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變色龍

「誰是變色龍」

我大一的時候,民進黨在圓山大飯店成立,臨門一腳建議大家勇敢成立新政黨的人叫做朱高正,當時他說:「我堅決反對,民主運動發展到這個階段,大家還坐在那兒討論『組黨籌備委員會』。當年雷震還在籌組政黨階段,就已經『雞仔鳥仔抓到沒剩半隻』」。當年的朱高正如日中天,「民主戰艦」的威名不會輸給今天的「白色阿伯」,他推動國會全面改選,並且在立法院中「暴力問政」,朱高正堅持「在國民黨獨裁時期,反對黨為有效監督,必須採取極端的手段;溫和的問政方式,無法有效推動民主發展」,因此被封為「國會戰神」,當時野百合的國會全面改選訴求,也是和朱高正推動的目標一致。

朱高正在德國波昂大學拿到哲學博士,研究的是康德,尤清是德國海德堡大學法學博士,因為這些人讓不到二十歲的我對德國的印象非常好。大三的時候尤清以四千多票險勝現在台大最狂的教授李錫錕,當時在宿舍裡面大家欣喜若狂,歷史真的很有趣,被我們這代年輕時討厭的人,竟然是現在年輕人最喜歡的偶像之一。

大學時期我還記得一張鄭南榕頭上流著血的照片,不是民進黨黨員的鄭南榕,在民進黨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向黨代表散發陳隆志的「台灣獨立的展望」,遭朱高正咆嘯制止,並質疑為何非黨代表卻能進場,鄭南榕打了朱高正一個耳光,怒罵「我要為台灣人摑你一耳光」,朱高正與兩三名大漢用杯子、椅子砸向鄭南榕,導致鄭南榕頭部受傷流血,國民黨看到這樣的內閧情形非常開心,大幅報導這一個事件。

當時看到這張照片,非常討厭鄭南榕,這個人很不合群,不知大家都在倡議民主,希望打倒國民黨和萬年國會,這個階段你在搞什麼台獨,有一點點像台大事件的草皮想法,先知畢竟是寂寞的。其實不只是我這樣,很多年輕人有同樣的想法,甚至民進黨裡面大多數都不支持鄭南榕,「又不是黨員,跑到民進黨的場子來搗蛋,被打也是剛好而已」。

後來的歷史發展大家都很清楚,一心一意想要統一的朱高正,學德國創立中華社會民主黨,受新黨的徵召參選省長,失敗收場,最後好像不曉得跑去中國還是哪裡?然後鄭南榕成為台灣最受人尊敬、推動獨立民主的前輩,也被成大的學生票選為廣場命名的第一名,造化真的作弄人,日子久了才會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民主戰艦因為不接地氣,不以台灣優先為核心價值,抱持大中國思想,在台灣政治生命無疾而終,更不用說有什麼歷史定位,胡亂搗蛋犯眾怒被打到滿臉鮮血的不速之客,一心一意為這塊土地奮鬥卻流芳千古。年輕時看過朱高正叱吒風雲樣子的人都會認同,當時朱高正的人氣絕對不會輸給目前的柯文哲。但是你現在去問有幾個人知道朱高正,認識李錫錕的人保證比他多很多。

雖然大家說朱高正是變色龍,我個人覺得他並沒有,他從很早開始就說他要統一,他沒有要獨立,他只要民主,雖然愚蠢但是誠實。歷史給我們的教訓就是常常從歷史之中不能學到教訓,如果自以為是深綠,嘴巴說的是兩岸一家親、命運共同體,放任拿著五星旗在台北的街頭隨便打人,被飛彈對準,還要配合統戰要求大膽西進、容忍互動,自己的同胞無故被人抓走,無動於衷。我覺得這個人比不上朱高正,那樣老實告訴大家「我就是統派」光明磊落。朱高正說:「政治就是高明的騙術」,竟然有人比朱高正還會騙,連新黨都跳出來支持了,顏色應該換一換了吧!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