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中國史改為東亞史才能真正看清歷史的真相

 

把中國史改為東亞史,會讓我們的子弟更清楚看清東亞世界與世界史的連結以及世界史的發展。看到中共如何在進行異民族的滅絕運動,以舊日的朝貢體制對外展開戰狼外交,以商業利益威脅各國,就是一國史觀所帶來的禍害。打破人民根深蒂固的一國史觀,讓台灣能真正成為世界的台灣。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把中國史改為東亞史,會讓我們的子弟更清楚看清東亞世界與世界史的連結以及世界史的發展。看到中共如何在進行異民族的滅絕運動,以舊日的朝貢體制對外展開戰狼外交,以商業利益威脅各國,就是一國史觀所帶來的禍害。打破人民根深蒂固的一國史觀,讓台灣能真正成為世界的台灣。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教育部要推動「中國史」改為「東亞史」

教育部要推動108年課綱中,國中8年級的歷史課綱從九年一貫時期的「中國史」改為108年的「東亞史」。這個聲音一出來,有贊成者,也有反對者。其中,有人認為台灣雖然是獨立的國家,但沒有必要不讀中國史。對於這樣的看法,其實我個人認為這是經年累月透過周遭的生活環境所形成的牢不可破的意識型態,但是許多人或許沒辦法理解,正是我們這種意識形態,反將使我們成為世界和平破壞的幫兇。

傳統中國史觀的問題點

各位不知道是否還記得:韓國瑜於去年11月9日在基隆造勢場合中,批判「執政黨像匈奴一樣,不停的掠奪,若掠奪完就走人,這個國家怎麼得了?」韓國瑜將民進黨比喻為匈奴,對於一般選民來說,這種比喻可能很難使選民將兩者的關係直接連結一起,換句話說,他的話很難用匈奴的壞讓人們馬上連想到民進黨的壞,因此,這種選舉語言並不必然會對選戰造成直接的效果。但是韓國瑜說匈奴人不停的掠奪,掠奪完就走人,這就是典型的「唯中國史觀」。

傳統的中國史,都把西藏、蒙古、滿人等異族人認為是蠻人、蕃人,而這樣的叫法其實可以明確溯及至周朝。周朝把周邊的異民族稱為東夷、西戎、南蠻、北狄,而認為自己是天下的中心,把自己稱為諸夏或華夏。這樣的史觀其實是消滅多元文化的史觀,是以同化的觀點來看待中國周遭不同民族的單一史觀、一元化史觀,這是:只站在中國人的立場觀看歷史發展的史觀。如果是站在這種史觀的話,我們將永遠看不到異民族的文化特色,也將使我們喪失看清歷史真相的能力。站在這個史觀的話,好像非漢人的異民族是沒有文化的,是沒有什麼可以談的、可以學習的,所以站在中國史的立場時,任何異族除了野蠻以外,並沒有什麼可以述說的。

東亞史的特色

(一)中國帝國的形成與其與周邊國家的互動

然而,歷史的發展並非如此。漢人以外的民族長期以來,就跟漢人有著長期的互動,並且互相影響。漢人在秦漢時代建立大帝國之後,就帶給周邊國家影響,有很多周邊國家就仿效秦漢帝國來改造自己,這種對秦漢文化吸收的努力,就促使周邊國家走上進步。當漢王朝走上衰弱而進入三國與西晉的時候,他們反過來入侵所謂的中原之地,而有五胡亂華的歷史。外族在華人政治混亂的期間建立起自己的王朝,並想要以當時不斷被引入中國的佛教做為自己國家的建國特色,以區別他們與漢人的不同,北魏就是這樣的國家。

當中國經過長期的戰亂與再整理的時代,以胡人為中心所建立的大帝國就漸漸形成,而這就是唐帝國的形成與建立,這個帝國與傳統的「秦漢帝國」有著非常不同的特色,例如佛教取代儒教成為由國家主導的重要思想,佛教也成為連結帝國與外族的重要意識型態,唐帝國也建立起統治人民的律令制。

這個唐帝國所形成的高級文化就再次影響周邊國家,許多周邊國家就仿效唐帝國來建立自己國家的律令體制,例如韓國、日本,而日本也漸漸在唐帝國的時代發展出自己的文字,同樣的,西藏人在唐帝國的時代,就比日本人更早發展出自己的文字,並吸收印度後期的佛教,建立起不同於漢人所信仰的佛教。

