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民眾憤怒的原因

看完前總統的回應新聞稿,有幾件從醫學系就聽師長前輩提過的事要在此跟大家分享:

他提到「當年的防疫決策模式跟現在一樣,都是由中央下令、地方執行」。但我怎麼聽所有陽明的學長姐說的都是「台北當時總是和中央對著幹」?台北市刻意宣布體溫37.5以上就隔離,引發全體恐慌;資料也指出「光是為了SARS可否列入法定傳染病,中央與臺北市衛生單位就互不相讓,錯失防治優勢」。況且當時衛生署的公文特別註明要「請貴局(台北市衛生局)成立接管小組進駐和平醫院,依院內感染SARS管控規定,全面管制人員出入及進行院內分區使用管理」,台北市衛生局除了最輕鬆的「全面管制人員進出」之外, #一項都沒做。馬英九當時還特別宣告「防疫視同作戰,醫護離開工作崗位視為敵前抗命」,那按照他新聞稿寫的,中央下令、地方執行,台北市當時處處阻礙中央政府的決策,該當何罪?

他也一併提到,「18年前的SARS讓台灣付出重大代價」,當時其實台北有成立SARS委員會,其中蘇益仁委員特別提到4月23日開會決議三件必要事項:疏散未感染患者到陽明醫院、SARS污染區不動,需要增調醫護人員進入和平協助、AB棟的病人要動線管制。而台北市政府於4月24日下令封院, #委員會決議一項也沒有實施。這些重大的代價,其中有多少是因為當時倉促沒有配套的封院而付出的,相信看過紀錄片和經歷過當時可怕事件的人,心裡都有結論。

此次的防疫成果相信大家有一個同樣的共識,就是要阻止傳染病的散播,政府必須要 #尊重專業,以及 #親臨戰場 。2003年當時和平醫院已有病患呈現SARS病毒PCR陽性好多次,醫師上報台北市衛生局卻不被嚴肅以待;邱前局長穿著太空人裝殺到和平醫院,醫療人員哭訴慘況竟得到她轉頭和院長一句「吳院長,原來你是這樣管你的手下的啊?」相較於如今中央指揮中心皆由受過專業訓練的感染及公衛專家,每天召開記者會供記者每問必答;武漢包機陳時中部長第一個穿著隔離衣進入檢疫。這些差別,才真正是讓民眾憤怒的原因!

衷心建議,除非現在這些始作俑者真的有什麼專業見解,而不是只是開空頭支票卻沒有審慎評估可行性,否則也不要再亂噴政治口水了吧!

參考資料:
公視紀錄片「穿越和平」https://youtu.be/TIcBEOEzYno
公視紀錄片「和平風暴」https://youtu.be/sfsaCHyMuwY
康健訪問前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
https://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 

 

< 資料來源:吳欣岱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