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玉山相關文章

兩點理由 柯文哲不可僭用黨名

兩點理由 柯文哲不可僭用黨名

報載,台北市長柯文哲將籌組政黨進軍二○二○大選,黨名就叫「台灣民眾黨」。柯文哲固然有組織新政黨的自由,但是直接沿用蔣渭水的台灣民眾黨做為黨名,則千萬不可。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舉行記者會,宣布成立「台灣民眾黨」。(記者方賓照攝)   蔣渭水在一九二七年成立台灣民眾黨,是經過長年文化運動、社會運動、啟蒙運動,十餘次被捕囚禁後的重大歷史性行動,目的是爭取地方自治、言論自由,為殖民統治下的台灣人重建尊嚴,有其獨特的歷史意涵和地位。 創建台灣第一個全台性文化組織「台灣文化協會」、第一份台灣人報紙《台灣民報》、第一個全台性的工會組織「台灣工友總聯盟」和第一個現代政黨「台灣民眾黨」,蔣渭水在台灣歷史上的地位後人難以取代。 蔣渭水和台灣民眾黨是台灣歷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是台灣人的共同歷史記憶,代表了台灣人的精神和意志,這個歷史事實必須受到尊重,台灣後代子孫有責任維護台灣民眾黨這個歷史名稱不受政治污染,任何人擅自將台灣民眾黨做為新政黨的黨名是嚴重不妥的。 從組黨動機而論,蔣渭水組黨的目的是要喚醒台灣魂、爭取台灣人尊嚴;柯文哲組黨的目的是為了選舉,終將導致抗中力量分散。 從精神價值看,蔣渭水鼓勵殖民統治下的台灣人「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更倡言「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而柯文哲在中國不放棄武統台灣、送中條例引起香港兩百萬人民群起反抗、一國兩制已然破產下,仍不改「兩岸一家親」的政治立場。 從這兩點看,柯文哲根本無法和蔣渭水相提並論,豈能用蔣渭水的台灣民眾黨做新黨黨名? 台灣民眾黨是台灣人民共同的歷史資產,在台灣歷史研究上有獨特的辨識度,任何人不能僭用這個黨名做為實現其選舉目的的政治工具;「紫之奪朱」,就是冒牌貨!我們無法想像,一九二七年蔣渭水本人創立的台灣民眾黨和二○一九年柯文哲的選舉工具連結在一起,會在歷史認知上造成多大的混淆! 冠冕堂皇的口號無法掩飾政治道德的嚴重瑕疵,柯文哲應該尊重台灣人民對台灣民眾黨和台灣史的共同歷史記憶和情感,必須懸崖勒馬,立刻放棄使用台灣民眾黨這個黨名! (作者曾任國會幕僚,資深新聞從業人員)
盧玉山 2019-08-04
冷眼看柯P之怒

