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新疆棉花的意涵

一點都不讓人驚訝,許多服務中國共產黨政治目的的藝人,在H&M的事件,大聲喊出所謂的支持「新疆棉花」。如果你看到所謂西方創作自由藝人喊出類似支持「新疆棉花」的口號,他們一定是在支持新疆這個地方的人民,但是在中國不是,支持「新疆棉花」其實是支持「集中營」、「宗教迫害」、「種族滅絕」,為什麼中西的世界相差如此遙遠。

很少有中國人活在真實的世界,有勇氣面對並提出關鍵問題,許多中國人不相信西方媒體對新疆發生的人權犯罪的報導,新疆有數十萬維吾爾族人被拘留在再教育營系統中。這些人只是整個中國微不足道的一小撮人,中國人自己根本不會認為自己和這些人有什麼關係,也不認為自己有可能遭受到這種暴行。

中國這個國家人口相當的眾多,但竟然可以發展出一種可怕的極權集體意識,內化了避免敏感話題的必要性,通常敏感的話題就是思考的開始,沒有思考和反省個人不會進步,國家自然就會停滯,在價值目標的選擇上永遠只能停留在生存那樣需求的位階。

最近族群裡面有好幾個朋友在討論《中國有哲學嗎?》這本書,這本書強調幾個重點,下面是這本書摘要的說明:

中國有哲學嗎?:NO!中國只有為政治服務的漢字忽悠術!

儒家體系裡只有曇花一現的王陽明——心無外物,知行合一。然而在西方,「知行合一」屬於常識範疇,因為誠實是做人的基本條件;但是在中國,這卻是一個普遍而又嚴重、甚至無解的問題。

在中國,從古至今、從上到下,你很難找出幾個真正能夠「知行合一」的人,王陽明或許算作一個,儘管他的「知」也不那麼徹底。中國的所謂知識分子說一套做一套,嘴上口口聲聲追求真理,行動卻顯示他們在踐踏真理——當然更多的是,他們連真理是怎麼一回事都搞不清楚。

造成這種「中國現象」的原因是什麼?道理也很簡單:哲學的生長像植物一樣,需要適宜的土壤。因為中國沒有可以培育「天才」的種子生根發芽、產生系統的哲學思想的土壤。中國的歷史基本上是皇權統治的專制歷史,除了「官方哲學」(儒學和馬克思主義),任何有哲學思想的人都難以生存,敢於挑戰官方哲學就等於自取滅亡。官方哲學是皇權統治或中央集權的必然產物,也是扼殺想像力和創造力,甚至國家生命力的罪魁禍首!

另外一個原因是,中國的漢語不是科學語言,中國自古就是神話語言和宗教語言橫行的國家,科學語言對於中國人而言,好像性生活對於宦官,被徹底閹割!儒家思想用教條和歪理邪說徹底僵化了中國人的思考能力,其結果是完全失去了判斷真善美的可能。儒家本來僅有的一點「調和」、「中庸」的「善意」也已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無條件服從統治者的意志。而未經反思的、源自中國「最古老哲學著作」《易經》的道家思想使「忽悠」成為了生存常態、思維方式,從國到民。

因此,為什麼在中國歷史上,春秋戰國時代的諸子百家顯得光彩奪目?道理很簡單——自商鞅變法以後,中國再也沒有獨立思考的空間。在精神上,中國人成為了「閹人」,不論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不管你承認與否,中國人的DNA裡的自由精神已經被閹割了。至今我們還在懷戀未被閹割的少年時代,還在為兩千多年前的孔子、商鞅而感動不已,這就是明證!

也就是說——中國沒有哲學,只有倫理學;中國思想裡沒有哲學,只有出於統治目的的忽悠和欺騙。

——————————————————

這次支持新疆棉花的事件,再次驗證了中國沒有哲學這樣的觀察,尤其在語言的部分相當的明顯。

用「支持新疆棉花」來取代「支持種族滅絕」在中國是行得通的,其實你如果仔細觀察台灣,有些人也會用同一種語系方式,來陳述政治哲學,但是行不通,很多人會發現,喊出「支持新疆棉花」類似的口號,就有人會去分析思考辯證,這個口號到底是在支持什麼?

真的很慶幸台灣不是中國!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