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門之變

 

唐太宗李世民是一位英明有作為的國家元首,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歷史常識。一個表現太好的皇帝,介紹起來就沒變態皇帝的生猛有勁,爆點不多,有點乏味。李世民大帝值得被八卦一下的人生事蹟,大概只有兩點:一是他跟兒子,父子倆同睡一個女人,而以身體伺候前後兩任皇帝的那位小姐,最後自己還當了皇帝。御床之上,三個前後任皇帝都和成人影片公司簽了約,也算佳話一樁。

第二嘛,就是本文的主題,唐朝的「六四事件」-有關李世民是用什麼方法上台的。

唐朝第一任皇帝李淵的生殖能力極為強大,總共生了41個孩子,其中有22位是兒子(男女性別比趨近於完美的1:1,李淵陛下的Y染色體有夠公平無私),其中最有名的,是老大李建成、老二李世民與老四李元吉。李淵的兒子們,名字大多很菜市場,讓我們不用翻字典也能念,光憑這一點,他就比學問普普還硬要充大師的朱元璋要謙卑多了。

按中國傳統的「嫡長子繼承制」,李淵的長子李建成,就是不作第二人想的唐朝第二任皇帝,而且以他當太子時的表現,要說他算是個合格的帝國接班人,也還差強人意。正史中的李建成有不少缺點,不過李世民後來當上皇帝後,對史書裡關於他的大哥的紀錄被後世史家懷疑動了手腳抹黑,所以我們也只能打上問號。李建成這個太子位子坐得不安穩,原因是出在大弟李世民是個能幹的人。隋末唐初幾支力量強大的割據勢力,像是薛仁果、劉武周、王世充與竇建德,都栽在李世民手下。李世民的秦王府內,謀士如雲猛將如林,幕僚群的實力極為雄厚,充分展現出李世民的識人之明。李世民無論在哪個方面,都具備成為一位優秀帝王的條件,因此便與太子李建成產生嚴重的心結與衝突。

專制制度沒有解決這種衝突的機制。皇帝只能有一個,想當的人如果太多,古人只說給嫡長子當就好,嫡長子太爛的話,就退一步發明「傳賢不傳長」這招。那問題來了,如果嫡長子沒有爛到活該失去儲君之位的程度,而賢到足以為明君的皇子又另出一個,而且人家也很想當皇帝,那怎麼辦?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無解的。除非,使用最原始的方法-暴力。

李淵自己也很頭痛。人家是生了一堆沒用的咖肖在頭痛,他卻是生了一堆有才的兒子在頭痛。李淵有時也心疼李世民那麼能幹,卻得屈居大哥之下,而胡亂答應要給李世民升格當太子,然後又因為一些原因收回自己的承諾。李淵在立儲這件事上反反覆覆的態度,更加深李建成的疑慮與不安,兄弟倆的裂痕越來越大,再加上對帝位完全沒分的老四李元吉,把寶押在李建成身上,在一旁不斷搧風點火,搞出一堆更加深兄弟嫌隙的小動作,因此皇位鬥爭也就從公開化演變到白熱化。

西元626年6月3日,李世民首先展開「鬥臭大作戰」,呈遞密奏給老爸李淵,指控李建成與李元吉兩人,偷了老爸那些年輕貌美的小老婆們,並且措詞強烈地攻擊兄弟倆,說他們不顧手足之情,即將發動政變殺害他。李淵大吃一驚,要李世民隔天上朝把話說清楚。李淵小老婆之一的張婕妤,一向與李建成友好(友好未必就有染喔~),探聽到密奏的內容,立刻派人告知李建成,李建成隨即與李元吉決定連袂上朝,與李世民攤牌。

