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千年脆弱」的藻礁神話

 

潘忠政主導的護藻礁公投案,建立在兩個主要訴求:1)大潭藻礁的形成費時七千年,相當珍貴。2)藻礁非常脆弱,經不起三接站的破壞。

潘忠政要傳達的,就是「七千年脆弱」的藻礁神話。七千年形成的藻礁,不只珍貴,而且脆弱,必須保護,不容中油濫墾亂挖。

「七千年脆弱」是動人的神話。因為這個藻礁神話太動人,當中的矛盾從未遭到質疑或挑戰。這就是矛盾之所在:「存在七千年的藻礁不可能脆弱。反之,脆弱的藻礁不可能存活七千年。」

為了揭穿潘忠政的「七千年脆弱」神話,我要先解釋什麼是藻礁。

藻礁是「碳酸鈣」的沈積物,來自一種暗紅色的海藻,被稱為珊瑚藻。碳酸鈣則是尋常的無機物,也就是粉筆、蛋殼、或大理石的成份。

珊瑚藻含有微量碳酸鈣,是附著在礁石上生長的植物。珊瑚藻死了腐爛,殘留的碳酸鈣就沉積在礁石表面,形成所謂的藻礁。

珊瑚藻會在沉積的礁石繼續發芽、生長、死亡、腐爛、沈積、發芽⋯⋯。這個過程可循環幾千年,形成今日桃園沿岸的藻礁地形。

珊瑚藻長期沉積的藻礁未必珍貴,更不可能脆弱。以下是我的說明:

珊瑚藻是大量蔓延的物種,不屬瀕臨絕種的植物,一點都不珍貴。縱使桃園海岸曾有嚴重的廢水污染,珊瑚藻仍繼續生長繁衍。

已經存在七千年的藻礁,不可能是脆弱的地形。過去七千年來,桃園有各種天災,加上數百年的人為開發,但藻礁仍是安然無恙。

事實上,藻礁本身的生態價值不高。真的應該保護的是「藻礁生態」。珊瑚藻的沉積不規則,形成藻礁表面的各種大小坑洞,是小型蝦蟹的棲息地。

藻礁生態的保護屬廢水整治的議題。只要廢水排放控制得宜,工業開發不會破壞藻礁生態。

尤有甚者,藻礁本身並無保護價值,因為被破壞的藻礁具有「自我修護」的能力。我就舉最極端的例子說明:

假設有人用火藥破壞藻礁,炸出大小不一的坑洞。由於珊瑚藻的生長力強,很快就蔓延回來。只要經過幾年的沉積,火藥炸出的坑洞就像原來的藻礁地形,沒人可看出破壞的痕跡。

既然藻礁不珍貴,不脆弱,被破壞後又能自我修復,為何潘忠政要發起這場護藻礁公投呢?潘忠政的企圖在阻擋三接站的興建。

潘忠政明知三接站沒有排放廢水,不會破壞藻礁生態。為阻擋三接站的興建,潘忠政把「藻礁生態」的保護,扭曲為「藻礁」的保護。為增強這場公投案的說服力,潘忠政只得捏造「七千年脆弱」的藻礁神話。

台灣的能源轉型計畫,不能毀在這個「七千年脆弱」的藻礁神話。講白一點,潘忠政捏造的神話就是謊話,我必須予以揭穿。

< 資料來源:翁達瑞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