吠錯樹的和平論


民主的台灣只求和平獨立生存,但面對中共揚言「武統」,留學中、日、美的二萬票立委竟以「八二三」影片,借和平之名恐嚇台灣,被行政院長蘇貞昌反嗆她找錯對象,中共才是和平的威脅。

蘇貞昌直嗆要害,讓不分青紅皂白、凡事先罵台灣的政客無所遁形。學舌「和平沒有輸家,戰爭沒有贏家」只是脫離事實的美麗謊言,如果和平沒有輸家,為什麼台灣要以喪失獨立生存換取空言和平?

如果為和平可以不顧生存,戰前英國首相張伯倫應該是和平英雄,而不是受綏靖主義的罵名;汪精衛降日,保住中國半壁免於戰火,也不應被罵為漢奸。如果戰爭沒有贏家,中共何苦揚言要打仗?國民黨宣傳「抗戰勝利」、「古寧頭大捷」豈不都是騙人的?

用「八二三」恐嚇人的政客,如同在清算蔣介石「好戰」。蔣介石要利用金馬當「反攻大陸」的跳板,不時突襲中國,中共以砲擊反制,危機過後美國勸蔣介石撤離金馬,以保障台海和平,但蔣介石堅持不肯,否則金馬人民便「享有」中共奴隸的和平。

邱吉爾一語道破共產黨恐嚇的伎倆:「我不相信蘇聯想要戰爭,他們要的是戰爭的果實,和他們無止境的權力與教義之擴張。」中共也是如此,它「不排除使用武力」就是你不投降,我不一定敢打,但你投降我就不用打。

對付中共文攻武嚇,台灣要有足夠嚇阻能力,不被中共內應的話術迷惑。論國際情勢,中共對台文攻武嚇與滲透可能加強,卻沒有「懲罰性攻擊」的空間。要全面兩棲入侵,它必須假定美國會介入,海峽註定是它的滑鐵盧。

遊學各國的立委,應該見多識廣,怎麼只會學中國吠錯樹,不敢對威脅和平的中共叫一叫?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