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人在歐洲史與世界史中的地位

 

反納粹、反蘇聯共產是全世界反極權的第一次與第二次大聯合,而捷克的代表團的訪台是第三次大聯合的正式起跑。圖為2020.9.3台灣捷克(台捷)聯合記者會,韋德齊議長(左2)、吳釗燮(中),游錫堃(右2)。圖/擷自外交部臉書

反納粹、反蘇聯共產是全世界反極權的第一次與第二次大聯合,而捷克的代表團的訪台是第三次大聯合的正式起跑。圖為2020.9.3台灣捷克(台捷)聯合記者會,韋德齊議長(左2)、吳釗燮(中),游錫堃(右2)。圖/擷自外交部臉書

 

捷克龐大的訪問團來到台灣,這對台灣來說,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外交,很可惜的是,捷克在歐洲史與世界史上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國家,但卻看不到國內有任何相關的報導與介紹,顯見台灣在人文科學與社會科學方面,相較於自然科學來看,是一個侏儒。對於龐大的代表團來到台灣,將對方重要的文化、歷史介紹給國內的民眾知道,是對捷克這個國家與捷克訪問團的尊重。或許在捷克訪問團即將離開之前,讓作者簡單來介紹捷克在歐洲史與世界史中的重要事蹟,至少可以補足我們待客不足之處。

對天主教的接受

捷克的歷史相當複雜,西元前5世紀至2世紀時,凱爾特人(Celtics)的一支──波伊人居住於此,所以捷克被稱為波西米亞(Böhmen)。捷克人在9世紀末,接受了羅馬教會的天主教。

波西米亞與神聖羅馬帝國

在歐洲的中古世紀,捷克被捲入到中歐而與日耳曼人有很深的關係,主要是在20世紀捷克斯洛伐克獨立之前的900年。在這很長的期間,捷克在政治上社會上,是被置於德意志人很強烈的影響之下。

許多人並不知道歐洲的中古史,此處如果容許筆者簡單來說的話,那就是:在日耳曼人南遷滅掉羅馬帝國之後,於西元800年,查理曼大帝建立了幾乎包括全歐的法蘭克王國,這個王國的統治由於很鬆散,所以就致力於封建制度的建立,這個帝國後來三分而在10世紀初期與中期,就漸漸形成了現今德國、法國與義大利的前身。其中,德意志國王奧圖一世因前往羅馬救援羅馬教皇,而在962年被羅馬教皇戴冠,而建立起繼羅馬帝國、法蘭克王國之後的新羅馬帝國=「神聖羅馬帝國」。不過,神聖羅馬帝國的領域並沒有羅馬帝國、法蘭克王國大,主要是以德意志為主,並含括其周邊的一些地區。

1003年,波蘭公爵以武力掌控捷克全土,1004年,波西米亞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的一個領邦,歷代君主就成為德意志人的傀儡,後來在神聖羅馬帝國被拿破崙滅亡後,波西米亞就由神聖羅馬帝國的最後的皇帝-奧地利統治。因此,在捷克斯洛伐克獨立前,他們就受到德意志人的強烈影響。

11世紀,德意志人移住捷克,德意志文化就因此滲透到捷克裡。

布拉格大學曾是歐洲文化的中心

後來,德意志的盧森堡家就世襲波西米亞王的地位,其國王卡列爾一世(Karel I)於1348年創立卡列爾.布拉格大學(捷克語:Univerzita Karlova v Praze),布拉格就成為當時歐洲文化的中心。

布拉格曾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首都

盧森堡王朝斷絕之後,哈布斯堡王朝兼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與波西米亞國王的地位,布拉格就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宮、政治、文化的中心,尤其,在魯道夫二世的時候,布拉格是帝國的首都,於文化上非常興盛。


2020.9.3台灣捷克(台捷)聯合記者會,韋德齊議長(左)、吳釗燮(中),游錫堃(右)。圖/擷自外交部臉書

 

宗教改革的先驅=胡斯

各位或許聽過,在耶穌過世之後,耶穌的使徒們致力於基督教的傳播,後來,羅馬帝國就承認基督教為國教,羅馬教會就在全歐洲建立起龐大的教會組織。當時的教會認為任何人要得到救贖,一定要經過教會,教會採取所謂的雙劍理論,主張世俗的政治在精神上應聽從教會的領導,而且當時能夠對所有的歐洲人抽取十分之一稅的就是教會。但是教會的腐化,在德國已經引起人民的不滿,而在捷克提出宗教改革理論的就是出名的胡斯(Jan Hus)。他的提出比馬丁路德更早。胡斯批判贖罪券,倡導只以聖經為依據,因此他是抗議教徒運動的先驅。天主教在1411年開除胡斯的教籍,他並被君士坦丁公會議判處有罪,而被交給世俗的政治,而被處於火刑。胡斯在被處刑之前,說了:「真實會勝利(捷克語:Pravda vítězí)」,這句話就在捷克人之間傳開,每當外國人統治捷克時,這句話就成為他們內心的依靠。1920年,捷克斯洛伐克一獨立,這句話就成為國家的標語。1967年,布拉格之春時,在所謂的「七七憲章」上就有「為了活在真實之人,真實會勝利」的標語。天鵝絨革命時,哈維爾就倡導「愛必須征服憎恨,真實必須征服虛偽」。

捷克開了全世界反中共集權運動的第一槍

捷克在一戰之後,建立起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二戰後,被共產黨統治,但是他們卻很勇敢地在1968年展開了布拉格之春,而促成了西歐知識分子對共產主義的重新審視與批判,進而產生了所謂的西方馬克思的思想。而1989年,捷克更實現了天鵝絨革命,結束了共產統治,更且,在1993年,以採取兩願離婚的和平方式,讓捷克與斯洛伐克分離成兩個國家,完成了天鵝絨分離。

而依照筆者的看法,這次捷克訪問團的來訪,其最重要的歷史意義,就是:把全世界的反中運動從協商的層次化成現實的運動,點起了反抗集權運動的第一把火,也是在美國聯合全世界反中共運動當中,由美國以外的國家率先開砲的第一槍。從歷史發展來看,反納粹、反蘇聯共產是全世界反極權的第一次與第二次大聯合,而捷克的代表團的訪台是第三次大聯合的正式起跑。


捷克首都布拉格曾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首都,而布拉格大學曾是歐洲文化的中心。圖/Pixabay

< 資料來源:《民報》【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張正修

張正修
開南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台灣社會科學研究者。日本東京大學碩士,1985年修完東京大學大學院法學政治研究科博士班課程。曾任考試院第10屆考試委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