冷眼看柯P之怒

台北市議員簡舒培在市政總質詢質疑市府「喬蛋」為遠雄解套,引起柯文哲反嗆,錄音檔是「誰給你的?」簡舒培回說是「民眾」寄給她的,柯文哲怒氣拍桌,「台北市政府真正被竊聽!」 柯市府二○一四年上台後將大巨蛋列為五大弊案之一,「應該拆除」,現在處理態度曖昧到市政團隊內部起嫌隙,導致堅持都審立場的都發局長林洲民去職。今年五月十九日,林洲民在個人臉書留下一段話:「我深惡痛絕如此霸凌式的『惡意強行干涉』都發局大巨蛋都審」,「嚴重的侵犯了中華民國的文官體制!」 台北市議員簡舒培30日市政總質詢公布「喬蛋」音檔,市長柯文哲(右二)不滿資料外洩。(記者簡榮豐攝) 林洲民並證實,現任北捷董事長李文宗「強烈要求」去年九月二十日第五○六次都審會大巨蛋會議紀錄「要更改」,「環差五萬九八三三人不必更改,都審可以七萬人做防災避難電腦模擬。」林洲民明白說,「這是『遠雄觀點』,絕非『都發局觀點』。」林因拒不妥協導致去職,則自柯市長以降對大巨蛋的態度,不會讓人起疑嗎? 民意時代,媒體當道,議員質詢各顯神通,想盡辦法取得內幕資料質詢市政府,難道會奇怪嗎?若有人因看不過去而流出會議錄音檔,也不難理解。議員問政當然會保護消息提供者,問題反在柯P身上,他不是主張「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要落實到實際面來完成」嗎?針對簡舒培只公布七段錄音檔,柯文哲最好的處理方式,是把當天會議完整錄音檔、配合逐字稿公布出來,讓大眾檢視,柯市府有無透過李文宗喬蛋,不就清楚了嗎? 柯文哲趁韓國瑜炒作竊聽題材,也說市府被監聽,是轉移焦點。柯文哲後來也說,李文宗參與的會議是在研究如何解決避難審查和都審問題,「都審委員會也不可能關起門來審查」,這樣還有市府會議「被竊聽」的問題嗎?當晚市府發言人劉奕霆發出聲明,市府對仍在都委會進行審查的大巨蛋案,原則是「公開公正處理」,既然不怕公開,有沒有被竊聽就不是重點。 大巨蛋案從柯初上台時的執政資產變成政治負債,加上最新民調指出,柯文哲施政滿意度僅四十八.四%,是六都倒數第二,才是柯反應失常的癥結所在。 公布完整的錄音檔,證明李文宗沒有在會議中「喬蛋」,也證明市政府並沒有為續建大巨蛋解套,這才是正本清源的做法。 (作者曾任國會幕僚,資深新聞從業人員)
盧玉山 2019-06-01
一個加勒比.一個中國

一個加勒比.一個中國

世界衛生大會(WHA)上,美、加、日、德、紐、澳等大國、十七個台灣友邦與觀察員紛紛發言挺台,合計共二十四國及代表。多當然是不多,但大國動向清晰,小國的發言也相當令人驚艷。 美國衛生部長艾薩(Alex Azar)在大會上強調,美國支持台灣取得先前在世界衛生大會所享有的身分。(法新社) 其中,聖文森衛生部長布朗(Luke Browne)公開挑戰「一個中國」的原則,他在發言時表示:「台灣從未被定義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否定中國政府對台灣有管轄及控制權,接著又說「『一個中國』就像『一個加勒比』一樣,可以並且應該只被解釋為,擁有共同的歷史、文化、還有傳承。」 有意思的是布朗的比喻,一個中國就像一個加勒比的概念。加勒比海海域由許多群島組成,分屬多國,也有獨立國家,包括分屬美國、英國的維京群島,荷蘭、法國、哥倫比亞的屬地,也有獨立國家如巴貝多、多米尼克、格瑞那達、牙買加、古巴、海地、聖露西亞、聖文森特島和格瑞那丁群島等二十五國。 拿加勒比來看中國這個概念,中國的意義本來就模糊不清,是複雜的,在文化、地理、歷史、國際法、外交關係上,意義都不一樣!在歷史上,中國領域忽大忽小,隨著朝代國力而不同,反映在地理上,就是從無所謂固有疆域,何況中華人民共和國一九四九年才成立,從未統治過台灣,根本無從宣稱對台灣的主權!中台兩國更是各有不同邦交國並存於世。 在聖文森仗義執言下,國際社會應可了解「一個中國」原則本與「一個加勒比」原則是一樣的,所以「台灣就是台灣,不是中國台灣」不僅反映歷史事實,也跟國際社會認知一致,台灣人不可在中國壓力下輕易棄守這個原則。 聖文森衛生部長布朗以有力的論述來主張台灣應以觀察員身分被邀請參加WHA,因為「台灣過去就曾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大會」,如果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豈會允許?就如同「我的國家『聖文森』的一部分,能以觀察員的身分被邀請出席嗎?」這就證明了台海兩岸互不相屬的國際事實!他直接挑明說:「台灣現在不在這裡的唯一理由是北京政府不喜歡台北現任政府」,根本上質疑「台灣二千三百萬人的衛生利益應該因為一個政府喜好被拿來要脅嗎?」 正如布朗所指出的,不讓台灣出席WHA是毫無原則基礎的,「以純粹的公共健康考量」,理應讓台灣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他呼籲大會把「台灣做為觀察員參加WHA」納入議程,已經有十足的正當性和急迫感。 (作者曾為媒體人及政治工作者)
盧玉山 2019-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