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工會是共產黨?

有幸成為109學年度國立高中職校長候選人,從報名、考試,到遠赴台東參加遴選學校的校務座談會,校方都對四個校長候選人很友善。只是上星期四參加教育部的遴選面談,對於教師工會的遴選代表,連番搶發言權,傾全力對我砲轟,極盡抹黑醜化的能事,並在會場發表假消息,跟中共的伎倆,幾乎不相上下。

遴選會共有15位委員,分別由官方、學術、家長和教師代表組成。照理說應該尊重每位校長候選人,讓每位委員有機會提問,讓校長候選人有充分的機會,說明自己的治校作為。我的場次,除了5分鐘自由表達自校理念,其餘15分鐘,教師工會代表連續問了四個問題,故意占用其他委員的時間,並且藉機修理我,製造對我不利的消息。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截圖自全教總臉書)

 

其中拿報紙假消息當成質問的問題,搬出學校三月發生一件校外學生傷害事件,藉報紙偏頗報導成校園霸凌事件的假消息,大做文章。讓整個遴選會議,好似成為「民意代表」質詢「地方官員」的戲碼。此意外事件,單純是口角衝突造成的傷害,歷經學校用心處理,雙方家長也感受學校的認真面對,地方議員更在議會肯定有佳,還提出希望各界不要繼續傷口撒鹽端出當話題,傷害雙方家長與當事人學生。

更甚者教師工會代表不問辦學理念,提出幾項個人平時對工會評論的內容,提出質疑。包括個人認為教師的角色本該是教學,應以校務為重,利用上課時間處理工會業務,本就值得商榷。況且個人也非常尊重工會的運作,學校有老師擔任副理事長,二多年來一直給他每周一天公假,協助工會業務。下學年他將高升成為理事長,也會要求每周只剩下半天在校,其餘時間都要處理工會業務。當然這不是我的權責可以允許,因為我的任期到七月三十一日。

個人平時的主張與言論,不管對國家發展方向,對教育制度改革的期待,或是對中國共產黨的批評,乃至於對政黨的意見,都是期待台灣可以往更好的方向走。如果有心人不同意這些看法,可以提出自己高見,但不應該容不下這些意見,就討厭我個人,或是藉很多正式的場合修理我,製造假消息羞辱我,甚至阻礙我求上進的心。

台灣的偉大,在於民主,民主的偉大,在於包容,人人可以放心表達自己的意見,不會被追殺,不會遭受言論控制。教師工會公然在教育部高中校長遴選會議的言行,儼然失去遴選委員的職責,只是用假消息針對不同意見的人,進行算帳討伐與戕害,跟中共的伎倆沒有兩樣!

(水里國中校長)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開講〉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