西元626年6月4日(陽曆7月2日),唐王朝的「六四事件」爆發,玄武門流血政變把這場醞釀已久的鬩牆之爭搬上修羅場,徹底清算總結。

當天清晨,李世民在皇宮北面的玄武門布下伏兵,等候大哥一行人過門入朝。李建成與李元吉在抵達玄武門時發現苗頭不對,急忙脫逃。李世民當機立斷,引弓一箭射死大哥李建成;隨後趕來助陣的秦王府猛人尉遲敬德則把李元吉擊落馬下,並在李元吉逃往內殿時追上去補一箭。尉遲敬德在幹掉當今聖上的兒子之後,奉老闆李世民之命率軍入宮「保護」李淵。李淵當時正在人工湖泛舟,尉遲敬德全副武裝,攜械直闖李淵面前,殺氣騰騰。這在一般狀況下,是屬於冒犯聖駕的唯一死刑,李淵見尉遲敬德做得這麼理所當然,馬上就知道出事了,在問清楚事件原委後,李淵發現:他的一條命,就搭在次子李世民的手上了。尉遲敬德,是來逼宮的。

李淵很快就做出反應,承認政變的正當性,下令李建成與李元吉的部隊投降停戰。當天,李世民開始展開後續的除根行動。

李建成的五個兒子:安陸王李承道、河東王李承德、武安王李承訓、汝南王李承明、鉅鹿王李承義,全部處斬,不留活口,削除皇籍。

李元吉的五個兒子:梁郡王李承業、漁陽王李承鸞、普安王李承獎、江夏王李承裕、義陽王李承度,全部處斬,不留活口,削除皇籍。

另外,李元吉的正妻楊氏,被李世民接收。

三天後,6月7日,一天之內失去兩個兒子與十個孫子的李淵,正式冊封李世民為太子;兩個月後,李淵覺得再撐下去恐將晚節不保,於是遜位,傳帝位給李世民。

李世民在這場血腥的政變中殺害兄弟、屠戮侄子、姦淫弟媳、威脅父親,發生在家庭之內所有逆倫暴行,他全幹了一輪,毫不手軟。李元吉死時24歲,假設他15歲當父親,則他最年長的兒子也只有9歲,年紀最小的可能還在包尿布,對這樣的幼童,李世民照樣沒有絲毫的憐憫,拖去刑場就斬了。這是專制制度對人性尊嚴最可怖的戕害,為了確保政敵沒有在將來報復的可能,便不惜一切手段與代價,以最極端的暴力消滅政敵任何殘餘的根苗。當長安市民在6月4日上午聽到流血政變的傳聞,領教了李世民對親手足的殘暴時,他們豈能預知他將來竟然是一位開創貞觀盛世的偉大帝王,而非一位荒唐惡劣、殘民以逞的一代暴君?

民主制度下的輸家,法律保障他們向贏家抗議的權利,所以我們有時可以看到輸家不給贏家幾天的好吃好睡(想要例子的人,請洽連戰、宋楚瑜與丁守中)。但在專制制度,輸家的下場絕對悽慘,贏家為了不給輸家翻身反噬的機會,往往對輸家趕盡殺絕,以杜禍患。認為中華文化什麼都好的人,或許應該同意,民主制度就是不如專制制度,所以民進黨現在還得想像韓國瑜如果溜回來了,選仗要怎麼打?蔡英文早知如此,何必堅持什麼民主,就宣布登基稱帝嘛!是不是?

如果用民主制度,李淵就不必為誰來接班的問題頭大如斗。就讓李世民與李建成出馬競選,由人民決定誰是下一任國家元首。讓選票代替兵器發聲,讓流汗催票代替流血摧命。選輸不服氣的人,可以走法律途徑尋求救濟,或聲請重新驗票,或提出當選無效之訴。不然就是靜靜等待贏家任期屆滿,自己再次角逐大位。沒有人需要為此殞命,更沒有孩童需要為此夭亡。拿李世民當例子來證明專制制度不錯的人,不妨想像一下:當你在西元626年6月4日打開晚間新聞,看到肯定接任元首之職的人,正在大肆屠殺家族的老幼、強姦親弟的遺孀,而在不確定長度的未來裡,你可要忍受他不只八年。請問你還笑得出來嗎?

這種事情,是賭不得的。誰都沒必要賭性這麼堅強。不管當權者是好是壞,讓他們和平上台、安全下台,就是專制絕不可能強於民主之處。

< 資料來源:莊河伯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