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

美國總統大選

美國的左派遠遠比不上歐洲的激進,雖然有BLM的運動,但是沒有出現蠓碟油那樣的小孩子政治領袖。而且B L M最近被朋友戲稱為Biden Laptop Matter。不可避免地,我的朋友裡面,尤其是在美國的學術界有一大堆人非常討厭川普, 支持拜登的人數不在話下。四年前川普當選的時候,有位本來跟我還不錯的朋友就變得有點交惡,我是有點莫名其妙,但是因為這樣的事情,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其實我也沒有怎麼發文支持川普,只是民主黨在那邊 :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這些朋友崇拜蜜雪兒.歐巴馬,希拉蕊落選之後,甚至期待2020年,她會出來代表民主黨競選美國總統。

希拉蕊敗選感言提了「玻璃天花板」,某天一定有某人可以打破玻璃天花板。民主黨開始有一堆人推米歇爾.歐巴馬 2020 選總統。我評論:美國人對於「老公當完總統,老婆當」不會反感嗎?這是總統老婆運動還是女權運動?「女人」或是「女權運動」真的是川普這次當選的關鍵因素嗎?一個已經產生黑人總統的國家,在全世界已經有眾多的女性領袖,美國産生女性總統沒有重大的象徵意義。

先是「人」,才是「男人」或「女人」,為「自己」奮鬥的成份多,還是為「女權運動」奮鬥的成份多,一直是對很多女權運動先行者的批評,但是希拉蕊真的是因為女人的身份造成落選的嗎?

美國人受得了,先來一位黑人總統,再來一位女人總統,然後再來一位又是黑人、又是女人的總統?看來這個發展並沒有如同這些朋友的期待,連總統候選人都沒有這樣。

因為這段小小的評論,本來對我觀感還不錯的那位美國學術界朋友痛批,後來我好像去找了德國的媒體,有人也有相同的評論,貼出來支持自己的看法,結果被這位朋友痛批我是陳文茜,自卑到狹洋自重,這種不爽的感覺雖然已經經過了四年,但是我還是很不爽。

中國派的支持者,往往不用任何進步的價值,只要能夠把台灣送給中國統一就可以了,什麼價值都是在中國的選項之後。

台派支持者很多很高級,同婚、綠能、環保、廢死等等等,這些三不五時就都會跳到抗中的前面。

其實台灣最大危險就在這裏,所以選舉很難選,很快就變成沙包,我想這也是為什麼1450那麼多的原因!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