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給你國際觀?

誰能給你國際觀?

台灣有一個流行的名詞非常有趣,叫做「國際觀」,很多喝過洋墨水的人,或住在(過)國外的台灣人會強調要有國際觀,不只台灣的學生,整個社會都認為國際觀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彷彿國際觀是一種非常高級的奢侈品,是資訊和知識中的勞斯萊斯,因為這種環境之下,販賣國際觀也變成一種非常好的生意。

最近假日跟小朋友出去外面玩的時候,如果帶著智慧型手機一定會被小孩拿去玩遊戲或看影片,因此就帶著智障手機,然後手中拿著班內迪克.威爾斯的小說,這樣就不會被小朋友搶走自己的娛樂。

有一次在飯店吃早餐的時候有一個人問我:你在看英文書喔?我笑笑地點點頭。本來我想要回答:「不是英文而是德文」,後來只是微笑的點點頭,看什麼語言有差嗎?會德文比會英文高級嗎?

同樣的道理會英文或是住在國外就比較會有國際觀嗎?每個國家的人都應該好奇了解這個世界其他國家的事情,歐洲的國家非常方便,隨便開車、甚至跑步就到了另外一個不同語言和文化的地方,因此很少看見他們在強調什麼國際觀,這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嗎?

以前我剛回台灣的時候,網路並沒有這麼發達,新聞電視台每天都是報導雞毛蒜皮的事情,尤其很少台灣以外的新聞。基本上我在德國是看每日新聞15分鐘訓練好自己的聽力,15分鐘可以報導很多事情,這種用心製作的新聞節目可能在台灣沒有什麼客群,在台灣150分鐘的新聞,能夠一直重複某些很無聊但是表面可笑的東西,在這種地方難怪會這麼強調國際觀。

我記得很久之前曾經寫過一篇跟國際觀有關的文章,在現在世界各國重要的媒體都有中文版,Google翻譯也非常方便的情況之下,早就打破了所謂國際觀圈地的台灣現象,可是很多人因為懶惰,需要別人幫他們深刻了解外面的世界,於是許多所謂懂英文的、在紐約住過的國際觀大師,還是深深地佔據的這個國際觀的商業市場。

國際觀從來不是什麼高級的事情,它就是一種觀點,主流或非主流看待國際事務的想法。在資訊革命之後的世界,還需要別人指導的國際觀,根本不是國際觀。

關於美食你有自己的想法,愛情、死亡、工作、休閒你都有自己的看法,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怎麼有可能沒有國際觀?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