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之後

競爭和鬥爭,似乎是生物包括人類與生的本能,「生存競爭」也。活於社會,哪裡沒有看到競爭或鬥爭。人類除了殘忍流血破壞的戰爭以外,還像煞有介事地發明制度,製造更多的勝者和敗者,自傲而享受,如打球或投票。勝者固然得意洋洋,滿喫勝利的快樂和成果,敗者嘗盡失敗的苦果。這次高雄是好例。天下本無事,卻在民主的號召下,弄得野心滿滿的市長忽然失業,當然吵個不停。看看敗者的反應,依人而不同,有趣的。

一、有的認為緣也、命也、運也,沉澱下來,默默接受失敗的恥辱,冷靜檢討到底錯在哪裡,缺失在哪裡,如何改進,為將來準備。

二、有的歇斯底里,痛罵此詛咒彼,都是別人的錯,裁判不公、對方不正當等等,自己是世界第一被冤枉者,永久不服,人生沒有正義。

三、有的認為自己的失敗是人類的悲劇,大家應與他共哀。要舉行「惜別會」,幾近辦自己的葬儀,指定參加者衣著顏色,害得親友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送白包。

不但如此,還要全島進行「謝票」。不是感謝投票給他,是感謝不去投票給他。這次高雄投票確實有在其他民主國家稀有的特點。在民主國家怕選民不踴躍出來投票,有的國家甚至規定對不投票者課以罰款。這次高雄卻有政府官員公開鼓勵「不投票」,天下奇事之一;被罷免者要辦「惜別會」,以悲哀的心情感謝有人不出來投票,天下奇事之二;被罷免者還要全國巡行「謝票」,在民主國家敗選者遊行謝票已經稀見,遊行感謝「不投票」乃天下奇事之三;敗選謝票不限於選區,全國遊行,天下奇事之四;選區以外者,依法無權投票,何感謝之有。如台東、澎湖等鄉村純樸庶民,報紙不太看,忽然大官來感謝,摸不著頭緒,「我們庄腳人,都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情。」連忠實看報者,忽然前高雄市長來感謝他們「依法無權投票」,莫名其妙,有點不敢當,只有尷尬地回禮「哪裡哪裡」,感嘆「中國人」的「厚禮」,天下奇事之五。韓國瑜一人,做出這麼多奇事,政壇奇才的才氣,令人驚異。

回到高雄,韓前市長認為高雄不出來投票的一百三十萬人,都是他的支持者,可作為將來更上一層樓的基盤,好像是要在政治學上建立一個新的邏輯。無以名之。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