反抗,而是過度反抗,要求自己勝過所有家庭環境比我好的同學,這種過度反抗造成的孤獨,一直到現在,我還在承受它的副作用。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