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昭相關文章

趕快丟掉中國包袱

趕快丟掉中國包袱

  友邦承認北京才是代表全中國的政府,是國際社會應有的常識。「國家承認」和「政府承認」最大的不同就是,前者是不可以撤銷,而後者則反之。目前和中華民國建交的邦交國之間,是屬於可以撤銷的「政府承認」。由於中華民國體制延續一個中國「漢賊不兩立」的外交政策,至今依然和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爭取各國的「政府承認」,也就是延續一中之下的法統之爭。中華民國的外交部要求邦交國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才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台灣總統是十幾億中國人的國家元首。 自一九七一年以來,由於擔心「政府承認」隨時可能被撤銷,因此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每年必須編列超過五百億的龐大預算,以維繫和各國的邦交,也就是所謂的「金錢外交」。但是近來已經無法維持代表全中國的假象,陸續的邦交國斷交及外交困境事件,是因為各國依據國際社會應有的常識,承認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中國的合法政府。 台灣官民不應該輕忽「主動」、「被動」的法理上意義。代表台灣對國際窗口的外交部,應該展現台灣要成為獨立國家的意志,積極主動終止和所有邦交國在一個中國之下所建立的「外交關係」。無論是中國國民黨或是民進黨,長久以來代表台灣的為政者,對台灣的國際法定位發展政策上,都是延續一個中國「漢賊不兩立」的外交政策。 對此台灣人民的「默認」、為政者「未持續」積極主張台灣的國家性,總是於事件發生後「被動」地譴責中國蠻橫作為等,都無法顯示台灣人建國的決心和意志,當然也無法看到台灣當局順應民意的積極作為。換句話說,從國際各國的立場,都無法正確解讀台灣人民和為政者,真心誠意想成為國際法人的「主動性」意志,這也可以說明,為何各國至今無法以「被動」的第三者立場,支持台灣獨立建國的主要原因。 遲遲無法誠實面對中華民國的法定位真相、台灣所有的主權議題,只會讓台灣逐漸香港化。使所有台灣人和世代子孫,因為這一代台灣人「默認」為政者延續一個中國憲法與「漢賊不兩立」的外交政策,而成為唯一也是最大的受害者。必然陸續發生的邦交國斷交及外交困境事件,也同時考驗台灣當局和台灣人民應變的智慧。 (作者為台灣憲法學會副秘書長)
林青昭 2018-05-26
繼續「默認」?外交部敷衍了事!

繼續「默認」?外交部敷衍了事!

林青昭(台灣憲法學會副秘書長) 今天台灣正面臨生存的危機,面對政府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台灣人民不應該再繼續消極的看待,否則就等同是全體台灣人「默認」政府的一中外交政策。此時此刻,台灣人民應該凝聚力量,積極的反對外交部的「一個中國外交政策」。圖/資料照 中國北京加緊壓縮中華民國的外交空間,動作更加頻繁。首先是,中國強化和拉丁美洲的關係 ,可能動搖我方邦交國的動向。其次是,中華民國國旗,遭美國國務院領事事務局及貿易代表署(USTR)官網撤下。另一則是,梵蒂岡與中國即將簽署主教任命協議,我方和教廷邦交開始亮紅燈。以上中華民國一個中國面臨的外交困境,李大維和外交部發言人,卻只以「在可控管範圍」、「持續瞭解並密切注意其發展」等回應國人,這樣的敷衍了事的說詞,數十年未曾改變。 近幾十年來陸續不斷都有邦交國和中華民國斷交,主要是因為國際社會依據國際法「一國一合法政府」原則,正式承認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中國的合法政府。這也說明兩岸的法關係,至今都是一個中國之下,兩個政府之間的「漢賊不兩立」問題,而不是兩個不同的國家關係。 「國家承認」和「政府承認」最大的不同就是,前者是不可以撤銷,而後者則反之。目前中華民國與建交的邦交國之間,是屬於可以撤銷的「政府承認」。由於擔心「政府承認」隨時可能被撤銷,因此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權,每年必須編列數百億的龐大預算,以維繫和邦交國的關係。既然反對「台灣、大陸同屬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為何又要花費台灣人民的稅款,努力維持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 中華民國自我定位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中國的舊政府。1949年從中國敗逃來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雖然也曾經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然而自1971年被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合國取代之後,偏安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就已不再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但是,中華民國的外交政策,至今都還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爭取各國的「政府承認」,依舊是一中之下的法統之爭。中華民國的外交部要求邦交國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才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台灣總統是十幾億中國人的國家元首。也就是說,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至今還是延續一個中國「漢賊不兩立」的外交政策。更因為堅持維持一中框架下的外交政策,使台灣至今仍然無法走上國際舞台,長期成為國際社會的孤兒。 今天台灣正面臨生存的危機,面對政府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台灣人民不應該再繼續消極的看待,否則就等同是全體台灣人「默認」政府的一中外交政策。此時此刻,台灣人民應該凝聚力量,積極的反對外交部的「一個中國外交政策」。台灣人必須自己勇敢站起來,向國際社會發聲,展現台灣人民要建立新國家的決心和意志。 做一個有尊嚴的台灣人,更應該早日結束不符國際法原則的金錢外交政策。建立屬於自己的國家,申請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同時取得「國家承認」,並與國際社會正式接軌。
林青昭 2018-01-26
台灣人別忘了,你沒有國家!

