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不同意台灣更有力

 

台灣還有兩個禮拜就要舉行公民投票,在我實際的日常生活中感受到一種莫名其妙的氣氛,經由中國國民黨的宣傳,許多人把在生活上的不滿意,想要發洩在這次的公民投票上面,教訓民進黨。

許多高舉理想大旗的政治人物,在自己的現實生活往往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卻相信人民有足夠的智慧,來決定一個國家許多充滿專業和複雜技術背景的選擇問題。

上次我去錄影汪浩的華視三國演議節目,我從南部上去,主持人覺得一次錄兩集比較有效率,討論「德國大選」和「資訊安全」兩個議題。節目好像隔了一個多月才分別播出,德國大選是即時熱門的新聞,於是先播出。但有些我的朋友不了解這些作業的細節,以為我經過上次的淬煉,第二次表現得比較好,實際上那一天講到後面的時候精神真的蠻差的,頭腦一片空白。

講資訊安全比德國大選表現比較好,這對我而言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為一個是我的專長,另外一個是我的休閒娛樂。台德青年協會可能看了我在汪浩的節目,邀請我去談台灣公投的問題,我趕快把它推給真正的公投專家陳英鈐教授。

有些問題是要念書思考很多年才會有一些心得,沒有經過任何審議直接拋出來的公投題目,到底能夠得到什麼理性的結果?

從當年英國脫離歐盟的經驗,「說謊是民主的一部分」,一投完票根據德國有線電視的報導,立刻有四百萬人覺得後悔,這些人公投結果出來後,才想要去了解英國脫歐的意義,這些受騙者在電視上淚流滿面地想立即再次投票,畢竟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情緒化的競選活動誤導和戲劇性的虛假信息,例如英國每月接近四億歐元的歐盟捐款,很難有什麼清醒的論點。

從所有競選活動中都知道這一點。如果我們規範候選人的儀態和言辭,禁止煽動和歪曲論據,人們也可以立即轉入抽籤或重複每一次投票,這也是民主。說謊吹牛詐欺是民主常態,每個人永遠不會滿足。

「年輕選民並不比其他人聰明」、「老年人仇恨民進黨」、「人民是對的,即使他們很愚蠢」。

德國的法律制度沒有任何全國形式的公投,因為它的特點是對人民的極度不信任。在德國,即使是綠黨也沒有將他們對草根民主的熱情轉化為政治訴求。

儘管留歐派曾準確警告:公投不可逆轉!會改變很多!很嚴肅,不好玩!恰恰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似乎是無法說服的論點,英國的年輕朋友們仍然沒有去投票。

雖然我對這次公投仍然抱持悲觀的看法,但我還能夠怎麼樣?只能走進投票所,圈選四個不同意。

#四個不同意台灣更有力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