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武漢肺炎慣稱,名正言順

武漢肺炎這個名稱老實說被講爛了,我的立場是,能夠用武漢肺炎的地方,我們有用武漢肺炎一詞的道德義務。你不用有時大概也是沒辦法,不過那就是為了其他現實理由在道義上讓步了。

主要的理由有:

1、依發現的地點命名,或是取慣用名是完全慣常的例子,立百病毒、伊波拉都是、「中東」呼吸道症候群、德國麻疹、日本腦炎,甚至武漢肺炎病毒也都有英國變種、南非變種。這都是反應事實,而且沒有任何問題,甚至像是伊波拉這類病毒我們還可以正視人家醫療資源缺乏的問題。

2、中國在國內與國外都在濫用國家力量扭曲疫情的起源,鬼扯冷凍進口品的傳染力,封鎖國內的疫情消息,而禁止使用依常識完全正當的「武漢肺炎」一詞,就是赤裸裸的權力濫用。為什麼立百病毒可以,伊波拉可以,就是因為該地方的政府沒有濫用權力,而為什麼武肺不行,就是中國濫用權力與影響力。而這本質上就是邪惡的,世上那有愈邪惡的人愈能得逞的道理。因此,雖然有很多不幸的現實考量,但世上需要有人記得並使用武漢肺炎一詞。所謂「不容青史盡成灰」其實也就是這樣。名詞一被邪惡的政治力干涉,下一步就是中國脫免責任,以疫謀霸。

不鄉愿的正直人應當使用武漢肺炎這個慣稱。必也名正乎就是這樣,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防疫臺灣的成功的起點就是武漢肺炎一詞,而許多地方防疫不成,起點就是言語被中國扭曲了。

3、武漢作為因為中國的疏失而有大量死亡與苦難的城市,必須讓人記住。這是對武漢所在的苦難的記憶。這和伊波拉與立百病毒不同,中國政府的確對武漢百姓有犯罪,至少李文亮就證明了中國壓制了疫情早期的消息,而這涉及了無數的人命,然後李文亮也死了。這是罪行,不是純粹的疾病。而武漢必須被記得,就像是和平醫院在臺灣也一定會被記得一樣。

因此,以武漢肺炎作為慣稱也是保留記憶與歷史的義務。

除了為了不要讓中國政府難看之外,沒有任何理由不以武漢肺炎作為covid 19的慣稱,甚至在「便利」上也是這樣,未來也可能有更新的冠狀病毒病,你要再叫新新冠還是新新新冠?你叫武漢肺炎,就沒有這個問題。就像伊波拉一樣。

那些講不要政治化來罵使用武漢肺炎一詞的人,都是道德破產的,他們的「非政治化」意思就是向明擺著的中國共產黨的圖謀低頭,抹消歷史與責任,道德破產而且噁心至極。

#勿忘剿匪

#勿忘武漢

< 資料來源:T.J. Chang的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