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四荒

 

中國在1954年將河南省會從開封遷到鄭州,但在我讀高中時的1980年代,國編版地理教科書仍堅持河南省會在開封。等我知道人家省政府早就搬家時,已經是讀大學的時候了。說起來,國共兩黨的共同特點之一,就是昧於現實-國民黨以為自己還在統治中國,共產黨以為自己已經統治台灣,於是雙方夢囈連連,都把教科書寫成神怪小說,這也算兩黨一家親的一種吧!

鄭州此次發生嚴重水災,讓我想起一段歷史。

1938年6月9日的「黃河花園口決堤」事件,是蔣介石為了遲滯日軍對河南省施加的壓力而幹的其任期內最夭壽壞事。蔣介石下令決開黃河河堤,讓黃河從花園口漫溢而出,搶奪淮河河道入海。這場人為災難淹沒上千萬畝農田,居民房舍沖垮無數,逃難不及的百姓淪為波臣者,國民黨自己的統計是大約40萬人,日本與中共的統計則是約90萬人,另有1250萬人成為災民。我們且不在這種雙方都很堅持的統計數字上做無休止的爭辯,就把自己當成鐵桿深藍的人,相信前者的數字好了。死亡40萬人是什麼意義呢?

中國人一談起就覺得東北日本大地震是日本人報應的「南京大屠殺」,中方的統計是死難中國軍民約有30萬人。

蔣介石為了抗日,一道命令就讓同胞的喪命人數,還比敵人的兇殘屠城數目多出10萬人,而日軍本身的損失卻輕微到可以忽略不計,這筆交易無論怎麼看,中國人都慘虧到令人不忍卒睹。

河南省大半地區淪為「黃泛區」,確實改變日軍的作戰計畫,東半部交通路線被淹沒的鄭州因此失去戰略價值,被日軍放棄。但國軍在日軍攻勢稍緩的這段時期內,有沒有積極備戰,準備反攻呢?

假如死了那麼多同胞,能換來一場可歌可泣的勝利,那死者多少還能含笑九泉,但問題便出在,國軍將領擅跑不擅打、士兵欺民勝欺敵的「優良傳統」,又在此時發揮得淋漓盡致了。

1938年黃河潰堤之後,河南災區的自然環境急速惡化,1941~1943年發生大規模旱災,緊接著蝗災又蔓延數個縣份,史稱的「河南大饑荒」因此爆發。這段時間內餓死的河南人多達300萬人,還有1000多萬人成為難民。日軍在河南的軍事行動固然是加重災情的主要因素,但駐紮在河南的國軍部隊,才更是令人髮指的最惡劣加害者。

當時被國府劃入第一戰區的河南,由蔣介石的心腹愛將湯恩伯的第31集團軍戍守。湯恩伯是台兒莊戰役的名將,他的第31集團軍戰功彪炳,連日軍都大感棘手,而稱其為「湯恩伯部」。按理說,讓湯恩伯駐守在前線,應該要很令人放心才對,但實則不然。湯恩伯在河南不斷招兵買馬,擴充勢力,飢不擇食到連河南「名產」土匪都予以收編,導致這支鐵軍淪為軍紀敗壞的制服盜賊。

湯恩伯的士兵在河南幹有組織的搶掠,不時姦淫民女,殺害百姓,甚至在戰事吃緊時盜賣軍品以飽私囊,許多部隊長也開空額向政府請領軍餉,下了自己的腰包,狠狠地大發一筆國難財,保家衛國的部隊反成地方的大毒瘤。蔣介石另一位心腹陳誠,對湯恩伯在河南的惡行就很有意見,揭露湯恩伯在河南都幹了些什麼:

「湯平時霸占許昌之捲菸廠、寶豐之廟村煤礦、南召之沙坪造紙廠,以及其他之酒精廠、製革廠、製鐵廠等。湯令河防部隊,勒收渡河費,包運違禁品出口。湯好貪而不練兵,干政而不愛民,民不堪擾,有「寧受敵寇燒殺,而不願湯軍駐紮」之諺。」

湯恩伯部隊士兵還曾連災民僅能蔽體的襤褸衣服都要搶,對同胞的苦難麻木不仁,簡直是在跟日本人比賽誰最混蛋。對日本人來說,「支那人」不過是其心必異的非我族類,煎煮炒炸支那人,我們還可以想像是何心理狀態;但河南人可是湯恩伯部隊的同胞手足,甚至是同省老鄉,他們犯了什麼錯,必須遭受自己的軍隊如此無良的虐待? 

有這種品質的國軍,要爭取人民的支持就成為不可能的事。河南百姓編出一句順口溜:「水旱蝗湯,河南四荒」,用來譏諷湯恩伯的治軍,把國軍的破壞力等同於可怕的天災,既悲哀又無奈。如此「軍礙民」,當然也就「民靖軍」了。1944年,日本做帝國崩潰前的垂死掙扎,發動「一號作戰」,企圖打通自朝鮮半島經中國大陸直到中南半島的交通線,大舉進攻河南,與湯恩伯部隊交戰。不令人意外的是,河南民眾竟然全無「敵我意識」,若干地方武裝勢力與土匪幫助日軍對付湯恩伯部隊;士兵素質已然良莠不齊的湯軍原本就頂不住日軍的攻勢,再遭自家百姓的「武力歡送」,遂兵敗如山倒,河南很快就失陷,當初掘開黃河堤防阻止日軍前進的戰略意圖,至此也化成泡影(無辜死難的黃泛災民不知道算什麼?)鄭州這座河南的交通樞紐城市在本年四月被日軍攻陷。這場中國方稱為「豫湘桂會戰」的戰役,中國損失慘重,20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與6000萬人民被日軍奪走,足足丟了4個省會(洛陽、長沙、桂林與福州)與146座城市。其中湯恩伯參與的豫中會戰,竟然在37天之中就失去38座城市,第一戰區的國軍部隊到底是在打仗還是在逃跑,我也看不懂。湯恩伯的直屬衛隊遭河南人包圍繳械,他本人靠cosplay成伙夫才脫逃成功。蔣介石對這次奇恥大辱非常憤怒,直斥戰敗的原因就是國軍紀律太壞惹來民怨造成的,湯恩伯因此被免了職。

一個曾經在衛國戰爭中立下不朽功勳的將軍,居然落得被自己的同胞驅逐敗逃的窘境,這種糗事,放眼全世界歷史也屬罕見。與湯恩伯在台兒莊戰役結下樑子的桂系軍頭李宗仁(湯恩伯當時不服李宗仁指揮,兩人從此勢同水火),在回憶錄裡痛批湯恩伯,說以湯恩伯人人皆曰可殺的斑斑劣跡,竟還讓蔣介石視為心腹,原因便在於蔣介石重用被同僚唾棄的湯恩伯,這樣湯恩伯才會誓死效忠於蔣介石,有蔣當靠山,他得以免成同僚的俎上肉。如此奇異的官場現形,正是國民黨最後不敵共產黨,失去中國大片江山的原因之一。

最後,發生在鄭州的水災,中共已經啟動「消災解難SOP」,不出一週,鄭州就會歌舞昇平,生活照舊,所以我們自己做好防颱準備比較實在。對一個只准說謊話的國家,我們外人還是少說話為妙,大家看歷史故事就好,人家有黨在,一切都會沒事的。

< 資料來源:莊河伯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