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病毒揭穿政客的虛假

 

我出身南部大家庭,祖先世代務農,父親是第一代公務員。莊稼人的田園工作,不管除草施肥或修枝剪葉,都要身體力行,不是嘴巴說了算。這樣的家族背景讓我養成「多做少說」的性格。

官場文化則完全不同,到處可見「動手沒半步、出嘴全步數」的政客。就以縣市首長為例,許多施政成績選民看不見,不易具體評估或客觀比較。選民只能憑印象給首長打分數,依據的是空洞的指標,如魄力、清廉、領導、親民⋯⋯等。

問題是,選民的認知可被操縱,因此許多首長選擇作秀搶聲量。這一波的疫情爆發,有些縣市長默不做聲,有些則嘴個不停。究竟何者才是腳踏實地防疫,我們就讓病毒來說話,因為病毒沒黨派,也不轉彎。

針對疫情最嚴重的七個縣市,附表比較相關首長的防疫成績。表中統計的數字涵蓋五月十五日到六月九日,資料來源是衛福部。(有數字恐懼的朋友,請跳過第一欄到第七欄的數字描述,只看最後的結論即可。)

#第一欄:總確診人數

以總確診人數而言,台北市與新北市的情況最嚴重,因為疫情從萬華爆發,而且雙北的人口最多。

#第二欄:每百萬人確診案例

把各縣市的人口納入考量,雙北的疫情還是最嚴重,不過台北與新北的位置對調(台北每百萬確診1409人,新北1281人)。

#第三欄:疫情高峰日

彰化的疫情最早達到高峰,時間是5/19,源頭是染疫的葡萄媽媽到處趴趴跑。跟在彰化後面的就是雙北,疫情高峰發生在5/23(新北)與5/26(台北)。

#第四欄:高峰日確診人數

疫情高峰當日的確診案例,雙北仍然居第一與第二名(新北384;台北308)。若把人口考慮進去,高峰日的疫情以苗栗最嚴重,每百萬有132人確診,雖然苗栗的高峰日確診只有75(如附表所示:75/132)。若苗栗沒有大量移工確診,高峰日每百萬的確診人數,雙北還是最嚴重(台北116人;新北95人)。

#第五欄:可供降低疫情的天數

疫情高峰發生越早的縣市,就有越多時間降低疫情。先前提過,彰化的疫情高峰發生最早,所以到6/9為止有21天可降低疫情。接著是新北的18天與台北的14天。苗栗的3天最短,因為疫情高峰發生在6/6。

#第六欄:最近七日平均確診人數

儘管新北有18天可降低疫情,但最近七日的平均確診數仍高居第一,每百萬有44人。苗栗的42人排名第二,因為有大量移工確診,加上只有3天可降低疫情。若把苗栗縣剔除,台北市的41人還是排名第二。

#第七欄:平均每日疫情降低幅度

與疫情高峰日相較,新北的疫情降幅最少,近七日的平均確診數是高峰日的46%,平均每日降幅只有3%(如附表所示:46/3)。排第二的是彰化,平均每日降幅是3.6%。彰化的整體疫情降溫不少(近七日平均是高峰日的20%),但因為有21天可降溫,這個數字就被壓低了。若把彰化去除,疫情降低幅度次小的是台北市,平均每天降幅只有4.6%。

從整體疫情、單位人口的確診數,疫情高峰日,近七日疫情嚴重程度,到每日疫情降溫幅度,新北與台北都敬陪末座,而且與其他縣市相距懸殊。

巧合的是,新北市長侯友宜與台北市長柯文哲,也是聲量最大的兩位首長。侯與柯每天召開記者會,口號喊得最響亮,口水量也噴最多。

以上的比較清楚顯示,侯與柯都是「動手沒半步、出嘴全步數」的政客。柯文哲嘴砲一任多,多數選民已看清他的嘴臉。侯友宜則還享有不錯的民調,因為選民尚無機會檢驗他的政績。

柯文哲愛嘴我不覺得驚訝,因為他來自「多話」的家庭。光是柯文哲祖父在二二八受難的故事,一家人都可以有好多種版本。

農家出身的侯友宜這麼愛嘴,倒是有點讓我意外。侯友宜高中畢業後就進入警校,在警界打滾一輩子。鄉下孩子的純樸就這樣被警界「爭功諉過」的文化污染了。

柯文哲和侯友宜這對難兄難弟,嘴砲的功夫了得,但防疫本事不足。這波疫情讓選民有機會檢驗他們的政績。病毒沒黨派、不轉彎,是揭穿政客虛假的利器。

未提供相片說明。

 

< 資料來源:翁達瑞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