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意識

中共的飛機穿越台海中線,空軍防砲部隊就會接戰備,這樣的時候,士官和阿兵哥會在野外槍炮飛彈的設備上面,維持隨時可以準備發射武器的狀態,排長會在連集合場待命並且巡視督導槍炮飛彈的情況,連級長官會在戰情室裡面聽取共軍飛機的位置資訊,通常每一個連都會選一個大專兵來畫這些飛機位置的圖形,讓大家來判斷目前飛機的位置,還有離自己部隊的距離。因此基本上即使戰備狀態時間再久,身為副連長的我也不會曬到太陽。

彥升兄在我昨天文章的留言指出:現在飛機辨識應該都是用雷達等先進的設備。如果部隊設備精良的話,的確應該是這樣。但是萬一雷達站比飛彈或防空部隊先被敵人摧毁呢?這時候全體軍士官兵的飛機識別還是相當有用的,尤其防守機場的防砲部隊,面對戰鬥機或是轟炸機的攻擊,眼睛還是有可能會派上用場。更何況當兵的生涯背這三、四百架飛機的照片,應該在無聊的當兵生活算是有些動腦的收穫,不然想叫阿兵哥做什麼?所以我猜測飛機識別的課程,即使現在高科技人工智慧、雷達偵測運算的時代,應該還是在空軍部隊裡面很重要的教學內容。

記得有一次連上的大專兵和我聊天,他問我怕不怕打仗?尤其我們防砲部隊首當其衝。我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我說至少我們防守機場不用動來動去,遇到肉搏戰的機會可能比較少,相對之下應該是比較好的兵種。他跟我說他一個人會害怕,但是如果大家一群人整個連去對抗敵人,感覺就沒有那麼害怕。這樣的心理感覺其實就是集體意向,克服心靈困難、各自行動與孤單時的自我脆弱,集體行動生活在一起的部隊,就能產生這種作戰的功能。

集體意識是我們的身體和心理面對共同的對象,它是一種包括判斷事實,狀況,目標或價值觀的能力。集體意向由共同意圖,共同關注,共同信念,集體接受和集體情感所構成。家庭可能是最小的集體意向,一對夫妻組成一個家庭生養小孩面對人生的難關,共同扶持到老死。此外還有所謂的公司,大家為了共同的目的賺錢或想要成就的價值,成立一間公司一起奮鬥。共同意識也是軍隊或國家重要的能力,沒有這個意識,國家就會瓦解。

共同意向的構成有些是由上而下集體威權,就是爸爸媽媽叫小孩做什麼,小孩就做什麼那樣的家庭,所謂的領袖責任國家榮譽,這種共同意向很不牢靠,領袖如果沒有與時俱進,被時代淘汰,共同意向就會產生問題。

共同意識實際上是由擁有這些意向的個人共享的,每個參與的人都有共同做某事的想法,這樣我們就可以稱這種想法為共同的,但是最終他們是個人所有。集體意圖不是個人意圖的簡單匯總,集合或分佈。

河流由水組成,水由分子組成。因此,最終,分子組成了河流。但是,當要研究河流時,我們不會研究分子的行為。河流裡面每個水分子都會到大海,就像部隊裡面每個軍士官兵有一天都會離開,但是這個部隊,還是原來的部隊嗎?看看飛機識別怎麼說,友機到底是誰?敵機到底是誰?一條河流整體的流向是很難改變!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