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瑞卿相關文章

「蒼蠅只吃一點點」

「蒼蠅只吃一點點」

  自從習近平在月初挑明「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一國兩制之後,九二共識只剩下自慰的功能和自欺的功用。 遺憾的是,國民黨的回應還是老套,運用文字拆解的技巧來化解尷尬,而不是直接面對這個挑戰,從馬英九、吳敦義到朱立倫三位領導都將九二共識和一國兩制拆開,以證明共識是正確的,兩制是習近平加碼的,這種邏輯,我們在「一中各表」的說詞裡,已經領教了廿二年,在大陸承認一中,回到台灣談各表,兩塊招牌應付不同場景,只是習近平既已打開天窗,豈容國民黨繼續說瞎話。 再說,即使是習大人加碼,破壞了共識,也應該去質問習大人,讓國民黨和共產黨兩造對質,而不是強逼國人接受已經被破壞的共識。 不過,從國民黨將九二與兩制脫鉤來看,可見他們也反對一國兩制,這和台灣社會的想法是一致的,然而仔細推敲,既然兩制何必一國,一國怎可能兩制,鄧小平承諾香港回歸以後「馬照跑,舞照跳」,但香港人在乎的是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在兩制下獲得保障,可這四樣東西中國沒有,連他自己都沒有,又如何給你? 君不見銅鑼灣書店的老闆被失蹤、李明哲被囚禁、公民的參政權被剝奪、黃耀明的歌、林夕的詞被下架,在中國普遍發生的事情,在香港也發生了,令筆者想起一則趣聞:幾個城裡人到鄉下聚餐,農婦整了一桌菜款待,城裡人卻嫌蒼蠅飛舞不衛生,農婦弄清原由後抱怨說「你們太小氣了,蒼蠅也只吃一點點」。 從中國看來,抓了幾個書商、關了幾個人、禁了幾張光碟,有什麼大驚小怪,其他人不是還好端端的? 所以一國兩制也者,只是通往一國一制的玄關罷了,中國因為夠大,可以先將獵物含在口裡,不急著吞下,這時你在祖國的嘴裡,但還可以在口水裡活動,你感覺像一國兩制,但他終究會開始咀嚼,獵物覺得痛苦時,才發覺原來是一制,為時已晚。 從兩制到一制,與從九二共識到一個中國、一國兩制、到歡迎各界參與民主協商都循著同樣的邏輯,都有各種玄關掩人耳目,玄關隨時可以拆掉,如誤會它是廳堂,那就上當,若有人明知它是擺設,卻故意說成廳堂,就要當心了。 (作者為自由作家,新北市民)
賴瑞卿 2019-01-14
這就是台大的自治嗎?

這就是台大的自治嗎?

   圖為台大於12日早上召開臨時校務會議,討論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惟論者批評根本是擱置爭議、避重就輕。資料照片 賴瑞卿/資深媒體人 傻瓜都看出來,台大校務會議再開一百次會議,它的結論也一樣: 就是我們的決議教育部不能異議,否則就違反大學自主。 5月12日的台大校會議,與會的代表「駿志」先生14日在《蘋果》的投書就指出: 江文瑜教授原本提議先請法律專業的代表發表意見,但主席只是讓祕書處與人事處占據時間,說明不具專業的意見。這話說白一點,就是在枝節問題打轉,不想根本解決管中閔教授的爭議。 試想會議的緣由是處理教育部函示:重啟遴選並補正相關遴選過程中的疏失,可是校務會議卻避重就輕,不處理函示中提到的爭議,只要求儘速發聘給管教授,好像把教育部當成校務會議的橡皮圖章。 往回看3月24日的臨時校務會議,召開的理由也是為了處理管教授兼任獨董等5項爭議,可是會中竟連討論都不討論,就擱置這些爭議,就是說,民間的質疑,他們擱置;官方的要求,他們迴避。 傻瓜都看出:台大校務是由什麼樣的人在把持,這些人挾人數的優勢,理性的聲音相對的闇弱,他們開口閉口「大學自治」、「大學自主」,故意忽略法治。但沒有法治,那來自治? 國立大學享用國家資源,教育部對於校長當然有准駁權,規避上級的法治監督,不是自治,是針插不透、水不滴進的山頭主義。校務會議撐著「大學自治」的保護傘,開了數個鐘頭的會議,雲山霧繞的兜轉,官樣儀式走過場後,什麼也沒處理,這就是自治嗎? 自治難道不是對自己有更嚴格的要求,對爭議能做更嚴謹的釐清,讓別人沒有置喙的空間,而不是運用人數優勢迴避相關監督。回想幾天前,台大校園還出現「新五四運動」的標語,把管教授塑造成被迫害的對象,也有人在樹上繫了黃絲帶,讓人哭笑不得。用既不民主又不科學的方法處理管案,怎好拿五四來攀比?陳獨秀和胡適等先賢若地下有知,豈不喟嘆。 黃絲帶是為了迎接苦難的親友,但管爺可是能談笑用兵回應嚴肅的質疑,有能耐把部長卡下台,還需要它嗎?台大的學生如果也這樣人云亦云的理解事情,也忒令人失望了。
賴瑞卿 2018-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