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沖與岳不群

令狐沖與岳不群

有我的臉友用岳不群來形容黃國昌,我的臉友可能很多從小看金庸長大,我也曾經喜歡金庸小說。高中看了幾次,念大學的時候又複習了一次。但是去德國回來之後,雖然又買一套金庸的著作,每次拿起來看,往往看了幾頁之後就很難繼續下去,以前對他著迷的我,竟然再也看不下他的小說。

武俠小說通常是這樣,武的場面是天馬行空的想像,俠的描寫是儒道佛思想的塑造。武的世界無法用科學解釋,俠的境界不能貼切符合人性。只有深刻描寫人性的作者才是偉大的作家,寫武俠小說當然不可能拿到諾貝爾奬。

人性是什麼?我們知道黎胖子反對台獨,但這次在香港的言論自由上面,扮演殉道者的角色,講出來的話慷慨激昂,即使是這麼有錢的有錢人仍然決定與香港共存亡,這種展現出來的核心價值,令人非常佩服。雖然我們對他那種反共不反中的想法不認同,但是他捍衛言論自由的決心,絲毫不會令人感到懷疑。

以前有人形容黃國昌是令狐沖,現在有人形容他是岳不群,我覺得他既不是令狐沖,也不是岳不群,所有正常人在踏入社會之前,身上同時有著這兩個人的性格,只是有著不同的比例,只有在考驗之後,才能看出來這個比例是多少?想要成為令狐沖並不簡單,那種核心價值是要經過非常多的殘酷挑戰。

人性常常在邪惡和善良、直覺和深思、退步和進步之間掙扎考量,在內心的小世界充滿激辯,人性就是這樣走在善惡矛盾的鋼索上,勉強得到平衡。

沒有經過深刻思考的選擇,不能稱之為核心價值,它不是一時衝動或突然而來的廉價正義,是由人性關懷出發,同理心再加上深刻的理性思考之後,產生的價值選擇。康德強調美德需要塑造,如果沒有這樣的過程無法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一般來說,這世界沒有好人,也沒有壞人,大家都是好人,也都是壞人,其實好壞都是價值選擇之後的結果。

大俠核心價值養成太過簡單直接,捍衛價值的行為太過堅定,做出選擇衝突掙扎太少,和真實的人生體驗相去太遠。岳不群和令狐沖這兩個角色並不是涇渭分明、互斥獨立,而是時時刻刻並存每一個人的生命當中,彼此拉扯搶佔主導的地位。選擇當岳不群,還是令狐沖是一種智慧,有才華不一定有智慧,可以做出正確的選擇。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