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輝十月的高潮:一段國民黨徒的究極馬屁奧義

 話說中國國民黨的「光輝十月」中,最後的壓軸高潮便是,10月31日所謂「空一格蔣公」之誕辰紀念日。如果台灣民間有「三月瘋媽祖」之風,那中國國民黨徒馬屁精,則有所謂「十月瘋蔣公」了。

31號是獨夫蔣介石的誕辰紀念(圖取自中天新聞)。

十月瘋蔣公?

當年,蔣介石轉進台灣之後,造神不落人後的馬屁風氣,一時猖獗盛行。國民黨政權不僅以「空一格蔣公」的封建名號稱之,每每蔣介石生日,社會必然掀起一陣簽名祝壽、懸旗結綵、打造富麗堂皇的壽堂、吃壽麵壽桃、鑄銅像獻壽、化妝遊行、祝壽美展、祝壽歌唱、祝壽猜謎、祝壽釣魚比賽…等等諂媚獻殷的活動。彼時媒體失心瘋的程度,相較時下灑狗血的媒體反智現象,一點也不遜色。

既然,十月是普天同慶的雙十跟獨夫強人蔣介石生日,任何觸霉頭的新聞都得小心過濾處理。如同資深記者盛竹如曾言:「雙十節這天,不能發生不吉利的新聞,任何火警、兇殺、搶劫、車禍等社會新聞案件一律不播出,就連地震都不能發生。」、「十月三十一日蔣介石總統華誕,所有報紙的電影廣告,任何不吉利的片名都會被塗抹掉,例如『決死突擊隊』成了『○○突擊隊』…」。

果真,1960年的蔣介石生日,新竹南寮國小的一群學童搭乘渡船橫越頭前溪準備往學校參與祝壽活動之際,卻不幸發生沈船事件,造成20多名學童溺斃之慘劇,但由於時值救星偉人的敏感壽誕日,此事件遂成了當年報紙新聞中「不能報導的秘密」。後來,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的畫家父親李澤藩,便用畫筆將心扉間的痛澈鬱悶凝結成「斷我心腸(舊港翻船)一九六0」此一畫作。

如果,深覺國民黨政權此種歷史往事過於荒謬,端看系出「列寧式政黨」同源的對岸中國共產黨,其在2012年11月舉辦的「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期間,即曾要求電視台播出的歌曲中,不能有「死」跟「下」等不吉利的字詞,否則一律禁唱,足見威權政體的類似慣性素行。如果人類歷史是彼此的倒影,那從中共現今的種種荒謬行徑看來,某種程度不也是當年台灣威權政權離譜統治光景的映射嗎?!

由於,「十月瘋蔣公」的各種祝壽活動越演越烈,馬屁的創意發想益發困難,因此馬屁腦筋動得快的政客,便開始有「獻公園」以為祝壽之舉,宛如一頁馬屁較勁史。例如,1970年10月30號,台北市議會便通過楊黃秀玉議員的提案,把台北圓山公園正名為「中正公園」,並在公園內建造一座蔣介石銅像為國人之精神堡壘,以為祝壽。此後,全台遍布著中正公園、中正文化中心、中正路、中正湖、中正橋…等等以「中正」為名的公共設施,讓外國人誤以為台灣罹患「中正癖」。

究極馬屁學的出世?

於是,當年全台國民黨徒馬屁精們,在輸人不輸陣的比拼之下,落居高雄的一路幹到死的「萬年立委」黃玉明,也在1970年矯情地以高雄小市民的身份,發起請願運動,要求高雄市政府把「愛河」正名為「仁愛河」,「壽山」加乘為「萬壽山」,並在河畔興築「仁愛堂」,山巔打造「萬壽塔」,並敦請南部佛教高僧外加卅位百歲人瑞,共同舉辦萬人法會,發功加持遠在陽明山的蔣公,以期仁德蓋世之蔣公,能與山河併壽。

馬邦伯的麾下,也是馬屁精一堆(圖取自FTV)。

事實上,黃玉明馬屁請願運動與法會脈絡,是為了讓在1969年9月16日下午,蔣介石車隊欲回陽明山官邸之際,於仰德大道發生車禍的蔣介石能「龍體康泰」。因為,那一次的車禍之後,蔣介石的健康便每況愈下。不過,說來也離奇,不知是否偉人跟救星被叫慣了,真以為自己的命令可如呼風喚雨的神諭一般,早在車禍發生前的20天,蔣介石便親自下了一道「手諭三軍『杜絕車禍』的指示」,要求在三個月內杜絕車禍發生,責成交通部主其事,並由省市相關單位、警務處與警備總部相互配合,否則將予嚴懲云云。結果,蔣介石手諭不僅無法阻絕車禍的發生,連自身陽壽竟也在車禍中嚴重折損哩。

事後觀之,黃玉明在高雄搞出來的套裝馬屁之舉,應可睥睨全台。因為,以河山雙報的壽禮,並利用新建壽堂與壽塔為玄異的「生基風水」中之壽墳概念,再輔以高僧法會中的拔渡功德迴向與人瑞的共聚集氣,終算完成替蔣介石補運固元、延年益壽的生基改命之功。此種利用隱而不彰的風水玄學為包裝的馬屁,真可說是馬屁政治中的極品呢,高雄何其有幸,竟有此奇人,使出馬屁政治學中之究極奧義,一舉通殺的秘技囉?!不過,生基風水學的補運固元之法,依舊無法讓蔣介石逃離死神召喚,而於數年後掛點往生。

然而,不幸的是,「空一格蔣公」雖早已遠離,但以「中正」為名的各種威權強人的遺跡,卻依舊遍布全台各地。此外,更可悲的是,如果「馬屁當道」的後果是反智與無知,端看台灣在馬邦伯惡治之下全面性的倒退之際,再對照無能善後竟可繼續尸位素餐的官員們,我們便不得不合理懷疑,不僅「中正」還在,連「黨徒馬屁精們」,也都還在啊?!


< 資料來源:想想論壇Thinking Taiwan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