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學聖,明朝的官方史家也

<舊文重貼>

話說,朝鮮的李氏王朝,在明朝時與中國的感情如膠似漆,對明政府異常恭順服從,十分盡責地扮演好屬國的角色。明朝皇帝對這位小弟也沒在客氣,有什麼要求都儘管提出,從不臉紅氣喘。除了向朝鮮索取土特產以外,明朝皇帝還特別開口要了幾樣「人類貢品」:閹人與美女。

朝鮮自古以盛產美女著稱,明朝皇帝色瞇瞇的眼神,自然不會略過朝鮮,於是直接派太監去朝鮮挑選。由於被相中的美女,此去便永不得回,因此只要天朝「採辦人肉鮮貨」的使節一到,整個朝鮮就會雞飛狗跳,因為天朝皇帝只想要處女,所以許多家長會趕快隨便找個人家把女兒嫁出去。這往往讓天朝的「採辦團長」十分不滿,還逼使朝鮮政府下令,在天朝使節選處女期間,良家婦女嚴禁出嫁。

西元1408年,明成祖朱棣派太監黃儼大駕光臨朝鮮,徵(ㄑㄧㄤˊ)選(ㄙㄨㄛˇ)處女。朝鮮朝廷不得不向全國發公告,進行大規模海選。經過精挑細選,一共挑了七位美女進呈,黃儼親自面試打分數,結果很尷尬,黃儼大發雷霆,斥責朝鮮的選女太監:「貴國的慶尚道,人口占全國一半,怎麼可能連個美女都挑不出來?你以為我們天朝都不知道嗎?竟敢選出這種次級品來唬嚨天朝!」朝鮮國王李芳遠(太宗大王)聽說後大吃一驚,忙問花生省魔術。真相倒是很搞笑,原來朝鮮美眉們有志一同,無人想代表國家去中國陪那頭豬八戒睡覺,於是大夥約好,一起在天朝使節面前假裝中風,這個眼歪嘴斜,那個身體發顫,還有一個演更大,進門時是拖著一條瘸腿顛顛簸簸走進來,只差沒當場來個「內馬爾式假摔」。

天朝使節既然不高興,只好展開第二輪的「朝鮮好姑娘」海選。折騰了四個多月,這回好不容易終於挑到幾位「正常版」的美女。朝鮮太宗李芳遠對於同行朱棣的審美觀感到很好奇,想看看「猩猩知我心」的黃儼是怎麼幫主子選秀的,於是接見了這批即將遠征異域的國家代表隊。這一見,李芳遠的表情頓時變成黑人問號臉,事後對身邊的人說:「黃儼的眼睛肯定是脫窗了。這幾位處女,任氏那張臉活像觀音塑像,完全沒表情;呂氏的嘴唇太厚,額頭卻太窄。」李芳遠對呂氏的容貌尤其毒舌,他對呂氏的終極點評是:「是何物耶?」(這是什麼東西啊?)

不要以為朝鮮對明朝心悅誠服,就誤以為他們君臣上下就會一心一意地孝敬明朝,人家背地裡講的壞話可多著咧!底下就還有更難聽的。

當時的明朝皇帝,恢復了一個已經消失很久的野蠻習俗-活人殉葬。殉葬這件事,早在春秋時代就已被孔子嚴厲抨擊,他痛斥「始作俑者,其無後乎!」不但用活人殉葬是禽獸行為,連用木俑代替活人,都是起了殺心,非常不可取,是要絕子絕孫的。殉葬本來在漢朝以後就逐漸絕跡,沒想到明太祖朱元璋竟然讓這種獸行死灰復燃,他死前的遺命中,就要求生前陪過他的幾位嬪妃要陪他進墳墓。此例一開,直到明英宗,每一個皇帝死翹翹後,都下令活著時相好過的嬪妃,勾選出幾位一起去死(我們可以理解朝鮮父母搶著在天朝使節來臨時趕嫁女兒的心情了)。此等人間慘劇,明朝皇帝竟然幹得理直氣壯,還當成家族傳統,代代相承,簡直不是人。

活人殉葬的具體作法,比想像得還要粗糙,對即將殉死的嬪妃來說,可謂沒有尊嚴到極點。決定死期的時辰一到,殉死嬪妃每人得到一條絹布,把那條布往寢殿的橫樑一甩而過,結了個空環,站上踏凳,脖子往環一伸,太監立刻抽掉踏凳,完成這道「被自殺」的儀式。 

那些被迫離鄉背井的朝鮮美女,進了中國宮廷後,在皇帝活著時陪睡,在皇帝死掉後也有部分陪死。消息傳回朝鮮,君臣上下無不表現出極度的不屑與痛惡,他們對天朝上國這項不人道的習俗,是這麼評價的:

「中朝(中國)的禮節,不合古禮的非常多。在葬禮這部分,我們這邊的小孩子都知道『作俑無後』這句話的意思,而今明朝太宗皇帝(成祖朱棣)的葬禮,竟然殺了十五位宮女殉死,出喪時還讓樂隊演奏,娛樂那具死屍。像這樣,就算是中朝,也不足以讓我們效法。」  

我覺得朝鮮人對天朝人的評價很中肯,甚至還太客氣了點,聽說韓語的髒話並不多,實在令人感到遺憾。被藩屬國看扁到這地步,宗主國是不是也該去領一條絹布了?相信樂意擔任抽踏凳專員的人,一定多到必須抽籤。

皇帝色慾薰心到把魔爪伸向外國,土匪似的在藩屬國強徵良家婦女,這傳出去自然是不好聽;違背儒家思想殺害活人殉葬,更是有虧聖人教誨,於是上述這些情節,官修的史書自動自發「為尊賢者諱」,道貌岸然的先生們下筆時只以三言兩語輕描淡寫,含糊帶過,反正死的是別人家的女孩,關自己什麼事。那些身世堪憐的朝鮮女孩,在前往中國時,身旁有本國女僕陪同。其中有一位女僕年老時被放歸回國,她不需要幫中國皇帝隱諱任何事,加上朝鮮人也樂意聽天朝宮廷的八卦,於是她便將所知一五一十公開,我們才得以在朝鮮官方的紀錄中,知道明朝那些畜牲皇帝的暴行。

陳學聖,明朝的官方史家也!

< 資料來源:莊河伯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