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化代表進步?

撇開安全的問題,單純講數位化的議題,這個柯文哲常常掛在嘴上,以為就是進步的東西,到底會帶來什麼樣的困境?

數位化常常會被連結到新自由主義的思想和它相關的概念:生產力、效率和競爭。這些好像都是柯文哲所崇拜的指標,雖然他不知道什麼叫做數位轉型,也不知道如何縮小數位落差,更不知道如何深耕數位教育,滿嘴的數位化,只是不斷讓人家聯想到智慧型自動販賣機,真的也是蠻悲哀。

在新自由主義裡,人們經歷了近乎從不間斷的壓力,社會要求我們提生自己的生產力、效率和競爭力。這種壓力對很多人來說難以抗拒,並扭曲了人們對數位化的見解與初衷。好像數位化變成個人或組織展現生產力的一種手段,利用它建立品牌並與其他人或組織競爭社會地位。

數位化當然有它的優勢,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拿它來說嘴,什麼東西只要加上數位兩個字彷彿就非常神奇。它的優點不外乎:節省時間、有更大的表達自由和透明度、促進創造力、具備更多的知識庫等等;但數位化也有不少的缺點,巨大的網路頻寬帶來生活的壓力超載,不斷零星的訊息讓大腦碎片化。讓人喪失認知能力,失去注意力、也不在乎記憶力,彷彿所有的答案都可以在數位化的資訊網路裡面找到。

在網路上呈現的知識有局限性,因為影片和圖像的普及,和人類以往歷史上獲取知識方式有巨大的不同,可視性變成獲得知識重要的來源,漸漸的使人缺乏想像力,尤其因為同溫層的激盪,許多人不了解重複看到的訊息,其實並不是真理。

數位化不只帶來好處,也帶來許多問題,許多認為數位化就是進步的想法,其實不了解,數位化或許有關某種程度的快樂,但數位化並不影響或威脅人的本質。

人的幸福在哲學上至關重要,數位化的確影響某些族群的幸福,也沒有人有辦法阻止的趨勢,但沒有把人當成首位的考量,這種由數位化所帶來的幸福,絕對都是短暫的!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