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蔣介石的虛假

《對抗蔣介石的台灣人—彭明敏》序

戳破蔣介石的虛假

從位於高地上的大樓的12樓房間窗戶,可以顯眼地看見淡水河,與矗立在後頭的觀音山。2019年8月,我前往了前台灣大學教授彭明敏位於新北市的家。關於發生在半世紀前的那個事件,我已經連續聽了第三年。

進到房子裡的第一個房間,有著華麗的蘭花裝飾著。旁邊則擺放了上頭寫著「祝彭教授明敏 生日快樂 立法院長 蘇嘉全敬賀」的卡片。因為訪問日是在彭明敏生日的五天過後,所以可以看到來自蘇嘉全立法院長的生日祝福。

這時的彭明敏已經96歲。一般而言,應該早已和民間隔絕,過著安穩的餘生。但他卻還能收到來自執政黨・民主進步黨(民進黨)的政要送來的禮物。那代表著在現今的台灣政壇,彭明敏依然被期待著,扮演那只有他才能扮演的角色,而他本人也打算回應那樣的期待。到生命燃燒殆盡的那一天為止,繼續訴求著台灣的民主與獨立。這就是彭明敏的使命,也是為什麼他能在台灣的歷史留名。

在二次大戰前曾於東京帝國大學就讀的彭明敏,隨著日本的戰敗回到了台灣,並進入了從台北帝國大學演變而成的台灣大學。畢業後,他繼續在台灣大學當研究員,也曾到加拿大和法國留學,成為了國際知名的法律學者。而這樣的本省人(從二戰前就住在台灣的人們與其後代)菁英,也受到了蔣介石帶領的國民黨政權的重用。如果沒有對抗威權的話,或許彭明敏早在李登輝之前,就能成為第一個本省人總統吧。

走著相反路線的兩位菁英

「我是唐吉訶德。」想將「自救宣言」散佈到全台各地,引發社會輿論,並打破蔣介石的神話,最後卻無法達成目標的彭明敏如此自嘲著。他認為自己是個想去實現無法實現的夢的小丑。但,世界的歷史如此證明-就是因為有那些被稱為瘋子或反抗者的人們,不斷地重複著那些被旁人認為有勇無謀的挑戰,世界才能夠迎來改變。

在從2017年開始的訪談中,彭明敏對於五十多年前發生的「自救宣言事件」依然有著驚人的記憶力,並能夠提到微小的細節。為什麼即使不顧自己飛黃騰達的人生,也要貫徹信念呢?即使捨棄了家庭、工作和社會地位,也一定要得到的東西,究竟是什麼呢?

在訪談中使用著與母語一般流利的日語對答,與充滿威嚴的口吻。而在需要詳細說明時,也符合學者性格,慎重地回答出正確的答案。在訪談的內容中,有時講到某件事,就好像是昨天才剛發生的事一樣,流露出懊悔的神情,有時則開一點小玩笑。

台灣在進入1990年代後,結束了戰後長達40年以上的威權體制,達成了民主化。現在,即使檢討過去獨裁體制的所作所為,或批評當今的政府,都不會受到任何處罰。

但在以前,只有批評了政府,就免不了逮捕或處刑。在「防範匪諜(共產黨的間諜)」名義之下,有許多無辜的人都被入罪。而為那樣的社會帶來改變的,正是像彭明敏一樣的「唐吉訶德們」。

另一方面,與彭明敏同年出生的李登輝,在戰前是就讀京都帝國大學的菁英。他和彭明敏是從就讀台灣大學時期就結交的好友。但他選擇的是投入國民黨的懷抱,從內部來改革。同樣出生於日治時期的台灣,同樣曾就讀日本的帝國大學的兩人,一個成為了統治者,一個則成為了海外流亡者,可說是完全相反的人生。