台灣人別忘了,你沒有國家!

林青昭/台灣憲法學會副秘書長 台灣若是繼續維持「中華民國《憲法》體制」、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等同是自我認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使北京政府有權介入台灣事務及台灣人民。(圖片/Wikimedia Commons- User:Zander Schubert)   近日有人提到,現在的工作型態和過去不同,為近日的《勞基法》再修抗爭事件緩頰辯解。眾所皆知,未來的世界有許多工作,將由智慧型機器所取代,這是科技時代的趨勢,到那時候現在的工作型態,勢必也會和未來的型態不一樣。面對如此嚴峻的未來經濟產業結構變化,台灣應該未雨綢繆,群策群力思考如何讓台灣產業、人力升級,如何和國際社會接軌,為這一代和世代台灣人的未來,創造更寬闊的國際舞台空間。 而不是一面在台灣內部推廣高學歷證書的教育政策,另一面卻背道而馳,繼續前往中國,和對岸的13億人口,競爭上一代的低端勞力市場。 經常在平面媒體上,看到不少關心台灣前途的各界菁英,舉其他國家的政局、經濟等現況實例,呼籲、激勵台灣社會應該仿效。大多數提案者的立意正面,但是卻讓人百感交集。可見,包括學術界的知識份子,有許許多多台灣人,並不了解中華民國和其他許多國家的法定位不同,也不明白台灣無法和國際接軌,以及目前無法將他國的經驗,落實套用在台灣的真正原因。 以德國為例,德國雖然面對政治僵局,造成德國內政和外交的停滯,也導致歐盟的運作躊躇不前,但是德國不可能也不會因此而造成國家的存亡問題。相對於此,中華民國體制卻不是可以和各國相提並論的主權國家,而是一個中國框架下的「非法政權」,是中國北京可以隨時追殺的對象,台灣因為在其統治之下,正面臨生存的危機。 由於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法定位問題,使台灣無法申請加入聯合國,無法享受會員國自動取得在其傘下的國際組織會員資格的福利,並同時嚴重影響各國對台灣的投資意願,加深台灣經濟景氣的困境。另一方面,台灣因為接受中國舊政權「中華民國《憲法》體制」的統治,使台灣各項的社會制度改革,反而因此處處受到舊勢力的阻擾,影響執政團隊的績效,逐漸失去民意的支持。 台灣若是繼續維持「中華民國《憲法》體制」、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等同是自我認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使北京政府有權介入台灣事務及台灣人民。去年在由台北主辦的世界大學運動會上,台灣民眾持台灣旗幟受辱,以及中華民國體制下的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遭受北京政權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等事件,都是讓所有台灣人十分痛心的真實案例。 因此,對北京當局可以名正言順介入台灣內部事務,台灣人不應該再繼續「默認」,必須以實際行動、公開的向國際社會表達台灣人的建國意志,以拾回台灣人應有的尊嚴。 面對一例一休、《勞基法》,以及其他鋪天蓋地般的各種社會制度,台灣為何不能且看且走,溝通調整?各政黨豈能為了爭論《勞基法》等制度,而逃避向台灣人民交待說明,中華民國在台灣,至今無法接軌國際的真正原因?
林青昭 2018-01-17
維持一中外交政策?

