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武漢肺炎而曝光的中國共產黨的真正目的

 

蔡總統發表了兩國論,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中國聽了氣呼呼,美國沒有正式回應,台灣與美國正在走向一個新的亞洲秩序。圖/擷自總統府flickr 2021.10.10

蔡總統發表了兩國論,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中國聽了氣呼呼,美國沒有正式回應,台灣與美國正在走向一個新的亞洲秩序。圖/擷自總統府flickr 2021.10.10

 

一、美國新政策形成所面臨的阻礙

10月10日,蔡英文總統發表了兩國論,亦即: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中國聽了之後氣呼呼的,但是美國到目前為止都沒有正式回應,似乎台灣與美國正在走向一個新的亞洲秩序,要打破中國對台灣的主張。但是,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國是非常有條不紊的進行兩面手法,一方面以甜言蜜語迷惑世界各國的領袖與投資人,但一方面卻是以狠毒的手段要建立以中國為中心的新國際秩序。國人們在各種相關報導當中,已經大致可以掌握其間的問題點,但是台灣長期與中國對峙,而且文化相近,所以我們對中國的了解相對比較容易,且比較不容易上當。但是對於歐美人士來說,中國共產黨是用了許多心思與手段,使許多人對中國產生幻想,這跟二戰前後,共產黨在美國塑造自己是土地改革者的手段,有許多相似之處。雖然美國的對中政策已經形成,而且正在執行之中,但是這並不是表示美國即使到目前就沒有阻力。

當武漢肺炎在整個世界擴大感染的過程當中,中國在國內外採取了各種強硬的手段,但是,民主主義國家因為對於中國共產黨有兩個錯誤的看法,所以沒有辦法去加以阻止。那麼,中國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呢?習近平的真正面貌是什麼呢?日本與美國應該以什麼態度來面對中國呢?曾擔任川普政權的國家安全顧問(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for National Security Affairs,英文通稱為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的麥克馬斯特(Herbert Raymond “H.R.” McMaster,擔任期間是2017年2月20日至2018年4月9日)在今年出了《Battlegrounds. The Fight to Defend the Free World》(日文翻譯為:成為戰場的世界—為守護自由世界而戰)一書對於這個問題提出了他的看法。從國際政治的角度來看,開放的台灣社會必須與國際連結,因為共產黨對世界的統戰策略與我們的生存息息相關。作者在本文當中,就以日本的報導為基礎,介紹中國的雙面手法與許多人因此所產生的兩個誤解。

二、隱藏在武漢肺炎的背後所進行的種種攻擊

在武漢肺炎疫情的期間,從中國共產黨所採取的行動,可以清楚明瞭其領導人們的意圖。在國內,中國共產黨擴大並強化其排他性的權力,而對外則是:即使犧牲其他國家,也要完成「民族的復興」。

但是對於《與中共競爭之本質》,美國等的國家卻有兩個誤解存在著。而中共就將這些誤解當做障眼之物,進行籠絡、敲詐勒索、隱蔽的工作。而這樣的誤解並不是中國為了追求自己的野心而基於自己的意思所造出來的,而是自我陶醉者(narcissi)認為《這只是中共對於外部的反應而已》這種自以為是的心態所造成的。

第一個誤解就是認為:中國的攻擊性是美中關係緊張的產物。這種錯誤的看法就是認定中共並沒有自發的攻擊性,認為中國並沒有很強的對抗意願,只是隨著美國的動作而採取行動而已。但是如果大致上去查一下中共在疫情其間所做的行為的話,就可以知道:美國並不是中共具有攻擊性的原因。

中共在武漢肺炎爆發時隱蔽資訊,迫害「就武肺警告世界的醫生與記者」,蔑視世界衛生組織的權威,把台灣排除於世界衛生組織之外。中共用所謂的戰狼外交進行追打的舉動,要把中國對疫情應負的責任模糊化,而持續主張說:中國對疫情所採取的措施比起其他國家更好。

中共其實實施了中國諺語中所說的「殺一儆百」的政策。當澳洲提案說要調查武漢肺炎病毒之起源時,中國就以經濟的手段痛整澳洲。而且,中國對於包含日本在內的全世界的200個以上機關的研究機構,進行大規模的駭客攻擊。

中國共產黨趁著疫情的流行,偷偷地使用科技要去推動警察國家的造出,擴大對香港的鎮壓,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持續對維吾爾族進行緩慢式的種族滅絕。中國並將許多外國的特派員驅逐出境,並將呼籲擁護人權的許多維權人士關進牢中。

人民解放軍(PLA)在疫情流行期間非常忙碌。在喜馬拉雅山的邊境殺害印度士兵,用軍用飛機與軍艦威嚇日本的釣魚台,還有台灣。在南海衝撞船舶,而且,中國繞著戰略性的海域,主張它擁有沒有根據的統治權,對於不接受其主張者脅迫說要發射砲彈。當日本的菅義偉首相與拜登總統約定要援助《抵抗中國高壓行動的國家》時,中國政府為了強化其對東海的領有權,就公布說要調查釣魚台有關的地形。