打倒了由外省人(戰後隨著國民黨政權,從中國逃來台灣的人們與其後代)所把持的國民黨主流派,為台灣帶來民主的李登輝,在國際社會上被稱讚為「民主先生」。

實際上,李登輝巧妙地運用了來自海外與在野黨的壓力,一步一步改革了政治。李登輝和彭明敏就像銅板的兩面,間接地連接著彼此的想法,並成功促進了民主化。

體現出台灣民主化的人生

隨著時間流逝,台灣的民主化成為不可動搖之物,被取消通緝的彭明敏也於1992年,睽違22年再次踏上了祖國台灣的土地。就像是迎接凱旋歸來的將軍一般,機場集結了約2000名的支持者。而在4年後,台灣首次舉辦的總統直選中,彭明敏成為在野黨・民進黨的候選人,挑戰國民黨的現任總統李登輝。這是兩位多年好友第一次一同站在政治舞臺上對決。

在選戰中,彭明敏雖然徹底批判了國民黨,卻沒有對李登輝進行批評。那是因為彭明敏對於促進台灣民主化的李登輝,有著很高的評價。而李登輝也認同彭明敏對於民主化的貢獻,沒有進行任何人身攻擊。

雖然選舉輸了,但這場選舉依然有著特殊意義,那就是曾經的「反抗國家者」成功參加了爭奪領導者地位的選戰。在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後的陳水扁政府,彭明敏擔任了總統府資政(總統的上級顧問)的重責。他的人生,就是體現出台灣民主化的歷史。

李登輝於2020年7月30日,在眾人的惋惜之中,結束了97年的人生。彭明敏以「李登輝與我」為題,寫了一篇追悼文,並投稿到隔天的《自由時報》。文中回憶了兩人從在台灣大學認識以來的關係,並在結尾寫道「在台灣各方,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的轉換時期,他站在過程中關鍵時點,主政成功,有形無形功勞甚大,相信在台灣歷史上,必將永久佔有偉大地位。」彭明敏受到總統府的任命,擔任了於9月19日舉辦的告別禮拜與10月7日進行的國葬儀式中的治喪大員。

兩人超過70年的交情,雖然隨著李登輝的死去迎來了結尾,但兩人彼此實現台灣民主化的偉業,將會永遠流傳下去吧。

「自救宣言」的故事,和日本人與在日台灣人有著很深的關係。雖然因為是敏感議題,相關人物一直以來都不曾開口,但即將迎來人生結尾的「日本的唐吉訶德們」詳細回答了我的訪談。聽著貴重的證詞與逐漸清楚的歷史真相,我屏息著,並無法停止胸口的熱血與高揚情緒。

「守護自由與人權」,只為了如此,有著一群即使被問罪、即使失去工作,也要冒著風險戰鬥下去的日本人,決定和一位台灣人生死與共。

他們和彭明敏一起,為了打倒國民黨的一黨專制而戰鬥,並從旁支援著台灣的民主化。這才是真正的「日台之絆」,也是必須被寫進日本與台灣交流史的一頁。

那麼,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彭明敏波瀾萬丈的一生,與爭取到台灣民主化前,所經歷的種種苦難吧。

(中文翻譯:李翔恩)

線上購買:白水社

或洽 紀伊國屋網路書店

作者簡介

近藤伸二,1956年於神戶市出生。1979年自神戶大學經濟學部畢業後,加入每日新聞社。曾任香港分局長、台北分局長、大阪本社經濟部長、論說副委員長。1994~1995年曾赴香港中文大學留學。2014年擔任追手門大學經濟學部教授,2017年兼任追手門大學澳亞研究所長。曾出版『米中台 現代三国志』(2017年,勉誠出版)、『交錯する台湾認識――見え隠れする「国家」と「人々」共著、勉誠出版、2016年)、『アジア実力派企業のカリスマ創業者』(中公新書ラクレ、2012年)、『反中vs.親中の台湾』(光文社新書、2008年)、『続・台湾新世代――現実主義と楽観主義』(凱風社、2005年)、『台湾新世代――脱中国化の行方』(凱風社、2003年)等書籍。

< 資料來源:白水社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