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仔戲中的柯文哲

 

在國民黨的攻擊之下,台灣因爲日本與美國的幫助與自己的努力,疫苗的施打率已超過30%,但政府無論怎麼努力,侯友宜與國民黨的若干縣長已故意準備停止施打數天。如果台灣是正常的政黨國家,在野黨監督執政黨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台灣有的是疫苗,侯友宜不打、柯文哲不打,大家一看就知道他們是要故意彰顯莫德納的不足,並要透過政治要打死高端。聯亞是他們自己的人,他們並不會想將之打死。但是高端在技術上並不是阿斗,而且有美國支持做後援,其中最怕高端的其實是中國,因為高端的發展很有可能是生物科技在台灣的另一座護國神山。

高端是否成功,當然靠他們自己的實力,但是國民黨與柯文哲的表現其實暴露出了他們是台灣人的敵人,他們把臺灣人民對民進黨的不滿當做仇視民進黨的工具,對於他們來說,民進黨是國民黨與共產黨乃至民眾黨的共同敵人,這在此次疫情的表現上已經清楚可見。

本來聰明的侯友宜不會隨著國民黨的亂舞起舞,但被國民黨包圍的侯友宜很顯然已漸漸被國民黨同化。

其實這次疫情的爆發,台灣人在兩個月內能夠讓臺灣從數百例確診變成一天僅20多例,這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與中國人為了打疫苗插隊打架,簡直不可同日而語。尤其東京奧運的舉行,幾家歡樂幾家愁,乃是必然的事,但台灣人的表現,讓我非常驚訝的是台灣人對於奧運的落敗者居然沒有譴責之聲,反而多的是鼓勵之聲。這在我年輕時代時是不可想像的。

我小時候,台灣經歷過228,經歷過四萬台幣換一元新台幣的歷史事件,台灣很窮,我四年級時,生平第一次穿布鞋上課。以前,有些小孩的母親早逝,父親再娶,結果在我們當時的社會所看到的就是後母苦毒前人子,柯文哲故意讓老人繞遠路去打疫苗不就是後母苦毒前人子嗎?父親不在時,後母把最好的給自己的兒子,這不就是柯文哲的好心肝事件嗎?

台北市長柯文哲主持北市疫情記者會。圖/擷自台北市疫情因應記者會影片

台北市長柯文哲主持北市疫情記者會。圖/擷自台北市疫情因應記者會影片

 

 

明明還有疫苗,柯文哲卻公然說還有20萬劑未打,王必勝幫他處理環南市場的確症爆發案,柯文哲竟然說王必勝沒有什麼貢獻,他沒有證據卻說蔡英文炒高端股標,這不是潑婦罵街嗎?以前,我們考聯考失敗考第二次時,即使第二次考上最好的學校,但我們都不敢把重考的事情對外宣揚,可是我竟看到柯文哲大剌剌地把第二次才考上台大醫學系當做宣傳樣板一般說他帶進葉克膜,說他崇拜延安的毛澤東,認為他頭腦絕頂,台灣的年輕人就應該像以前的台灣人一樣對他崇拜。

柯文哲剛上台時非常有魄力,馬上拆除忠孝東路引道,讓北門重見天日,可是因為葉克膜案件被中國抓住卵葩以後,每天為了選總統,忙到不管台北市的政務,你所能看到的就是柯文哲跟以前的國民黨ㄧ樣,為了表示自己很努力,天天挖馬路重舖柏油,一幅「豎仔」的樣子。他可能不知道,他連最疼他的老爸、老母都不敢替他講話,只有他的老婆為了護衛他,對柯文哲是越幫越忙,我每次看到柯文哲與現在台灣的年輕人時,時常會想起日本萬元大鈔的人頭像——福澤諭吉,他感嘆自己一身處在二世,而我自己也一樣。

看到柯文哲時,我就會想起小時候看歌仔戲時的後母,人前殷勤,人後殘暴的景象。在歌仔戲尚未演完時,就已經有人把香蕉皮丟到演後母者的身上,而現在的柯文哲正是看戲的人想要將他拆食入腹的時候。

< 資料來源:《民報》【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張正修

張正修
開南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台灣社會科學研究者。日本東京大學碩士,1985年修完東京大學大學院法學政治研究科博士班課程。曾任考試院第10屆考試委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