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身分證與狗吠火車

數位身分證與狗吠火車

我從事公民運動以來,從來沒有認為自己的議題最重要,個人的論述最正確,也不想介入任何政黨或政治人物之間的鬥爭。我盡力宣揚自己的理念,至於結果怎樣,就不是我能夠控制的。站在我對面的人是誰,其實我並不在乎,雖然我並非天真到以為世界沒有黑暗,但我不會把太多的力氣放在這上面。就像奧里略的沉思論說的這段話:一個好人不要窺察別人內心的黑暗,而是「目不斜視地直赴目標」。

這個世界有不少宿命論者,所謂「一切事情都會按照某一種方式發生,不會有其他可能」,這意味著人類行為出現的一切結果都是必然的,選擇是一種幻覺。 如果宿命是正確的,那就破壞了我們對自己和宇宙的基本理解,更不用說我們的一切努力和道德實踐都是白費力氣。

很多事情的發生是無可避免,對這些所謂的宿命我們也無能為力,例如今天不斷發生的地震,尤其像921那樣大的地震,造成了大量的死亡這樣毁滅性的災難。但是人類會記取教訓,根據發生的事實,調整許多應對災難可能發生的標準,例如建築物的耐震強度,避免未來發生同樣的災難。

但許多事情是黑天鵝,短視近利或僥倖的心理是人之常情,那一天聽到一個論點:發行數位身分證所得到的便利好處立刻就可以享受,至於有什麼個資外洩、資訊安全、甚至國家安全的風險那是未來的事情。即使利用 common criteria 資通訊產品安全檢測標準 ISO 15408 的方法論,陳述所謂的風險評估,說明產品服務的資安生命週期,提醒風險的可能,也會被技術背景的工科教授(好像我是不懂技術的文科教授)攻擊我的論述是所謂的意識形態,或數位恐慌。

宿命論拒絕自由意志和道德責任,從歷史的演進看來,人類確實積極參與歷史的創造。人的選擇並不是幻想,相反地,這些選擇在不斷發展的世界中,提供了決定性因素。

有關發行數位身分證的事情,很多研究資安的重量級學者發出聲音,有些因為看不到任何的正面回應,用「狗吠火車」四個字來形容,我覺得這樣的比喻並不高明,我從來也不覺得自己是狗,做的很多事情,也是面臨這樣困難的狀況,好幾次的結果也達到了自己訴求的目標。

前兩天在高鐵上寫的那三篇有關數位身分證的文章,短短的時間總共已經有5000多個讚,之前我也有寫過文章,表示數位身分證最好不要發行,如果真的發出來,理想的結果就是成為廢物。我們的選擇,當然要面對現實的狀況,不斷地調整。

黑格爾說哲學是關於人性尊嚴的最高學問,如果各種領域的學問當成產業來講,我們所有的學問包括數學、物理、醫學、電機、資訊、機械、化工、法律、文學、社會等等,就好像食品、交通、娛樂、半導體、汽車等不同的產業,而哲學就像銀行一樣,它是萬業之母,這也是我一直強調哲學重要的原因,哲學是每個人都必須要研究的學問。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