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勒斯對中國的影響 不亞於台灣

今年二月廿日,王景弘在自由廣場的專欄首揭「杜勒斯出任國務卿則主導舊金山對日本和約,堅拒蘇聯集團和英國的壓力,主張日本只宣佈放棄對台灣與澎湖的主權,不讓渡給任何國家。『台灣地位未定』就留給台灣以後演變成新國家的生機。」五月一日,美國的台海事務專家譚慎格在自由時報的星期專論中提及景弘兄的專著《杜勒斯與台灣命運》,並詳細介紹杜勒斯及其家族的背景與軼事。

然而,杜勒斯對中國的影響絕不亞於台灣。幾代中共領導人瘋狂狠抓階級鬥爭,就是源於杜勒斯把對中國的期望放在中共的第三代身上。我這一代的中國知識分子沒有一個不知道杜勒斯,可說是家喻戶曉,就是因為中共對階級鬥爭的宣傳教育,把他作為首要目標。

我最早知道杜勒斯,還是韓戰爆發不久中共在印尼舉辦的韓戰展覽會,有一張杜勒斯(當時是杜魯門總統的外交顧問)到三八度線視察的照片,由此聲稱韓戰是美、李(承晚)集團發動的。韓戰停戰後,一九五四年他作為艾森豪總統的國務卿,在日內瓦會議上,禁止美國代表團成員與中國總理周恩來握手,中共趁機大做文章。

一九五三年一月杜勒斯在出任國務卿的國會證詞中,明確說可能用和平手段把社會主義國家奴役下的人民解放出來。蘇共廿大與波匈事件後的一九五七年,他在舊金山發表演說,明確提出要將中國和平演變的希望寄託在中國第三代或第四代身上。於是中共把對青年的思想教育提升到與帝國主義爭奪接班人的鬥爭。

一九六○年代前期由毛澤東親自審閱修改的九評蘇共中央公開信的第九篇,最後就由毛澤東親自提出無產階級革命接班人的五個條件。其中有兩句就是這樣寫的:「這是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千年大計、萬年大計。帝國主義的預言家們根據蘇聯發生的變化,也把『和平演變』的希望寄託在中國黨的第三代或者第四代身上。」

文革十年就是一場爭奪。鄧小平改革開放提供「和平演變」很大的機會,但是在西方國家縱容下鄧堅持黨的領導與社會主義道路,就是堅持反對和平演變。到六四以後中共建黨七十週年,江澤民再度提出和平演變已經構成「現實威脅」,違背鄧小平的韜晦政策被批,中共再次緘默,反對和平演變只做不說。習近平再度露出毛澤東面目,他不做中國赫魯雪夫,卻做中國史達林豎起新鐵幕。

昨天是共青團成立一百週年,習近平大捧中國青年,包括孔夫子的「後生可畏,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然而他做終身制皇帝,不是自打嘴巴?

習近平之後的紅三代,追逐金錢與時尚更熱衷於權力。拜登向習近平一再表示「美國不尋求改變中國的體制」,是背離杜勒斯路線,還是安撫習近平?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 資料來源:《自由廣場》〈林保華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