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數位獨裁到數位恐怖

從數位獨裁到數位恐怖

兩千年的時候,美國總統柯林頓一方面迎接網際網路的新世界,一方面對於中國限制網路言論自由。講了一句很有名的話:
祝你好運!這就有點像嘗試在牆壁上釘果凍。

Good luck!
That’s sort of like trying to nail Jello to the wall.

柯林頓總統用這種嘲諷的態度,來表示中國沒有辦法在網路上面控制言論自由。很顯然當年這些話,現在證明愚蠢的是柯林頓,而不是中國。

我在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擔任副主任兼資安長的時候,帶隊參加世界超級電腦年會,看到中國這麼多的超級電腦,每個攤位我都會去問一下,到底他們主要應用是什麼?很多都用在監控人民上面,影像辨識、人臉追蹤、人工智慧情緒判斷等等,真的令人感到害怕。

以前我一直在講數位獨裁,民主的台灣不管任何政黨,聽到數位獨裁,全部都感到非常害怕,其實數位獨裁在中國已經算是非常成熟的技術,也已經過時。最新版本的就是在新疆的人工智慧恐怖統治,這是數位獨裁的進階版,簡單的來說可以稱為「數位恐怖」。

華為等高科技的公司,利用台灣半導體製程進步之後,所發展出來的超高畫質的便宜攝影機,可以在受控制的區域,進行即時人工智慧臉孔識別,不僅可以判斷目前這個人是誰,根據表情和眨眼的頻率,甚至瞳孔放大的情形,可以推測這個人目前的心理狀態如何,如果與之對談,能夠了解他現在是否正在說謊話。利用這些高科技的東西,可以鎮壓所有對政府不滿的運動,即使這些反抗運動尚且存在某些人的想法或心理。

在數位獨裁時代,我們會聽到一個說法,當一個大規模抗議的社會運動要舉行之前,幾個重要的公民領袖會因為數位追蹤,在運動還沒有開始之前就會被抓起來事先預防,這就是所謂的社會維穩。

在數位恐怖的時代,這些作法已經落伍了,政府可以無時無刻分析每個人的心理狀態,不光只是追蹤人在哪裡,還可能具體收集很多人所有的言行舉止,以前還要聽你講了什麼反對政府的話。現在可以觀察到人們看到政府的標語之後,感到噁心的情緒。

中國真的非常厲害,他們總會把高科技的東西,應用在如何有效率傷害人性尊嚴的歷史發展上,讓大家打從心裡不敢反對共產黨的政府。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