北方的異民族諸如突厥族、西域的各民族也都建立起自己獨自的新文化,這些受唐帝國影響的異民族就如同在秦漢帝國時代一般,也開始回過頭來影響所謂的中原。當唐帝國走上衰退時,他們就在中國北方建立起五代的王朝。而北方異民族在與漢人的接觸互動當中,已漸漸建立起自己獨自的文化,到宋朝的時代,西夏王國、契丹王國等都已經有自己的文字,而且他們的佛教信仰也跟漢人的佛教信仰呈現出不同的形態。

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現象是只有從東亞史的觀點,才能清楚呈現出來,我們台灣今天所具有的文化內涵,如果不從這個角度來看,是無法完全理解的,例如哈日、哈韓的流行文化,藏傳佛教在台灣的流行,這些現象必然要從《中國與周邊民族的互動當中產生出來源頭》去做理解。

(二)北方民族的壯大與漢人的弱化

漢人在宋以後,並沒有什麼創新的進步,而走回新儒學的復興,於是北方的異民族就以其相對進步的文化開始統治中國,女真族在華北建立了金朝,蒙古人征服中國,建立了橫跨歐亞的大帝國,元朝的忽必列就大量學習西藏,透過巴思巴上師建立其蒙古文,並接受藏傳佛教,這些都是使蒙古人建立起自己有別於漢人的文化特徵,而女真族也同樣在當時的東亞國際環境當中,吸收蒙古、西藏的文化,而有著自己獨自的文字,並建立起自己的文化特色,而在明帝國滅亡之後,滿洲就與蒙古、西藏結盟,征服中國,而連結滿州、蒙古、西藏最重要的思想就是藏傳佛教。

對於宋以後的歷史,其實西洋的史學家早已看透了東亞文化的特點,而把宋朝至清朝的歷史稱為征服王朝(Conquest Dynasty)的歷史,我們從這段歷史的發展來看,其實漢人固執於儒學,執著於士大夫統治人民的體制,無視實用之學的發展,使自己喪失了進步的力量,反而造成異民族成為主導東亞歷史發展的主角。人數較少的滿人在乾隆以前,始終固執於自己的文化特色,但隨著國勢的衰退而不得不依賴漢人士紳的協助,而終於被漢人同化,其具有滿人文化特色的種族反而分布在被俄國統治的西伯利亞當中,而喪失自己建國的能力。但是蒙古人與西藏人的自我認同意識,日本人的明治維新以及韓國二戰後的獨自的發展、與越南的脫離漢化,卻也因為西洋文化的進入,而把東亞史發展的結果與特徵全部展現出來。


作者表示在歷史教學上應該要更加努力去打破人民根深蒂固的一國史觀,讓台灣能真正成為世界的台灣,使台灣的發展對世界更有更大的貢獻。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將中國史改為東亞史將有助於台灣走向世界

把中國史改為東亞史對於歷史教師來說,的確是很辛苦的事,但這樣的教學法卻會讓我們的子弟能更清楚看清東亞世界與世界史的連結以及世界史的發展。中國共產黨固執於一國史觀與漢人的中國文化優越史觀,反而讓我們看到中共如何在進行異民族的滅絕運動,例如對西藏文化的滅絕、取消內蒙的蒙古語教學、將維吾爾人送入集中營,消滅其伊斯蘭文化,並以舊日的朝貢體制對外展開戰狼外交,不斷以商業利益威脅各國,這就是一國史觀所帶來的禍害,進而導致世界反中的聯合。

將中國史改為東亞史是使台灣人更文明的重要手段,歷史學者無法使台灣人了解這個重要性,是令人遺憾的事,因此,從今天起,我們有必要更加努力去打破人民根深蒂固的一國史觀,讓台灣能真正成為世界的台灣,使台灣的發展對世界更有更大的貢獻。

< 資料來源:《民報》【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張正修

張正修
開南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台灣社會科學研究者。日本東京大學碩士,1985年修完東京大學大學院法學政治研究科博士班課程。曾任考試院第10屆考試委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