維持一中外交政策?

  長期以來北京政權在「一個中國」的議題上,一直是積極、分秒不斷加以捍衛不曾鬆手,絕對不可能有形成「默認」的空間或機會,以維護中國的主權完整。因此在對應美國一中之下的「台灣旅行法」問題上,中國北京理所當然,勢必以同樣強悍的態度,公開聲明其主權立場。這絕對不是台灣所認知的,因為中國是軍事強國,可以不顧國際秩序,任意文攻武嚇,打壓中華民國。 台灣千萬不可輕忽「默認」的法效果。針對中國北京政權得寸進尺的文攻武嚇行動,台灣當局卻未有積極具體對應作為。這等同默認、接受北京政權是一中之下的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合法的北京政權主張收回中國領土,以及叛亂政府所統治的地區,具備合法性、正當性。 今天台灣正面臨生存的危機,面對台灣政府繼續執行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台灣人民實在不應該無所謂,不應該和政府一樣,面對中國強權威脅,僅止於「沒有具體對應作為的喊話」。因為沒有具體作為,就等同是全體台灣人「默認」政府的一中外交政策。此時此刻,台灣人民應該凝聚力量,積極的反對繼續執行一中外交政策。台灣人必須自己勇敢站起來,在外交上向國際社會發聲,展現台灣人民要建立新國家的決心和意志。 總之,早日清除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釐清中華民國的法地位是什麼,才能讓台灣人民有正確的認知,在兩岸關係的問題上,才能有進一步正確、積極的因應作為。 (作者為台灣憲法學會副秘書長)
林青昭 2018-01-13
從護照風波重新認識「中華民國在台灣」

從護照風波重新認識「中華民國在台灣」

林青昭(台灣憲法學會會員) 換句話說,這本中華民國護照,即使印刷作業完全沒有缺失,但也不是主權國家所核發的護照,而是台灣人民勉強得以遊走各國的通行證而已。(資料圖/友善取自台灣國護照貼紙網站) 外交部發行護照誤植圖樣事件,針對懲處層級問題上,開始引發各界討論。可是,台灣人應該趁此機會進一步了解,這本不是一般「主權國家」核發的中華民國護照,其真正的關鍵,根本不是印製過程,而是它的合法性和正當性問題。 中華民國不是一個國家,而是中國的舊政府。1949年從中國敗逃來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雖然也曾經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然而自1971年被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之後,偏安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就已不再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 但是,中華民國的外交政策,至今都還是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爭取各國的「政府承認」,依舊是一中之下的法統之爭。中華民國的外交部要求邦交國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才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台灣總統是十幾億中國人的國家元首。 也就是說,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至今亦是延續一個中國「漢賊不兩立」的外交政策。更因為堅持維持一中框架下的外交政策,使台灣至今仍然無法走上國際舞台,長期成為國際社會的孤兒。換句話說,這本中華民國護照,即使印刷作業完全沒有缺失,但也不是主權國家所核發的護照,而是台灣人民勉強得以遊走各國的通行證而已。 「國家承認」和「政府承認」最大的不同就是,前者是不可以撤銷,而後者則反之。目前和中華民國建交的邦交國之間,是屬於可以撤銷的「政府承認」。由於擔心「政府承認」隨時可能被撤銷,因此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每年必須編列超過上百億的龐大預算,以維繫和各國的邦交關係。用金錢買外交,有必要嗎? 因此,台灣人民最應該深入探討、發聲表示抗議的不只是護照誤植圖樣,應該是支領台灣納稅人薪水的外交部官員,至今仍然維持和大多數台灣民意背道而馳的「一中政策」。做一個有尊嚴的台灣人,我們應該早日結束不符國際法原則的「金錢外交」政策。建立屬於自己的國家與國際社會接軌,早日取得由主權國家所核發的台灣國護照。
林青昭 2017-12-31
非法政府無法獨立成為國家

