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藝術家

 

最近河道上熱烈討論了各種的「廢話」,有研究生論文版本,也有教授計劃版本等等,每個人每天都產生大量的「廢話」,當然我寫過計劃,也審查過計劃,也貢獻了不少「廢話」。在現代的世界裡面對於假新聞欺騙等等都非常重視,但是不知道廢話對民主傷害嚴重的程度是比這些欺騙有過之而無不及。跟所有偉大的事情一樣廢話有一個偉大的理論,叫做「廢話不對稱原則」,所謂的Brandolini 定律:

「反駁廢話所需的能量比生產它所需的能量大一個數量級。」

有這個定律就可以知道對抗廢話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可是要多一個數量以上的能量才能夠反駁廢話,想要做這樣的事實查核,尤其針對廢話的跳躍邏輯,累都累死了。知道事實因此我們可以辨別出謊言,廢話就沒有那麼簡單,基本上廢話的真假可分為兩類:「無法識別」和「無法澄清」。然後廢話本質也可以分為兩類:「作為過程的廢話」和「作為產品的廢話」,就是陳述中不斷修辭的廢話,和結果不斷重複的廢話。

廢話其實對民主的威脅相當的大,沒有辦法讓輿論導向理性互動的邏輯討論,在一團亂七八糟當中讓民粹主義有更多操弄的空間,對於假消息或假新聞的事實查核已經有相當大的難度,面對廢話就更加困難了。

想要擠升到上流社會,對於廢話的練習絕對不可少,這一夜,誰來說相聲中的廢話訓練段子『多少社會菁英都是受過嚴格廢話訓練的!』講都是真的,廢話的英文應該叫做 Bullshit,德文叫做 
Quatsch,我曾經帶一隊人去德國魯爾區的埃森學習技轉資通產品檢測的技術,因為德國工程師一直講廢話,我就大聲地批評他「Quatsch」,然後造成了不小的風波,害了一個恩西西的官員最後的考試沒有過,如果我早知道「廢話不對稱原則」的理論,應該就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中文是廢話、英文是 Bullshit、德文是 Quatsch!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