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營眼中陳時中的黑白集

 

作者指出,陳時中出選台北市長的聲量很高,藍營把他當假想敵。圖/擷自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影片2022.2.23

作者指出,陳時中出選台北市長的聲量很高,藍營把他當假想敵。圖/擷自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影片2022.2.23

 

農曆新年過後,台灣各個政黨投入年尾九合一地方選舉的人事佈局開始積極行動起來。這不但是黨內對自己的佈局,還有對對手的觀察,以便知己知彼,做出最好的應對。

尋找人氣高的清新面孔是各個陣營的重要策略,也會引發諸多討論而提高聲量。民進黨可能推出陳時中與陳建仁目前就經常被討論到,甚至被報派。他們面孔都不新,尤其陳時中幾乎天天出鏡,家喻戶曉、婦孺皆知;陳建仁雖然當選過副總統,但是那時是配角;然而他們若參選某一縣市的地方首長,都算是新面孔,一舉一動都將得到關注。

大家對陳建仁大致都有個定見,不是爭議人物;對陳時中可不是這樣,尤其藍營對他的看法簡直有雲泥之別。由於陳時中出選台北市長的聲量很高,所以有意而且可能性很大代表國民黨出選台北市長的現任立委蔣萬安自然密切關注陳時中的動向,把他視為重要的假想敵。蔣初出茅廬不久,又是出身權貴,一路順境,難免沉不住氣。在民眾黨有意推出台北市長候選人黃珊珊諷刺國民黨參選的「豬頭」後就傻傻的自己對號入座為「豬頭」;他沒有吸取教訓,又對陳時中指手畫腳,指責陳時中「選舉比防疫重要」,陳時中根本還沒有決定參選,民進黨也還沒有徵召,蔣萬安就急急出言阻擋,洩露出他害怕陳時中參選台北市長的內心,可說是未戰先敗。

蔣萬安的這種想法也普遍見諸於藍營。統派喉舌的《聯合報》在農曆新年剛過的2月8日就發表「陳時中參選市長可能引發的道德爭議」的社論,以顯示藍營的權威觀點。社論說,「陳時中是衛福部長,兼中央指揮防疫中心指揮官;但他目前之所以享有高知名度及莫大權威,都是因其防疫指揮官的角色而來」,「除非全球疫情在7月前大致平息,指揮中心屆時依法宣告解散,陳時中才有可能從容部署參選」。雖然《聯合報》一一列舉陳時中防疫期間的「錯誤」,包括並未下令必須戴口罩時的免罩唱歌,但是從該報對陳時中權威的器重,不到疫情大致平息不得參選,其實是肯定了陳時中指揮官的防疫成就,否則換一個更好的指揮官又何妨?

台灣在前年防疫初期,陳時中出任指揮官後雷厲風行,例如堵住來自武漢肺炎發源地中國遊客入境,作為防疫戰略用品的醫療用品禁止出口,堵住馬英九國民黨企圖輸往中國為台灣製造破口的企圖,曾經令藍營抓狂,認為陳時中作為指揮官層級太低而要求換人。去年5月台灣出現一些防疫破口,國民黨的立法院黨團總召,亦即國民黨民代最高負責人費鴻泰親自出馬要求槍斃陳時中,否則發動法國大革命。顯然,陳時中是他們眼中罪大惡極的死敵,怎麼還不到一年,陳時中竟然成為台灣防疫不可或缺的人物,似乎沒有陳時中,地球就不會轉了,讓陳時中參選是極不道德的缺德行為。因為所謂疫情大致平息沒有一個具體的標準,當武肺轉為類似流感的疾病時,怎樣才算平息?如果拿中國的清零標準,陳時中的防疫指揮官職務可能跟習近平一樣是終身制。

藍營國民黨對陳時中的兩個極端看法,表明他們根本沒有一個中心思想,也就是沒有一個標準的價值觀,而是按照隨時的需要,黑可以變白,白可以變黑,所以他們以前反共,現在舔共,毫不奇怪;對他們來說,眼前利益就是一切。對這樣一個政黨,台灣人能夠放心讓他們來治理一個國家嗎?在野都可以賣台,一旦掌握大權,這個買辦階層,還不是根據自己的利益把台灣賣掉?馬英九賣掉一半被太陽花運動阻止;但是還有親共政黨掌控的地方縣市政權,常常與中央的政策對抗而與中共唱和,隨時想變為烏克蘭東部那兩個投入俄羅斯懷抱的共和國。台灣人民豈可不防?年尾的選舉,必須請慎用自己手上的選票,不能投給與中共或明或暗串通的政黨與候選人。

 

< 資料來源:《民報》【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