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爺的黃粱一夢

台大前校務代表:管爺的黃粱一夢

 

12日台大臨時校務會議中做出「盡速聘任校長,且代理校長行使完整權力」的決議。資料照片

王羿方/台灣大學前校務會議代表、學代會前議長

5月12日台大甫開完臨時校務會議,該臨時校務會議由代理校長郭大維直接召開,唯一一項提案由秘書室擬具,案由為「釐清大學自治的範圍」,而決議草案除了「組成專案小組」外,其他的訴求都十分模稜,像是「齊心邁向頂尖、撫平校內對立」等,都讓人霧裡看花,不知道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在程序委員會排除了臨時校務會議的臨時動議階段之下,果不其然,這個「大學自治」的提案,就猶如填空題一般,透過修正動議,各方人馬都想把自己的訴求包裝進去,包含以鄭秀玲老師提出的遴委會改選、吳瑞北老師提出的重新遴選,以及徐永豐、官俊榮老師提出、也是最終決議通過的「盡速聘任校長,且代理校長行使完整權力」。

看似本次會議後的整體結果,「籲教育部盡速聘任」又回到了3月24日校務會議的僵局,與教育部的拮抗陷入無限迴圈;但「賦予代理校長完整權力」卻是橫空出世,令眾人措手不及。代理校長雖本來就可以行使完整校長權力,但終究是看守狀態,當積極行使職權,例如拍板各項重大校務時,還是不免落人口實而招致質疑,這樣的決議便是在「賦權」予代理校長,並以校務會議之名為其背書。

然而前日管中閔向蔡英文喊話,籲總統7日內盡速解決爭議,似乎重重的打了新五四運動、號召找回「大學自主」的黃絲帶群眾們一個大大的耳光。

仔細思考,管爺若能在1周內坐上校長之位,而代理校長已執掌台大大半年,又何必急著在1周內取得「完整校長職權」呢?可見不論是代理校長或是校內挺管教授,都清楚的知道,這個爭端絕非一時半刻可以被解決,甚或、這些泛藍的教授,也絕不希望這個爭端在1周內被解決,正因為管爺已經形塑成「民進黨執政下遭受政治打壓受害者」的形象,對積弱不振的國民黨來說,管爺絕對是年底選舉的一帖良方,以之血肉祭旗,無疑是凝聚泛藍支持者的猛藥,更是民進黨送上來、求之而不可得的吸票機,否則何以泛藍群眾極力鼓吹管爺選台北市長,便是希望管爺參選台北市長,來拉抬全台各地選情。

台大校長之位與年底選舉選情,對國民黨而言孰輕孰重,自不待言。在風雨飄搖之際,管爺只能依託泛藍勢力,以之與執政黨抗衡,助其盡早登上校長大位。然而今日態勢漸明,管爺即刻當上校長,絕非是泛藍陣營的最大利益,何況還有擁有完整校長權力的代理校長郭大維黃雀在後,管爺拖不得、也沒有本錢再拖了,縱使能夠助國民黨在年底選戰贏得勝利,管爺也只是在精密政治算計下的犧牲者而已。

雲煙霧散,管爺也該醒來了。到頭來才會發現,這些盼望他出面說明的校務會議代表們,才是管爺最忠實的好朋友。

<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