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短不同的快樂

民眾黨昨天發生的事情,業力大爆發,在我的同溫層引發了不少的反應,有認識當事人的臉友彷彿吃了類固醇一樣連續一直發文,另外也有瞼友說:昨天是他玩臉書以來,按了最多笑臉的一次。

人性的陰暗面或是潛規則是我們在職場一定會面對的事情,我很早之前就了解這個道理,在這個社會上要與人競爭,得到這個社會價值的主流肯定,往往得靠左手跟右手一起與人打架,雖然自認我的右手很強,但是左手軟弱無力,面對左右開弓的對手,一定會被打得半死,所以早早就退出追逐這種價值的無聊遊戲。

許多人也提到了大佛普拉斯和血觀音,除了行車記錄器以外的笑談,其實最重要的就是所謂的「念佛行惡」,這種贖罪卷似的宗教信仰在台灣非常流行,許多人到了人生的末期,思考自己雙手沾滿了血腥,要不然投身宗教懺悔,每天念經希望得到心靈的平靜,要不然把終身陰暗累積的金錢,大部分捐給了宗教。

人性一定有惡的部分,慾望當然深植在每個人的身體當中,台灣人因為教育和升學體制的影響,造就了聯考症候群的知識分子,不喜歡深刻思考,也沒有辦法念太硬的東西,因此只能生活在非常膚淺的慾望當中。

自我滿足有很多種,但是唯有經過深刻體驗的人,才能夠了解短暫的快樂只會造成更大的空虛。簡單、孤獨、深思、艱苦之後的快樂,克服無聊、單調和挑戰,最後才可以成為人生幸福回憶的一部分,而不是因為短暫的快樂,帶來長久的痛苦!

慾望的人生鐘擺,在痛苦和空虛之間不斷的擺盪,當慾望得以滿足的時候,就感到空虛,當慾望不能滿足的時候,就感到痛苦。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