非法政府無法獨立成為國家

  中華民國不是國家,而是中國的舊政權、舊國號。中華民國雖然曾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但自一九七一年失去中國代表權至今,從未宣布要自中國分離獨立,因此一九七一年之後的中華民國,已淪為一中之下的非法政府、叛亂團體(一國只有一合法政府原則)。中華民國有效統治台灣超過一甲子,使台灣至今無法成為主權國家。李登輝執政後,本土派執政者都努力以赴,使中華民國體制合法化、正當化,企圖證明中華民國是國家,結果是作繭自縛。 台灣不但無法獨立成為國家,還是繼續成為中國的非法政府。 長久以來,無論國民黨或現在的民進黨執政,台灣主流學界、媒體,皆未能提供正確的知識和資訊,致使台灣民眾至今仍將國家、政府混為一談,至今誤認為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是兩個不同的國家。其實,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都是中國的政府。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認同中華民國,只是對政府、政權的認同。王炳忠等部分台灣人,只是選擇投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並沒有改變他們的中國國籍。 目前台灣雖然已由本土政黨全面執政,然而至今仍然繼續維持中華民國憲法體制、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等於是自我認定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使北京政府有權介入台灣事務及台灣人民。很多獨派團體宣傳「台灣不屬於中國」, 一般民眾會以為,「台灣既然不屬於中國」,台灣的中華民國與中國無關,那麼拿台胞證去中國投資、旅遊,就像是去其他國家一樣認為沒問題。其實,這些主張和說法不只不切實際、不符學理,不但陷拿台胞證去中國投資、旅遊的台灣人於危險之境。甚至會分散台灣人獨立建國的力量,阻礙台灣獨立建國的腳步。如果繼續這樣抵銷台灣建國的能量,對國力日益強大、加速併吞台灣進程的中國而言,反而有「如虎添翼」的加分效果,相信這不是台灣人所樂見,也不應該是這一代台灣人的智慧選擇。 因此必須誠實面對,現狀的中華民國根本是一中之下的非法政府、叛亂團體,才能喚醒台灣人民的建國魂,不可以再自欺欺人。 (作者為台灣憲法學會會員)
林青昭 2017-12-24
中華民國真面目

中華民國真面目

  台灣如果繼續維持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現狀,就是將台灣維持在「一個中國」的框架下,北京可順理成章地對台灣主張其領土主權。 首先要釐清新國家與新政府之差異。中國是數千年來存在於人類社會的古老國家,中華民國於一九一二年成立之時,並不是自中國這個古老國家分離獨立、另外建立的新國家,而是推翻滿清皇朝,成立中國新政府。一九四九年敗逃來台的中華民國政府,雖曾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從台北出發代表中國出席聯合國安理會議。然而,自一九七一年中國的合法政府代表權由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代後,偏安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不再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由於當時以蔣介石為首的中國國民黨政權,堅持「漢賊不兩立」原則,不願主張自中國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因此只有淪為中國的叛亂團體直到今天。 雖然台灣已由本土政黨取得全面執政的機會,然而由於中華民國體制的外交政策,至今依然和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爭取各國的「政府承認」,也就是維持一中之下的法統之爭。中華民國的外交部要求邦交國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才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台灣總統是十幾億中國人的國家元首。 由此可知,無論是兩蔣時代的中華民國國民黨政權,或是現在的中華民國民進黨政權,都是延續一個中國「漢賊不兩立」的外交政策。近來陸續的邦交國斷交事件,是因各國已回到國際法「一國一合法政府」原則,正式承認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中國的合法政府。 許多台灣人民期望建立屬於台灣人自己的國家。必須要有正確知識,才能做正確判斷選擇。因此,釐清中華民國的真面目,已成為台灣是否能成為國家的核心課題。中華民國體制統治台灣超過一甲子,長期的愚民化教育政策,使得台灣人民對中華民國體制未能有正確的認知。導致在台灣內部,無論是本土派或非本土派、反對或支持台灣獨立的大部分台灣人民,繼續捍衛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維持現況」,至今仍是台灣的主流民意。 在民主化、資訊媒體理應公財化的台灣,由台灣人一路扶持的執政當局,根本沒有權利或立場,將中國的中華民國體制強加在台灣之上,迫使台灣步向第二個香港,喪失與國際社會接軌的機會。 (作者為台灣憲法學會會員)
林青昭 2017-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