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的笑話

 

我去趙少康節目打書的時候,講到參與野百合運動過往的歷史,趙少康立刻提到鄭麗文的名字,彷彿她代表野百合的某種意義,是曾經野百合運動小卒子的我應該效仿崇拜的對象。我當時有一種噁心的感覺,為了打書和表面的和諧,勉強壓抑這種想吐的心理反應,繼續顧左右而言它。

參加過野百合運動的人,幾乎沒有人會認同鄭麗文的這種行為,這些年輕人絕大部分都是出自一種青春熱血,愛護這塊土地,希望家鄉所有的事情能夠變得更好。這並不是說「台灣獨立」、「自由民主」這些表面訴求的意義,這是一群純真、沒有受到功利社會污染、展現自己、最真實不顧一切的年輕人,在當年政治風險頗高的時代,沒有愛和熱情是不可能參與這樣的運動。

野百合30週年的紀念活動,主辦單位沒有邀請鄭麗文,她應該也沒有臉可以回到年輕的時候,回憶純真的自己。這樣的人沒有時間反省自己,更沒有勇氣面對自己年輕純真善良的歲月。

現實的世界比博恩的笑話有趣百倍,一個像林鄭那樣背叛自己年輕時候善良純真想法的人,竟然酸「蘇貞昌會第一個投降」,難怪蘇貞昌怒嗆:「不會像你們袂見笑」、「當時還要拜託我去給你站台助選,還要我拉著手喊凍蒜,我真覺得丟臉!」

一個背叛自己、為了名利早就投降的人,還會酸人家第一個投降,博恩之流能夠寫出這樣的段子來嗎?

有的人就是這樣,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只為寫下一個笑話,人生只有一次,千萬不要為了名利背叛自己,最後成為一個經典的段子。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