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年輕人還缺乏亡國感

 

清明假期突然7萬人,而且多數是年輕人聚集在墾丁,迫使疫情指揮中心立即發出國家級警告,人群也立即散去,這點值得欣慰,但也令人十分不安。圖/Pixabay(資料照)

清明假期突然7萬人,而且多數是年輕人聚集在墾丁,迫使疫情指揮中心立即發出國家級警告,人群也立即散去,這點值得欣慰,但也令人十分不安。圖/Pixabay(資料照)

 

 

台灣長期在中國威脅下,但也長期缺乏危機感,也就是亡國感。到了去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以及習近平加強對台灣的威脅,這個亡國感才變得現實起來,然而看來還是不夠。這次武漢肺炎肆虐,台灣人有些危機感,然而還沒有連上亡國感,所以清明假期突然7萬人,而且多數是年輕人聚集在墾丁,迫使疫情指揮中心立即發出國家級警告,人群也立即散去,這點還值得欣慰。因為這些年輕人不是有意涉險,而是「不約而同」聚集到墾丁,正如228連假不約而同跑去台東。

「亡國感」其實也是要從小教育起,加上個人經受的苦難才會受到重視與現實化,但是要每個人都經受亡國經歷也不可能,所以如何加強教育,以史為鑑就相當重要。

我從小經受的亡國教育應該是小學課本裡的「最後一課」,後來學習英語時,這篇文章也列在課本裡。這是法國作家阿爾豐斯·都德於普法戰爭後法國割讓亞爾薩斯與洛林兩州後的1873年發表的。

中國的亡國教育,我印象最深的是南宋建都臨安(杭州)以後林升所寫的詩:「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薰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台灣成為四小龍之一,1990年代初期股市飆升時,我的感受最深。那時的「蔣介石集團」已經習慣偏安一隅,而民進黨沒有同中共打過正式的交道,以為自己與國共內戰無關,他們是統戰對象而可以倖免。1996年中共發射導彈,因為美國航母保護而心安理得,從而缺乏奮發圖強的雄心與克難精神。

當然,以前有關亡國感的愛國主義教育都是有偏差的,就是缺乏普世價值的內容而成為單純的民族主義,因此也很容易被獨裁者所利用。

從討論「一例一休」暴露出的「貪玩」(台南謝醫師最近對不顧疫情而堅持出國旅遊的台灣人的評語)心理讓我十分不安,然而我們這一輩很難說話,因為很容易被看作「倚老賣老」而起反作用。所幸香港年輕人的苦難與悲慘遭遇,才使台灣的同輩人有所醒覺。然而香港最近表面上比較平靜了,而武漢病毒有別於槍砲催淚彈,因此「亡國感」可能相對減輕。然而病毒對美國的傷害如果引發習近平的誤判而敢於冒險,戰火就可能在台海冒起。

全球處於準生化戰爭狀態

目前全球實際上已處於準生化戰爭狀態,雖然看不到硝煙,卻是真正的準戰爭,這個準戰爭有可能會轉化為「熱戰」,台灣將處於第一線,台灣不可不做最壞的思想甚至是物質準備,否則一旦戰爭真正降臨會驚慌失措,那時中國在台灣的第五縱隊會趁機散佈各種流言擾亂民心軍心,你如果缺乏準備就會相信他們說的話,從而讓他們的裡應外合得逞。那時台灣即使沒有亡國,也會受傷很重,損失很大。

所以只要疫情蔓延還沒過去,只要習近平還在台上,中國還保持一黨專政,台灣人就必須有危機感、亡國感。我不是反對旅遊和玩耍,正常人不可能長期生活在高度壓力之下,但是我們要善於審時度勢,在適當時候放鬆自己,乃至放鬆的程度,苦中作樂也是一種技巧與藝術。這次雲集墾丁,不要怪罪年輕人,這是不約而同的「共識」;也不要太責怪疫情指揮中心,因為平時比較嚴厲而要展現出一些人性,因此沒有想到會集中到墾丁,也許事先勸導「分散放鬆」比較好一些,沒有人是十全十美,思慮周全的,只要善於吸取教訓改正就可以。我很討厭事後諸葛亮。

上天一直在保佑善良力量的台灣,希望這次也可以避免疫情大爆發,同其他民主國家一起走完這次的逆境,創造新的世界秩序,包括不要太貪玩,不要把利益看得太重。

< 資料來源:《民報》【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