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外國學歷的想像與嘲弄

高虹安的政治自殺是最近河道上最熱門的話題,這位稱號是大數據專家的立委、理工姊姊,我個人沒有和她見過面,只有一次在馬拉松的起跑線上,看見她在鳴槍。

本來我認為她是民衆黨裡面從上到下比較稍微正常一點的人,不知道為什麼莫名其妙跑去跟朱學恆和黃暐瀚唱那種幼稚的歌,尤其身為女性,講到阿富汗,竟然能夠那麼歡樂毫無傷痛,似乎沒有國際觀。

大數據的立委對資訊安全當然有看法,之前高虹安對於數位身分證的很多言論都算正確,雖然她的論述並沒有把這個政策與數位獨裁或中國因素的背景解釋清楚,但我能夠理解她所屬政黨的紅色關鍵力量。在谷歌搜尋一下,這段話大概就是她的立場,比很多資訊安全或大數據資訊專家正常:「2020/5/12 民眾黨立委高虹安今受訪表示,她認同數位身分證是全球社會趨勢,但作法要謹慎,她也呼籲資安專家提出關於數位身分證的警訊是值得注意的。」

今天鞭打她博士論文的英文,當然是一種討厭她的行為引發所謂放大鏡似地全面檢驗。就個人的觀點而言,語文不是重點,檢查非母語人士的文法結構,更是吹毛求疵。或許我們對於國外的博士有太多美好的想像,德國的博士德文就一定很好,英美的博士英文就一定很好,在這種窠臼的想法當中,或許以往被黨國教育唬爛崇拜海外學歷主導,看到那樣的批判會有一種快感。

我覺得該批判的是她為了聲量不走正道,身為女性對於阿富汗女性的遭遇毫無同理心,莫名其妙跟最民粹的名嘴同台毫無邏輯、胡亂指責,而且最嚴重的是唱歌五音不全。至於博士論文英文文法結構好不好,是否受到指導教授的寵愛,一點關係都沒有!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