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縣能 台北市為何不能

台北市推動「一學區一日照」,在芝山國小首例卻遭受家長激烈反對。反對的理由是擔心這些失智、失能的長者跟國小學生接觸,擔心安全的問題。為何在屏東縣推動,可以順利進行,而且「老幼共學」在日本、歐洲都能創下成功典範,為何台北市受到巨大的反彈?

圖為屏東縣新埤日間照顧中心,於本月(5日)揭牌啟用,成為屏東縣第32個日照中心。(資料照)

 

這些失智、失能的長者,不僅生活需要照顧,甚至行動都有困難,家長其實不必擔心會造成小學生安全的顧慮。雖然社會局保證長者活動範圍都有限制,不會影響到小學生的教學活動,但師長該教育小孩的重點,應該是如何和這些長者相處的能力,而不是抗拒和他們接觸。

只要是人都有生老病死,老少共學是最好的生命教育。老人家看到小孩子,充滿活力的生命,讓他們重新感受生命的意義,而小孩子接觸老人家,感受青春的有限,讓他們更懂得珍惜年少的青春。

再說老人家一生的寶貴經驗,不正是小孩子可以學習的重要人生課程,這一部生命史也是彌足珍貴的活歷史。教育不是要生活化要能夠實際感受體驗,老少共學正能彌補這方面教育的不足。

屏東縣能,台北市為何不能,難道敬老尊賢也有城鄉落差?台北市有更多社經地位不錯的家庭,應該更有能力負起「老者安之」的社會責任,不妨抱以喜樂的心情面對「一學區一日照」這樣的美意。

(教育人員)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開講〉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人,社會運動者,曾任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