上述中國無數的攻擊行為的原因,其實很難認為是在美國身上。僅管如此,印度太平洋的各國,還有其他地區的部分領導人不斷的說:「希望不要在華盛頓與北京之間,強迫我們選邊站」。但是,所有的這些領導人在這個嚴酷的事實前面,必須覺醒。因為擺在他們眼前的選項只有維持主權或是從屬於中國。

第二個誤解是:與中國的競爭是充滿了危險,冒進是不負責任的。他們還說:因為存在著「修昔底德的陷阱」(作者註:修昔底德是古希臘雅典的歷史學家,修昔底德陷阱是指向來居於主導地位的霸權國家與竄起的新興國家會彼此衝突至戰爭無法避免的狀態)。而這個用詞就顯示出竄起的國家(中國)與維持現狀的國家(美國)之間有產生紛爭的可能性。

中共的領導人之所以喜歡「修昔底德之陷阱」的比喻,是因為他們要製造出它們被夾擊的錯誤假象,也就是:他們是要被動地去回應協調呢?或是採行戰爭呢?但是,有透明性的競爭正是防止沒有必要地使事態擴大的最好作法,這樣的作法並不會妨害他國與中國之間的合作,倒不如應該說:這樣的作法使得他國與中國之間的合作成為可能。

麥克馬斯特認為:為了把中國認為是自由民主社會的弱點轉變成競爭上的優越性,改正上面的兩個誤解是必要而不可欠缺的。而且,為了防止中國巧妙的籠絡、敲詐勒索、隱瞞,為了展開必要的集團行動,改正這些誤解是必要不可缺的。

三、許多人相信習近平的話

自由世界的許多企業領袖與政治領導人們是自己進而被騙。他們所注意的是習近平所講的話,而不是中國共產黨實際所做的事。

他們認為人道主義者習近平讚揚超越國境而互相合作的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與「法的統治」(rule of law)的美德,但中國實際上是從國際機關奪取力量,壓制人們的自由,對維吾爾族進行種族滅絕。

他們認為環境保護者的習近平宣告:在2060年之前,要在實質上將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降到0。但實際上,中國把80%的國民暴露於超越安全標準的環境污染當中,在南海為了建造軍事基地的人工島,破壞了生態系統,在世界各地,每年蓋了許多燃燒煤炭的火力發電廠。

他們認為是自由貿易者的習近平在瑞士的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中,就貿易、投資的自由化大談其看法,但是中國實際上卻進行掠奪性的融資使借錢的國家痛苦不堪,並實施強制勞動,從國庫拿錢補助企業,透過產業間諜竊取機密等。

他們認為浪漫的習近平構想著國際性的「命運共同體」,但是中國卻是一步一步的使那些很容易受其高壓軍事活動與經濟活動影響的國家變成從屬國。

習近平的發言與真實剛好相反。接受習的想法等於是在幫忙中共製造出中共壯大的企圖=國際秩序的新規則,然後吊死這些幫忙它的合作夥伴們。


作者指出,自由世界的許多企業領袖與政治領導人相信習近平所講的話,而不是中國共產黨實際所做的事。事實上,習近平的發言與真實剛好相反。圖/擷自中國人民網

 

四、即使現在,許多人還是抱持錯誤的看法

儘管如此,但是還是有一部分的人持續抱持著這個誤解。這個誤解其實就是:人們追求短期的利益與有利的投資回報而趨向中國的根據。中國共產黨即使強化其對於民間企業的介入,但是世界的投資人們卻毫無畏懼地把資金投入到中國企業的股票等等。

2021年從海外向中國新的直接投資金額超越對美國的投資金額而成為世界第一。列寧有過一句話,那就是:「資本家連會吊死自己的繩子也會賣吧!」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腦中所浮現的不正是資本主義幫忙自己的對手而走向自滅的影像嗎?

五、結論

麥克馬斯特主張日美的領導人應該對中國說三個「No」。其實這三個No ,讀者大概都已有所了解。共產黨的統治與古代中國不一樣,其團結性格很強,這種淵源於列寧先鋒政黨的影響,如果不使其內部產生足以分裂的矛盾,共產黨是不會垮台的。蔡英文總統的兩國論,雖然還是有令人不滿意的地方,但是正式透過國會對外的宣布,並開始跟各個國家在不否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前提下建交,並進入聯合國,這些都是政府接下來要從事的工作,而且這可以透過解釋而在不違憲的情況下去達成。

< 資料來源:《民報》【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張正修

張正修
開南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台灣社會科學研究者。日本東京大學碩士,1985年修完東京大學大學院法學政治研究科博士班課程。曾任考試院第10屆考試委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