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是現在進行式

照片中人是祕魯共產黨「光明之路」的黨主席古斯曼(1934-2021)。

古斯曼是一位哲學家,讀書不曉得讀到哪邊去,覺得為了實踐理想在人多的地方引爆炸彈是正義的且必要的;與無產階級革命成功的目標相比,炸死一個小孩稱不上值得一提的代價。在光明之路最活躍的1970到90年代,祕魯人被古斯曼領導的光明之路搞得無法安生,上街買菜都可能被突如其來的恐怖攻擊送上西天。祕魯人自己做了一個統計,從光明之路興起時起算的22年間,淹死在亞馬遜河的祕魯人只有一百多人,被光明之路所殺的祕魯人卻高達3萬人,經濟損失達250億美元,亞馬遜河能給祕魯帶來的經濟利益都沒這麼多。

這麼一號「我有讀書,還讀了很多書,比你想的更有料」的魔頭,自然成為祕魯政府的頭號通緝犯。日本裔的祕魯總統藤森,上任後最積極的事情就是逮捕古斯曼,也真的讓他兌現政見了。1992年9月12日,古斯曼被秘魯特警逮捕,被抓時他正在讀書,氣質可真好,一點也不像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以古斯曼對祕魯造成的沉重傷害,他在牢裡可能少不了幾頓粗飽,對吧?

並沒有喔!

祕魯政府對成為囚犯的古斯曼做的事情,輕鬆一點看的話,簡直幽默到不行,卻又非常發人深省。1992年9月的一個星期天,一座專門監禁光明之路成員的監獄,囚犯被集中在一個房間,觀賞一齣特別為他們播放的實境秀。電視螢幕裡出現在他們眼前的人,是編號第1509號的囚犯古斯曼。古斯曼在警察的命令下,沉默地脫掉衣服,露出完整的肌膚,以示並未遭到刑求。接著,按警察的指示,他對電視機前的光明之路囚犯行了一個組織內部禮節。

就這麼個毫無張力可言的無聊「節目」,造成的效果卻是無比巨大。在古斯曼刻意為之下,光明之路的徒眾幾乎把他當神在崇拜,對他們來說,古斯曼是思想導師,是生命指引,是理念燈塔,摧毀資本主義製造的貧富不均要靠他,無產階級世界革命的勝利要靠他,他是無瑕無疵,高潔卓越的革命領袖兼在世活神。沒想到,這位神一般的男人,竟然在他們面前,在幾個癟三警察的要求下裸露身體,還無精打采地對低階的人行禮。當天看到這一幕的光明之路徒眾,無不沮喪震驚,精神世界立刻轟然崩塌。長期服務這群囚犯的監獄牧師說,這場錄影的毀滅力道,堪比教宗向天主教徒宣布上帝並不存在。

為了徹底破壞古斯曼在光明之路的形象與影響力,祕魯警方不斷播放影片,尤其是在光明之路根據地,更是一再重播。許多年輕共產黨員看到古斯曼原來不是神,和他們一樣只是個在警察面前洩了氣的軟弱之人時,信念就動搖了。儘管光明之路並未死透,在祕魯的偏遠鄉間仍有死忠分子繼續負隅頑抗,但古斯曼在警察面前馴服的鳥樣子透過電視的反覆播送,對性質上屬於「一人政黨」的光明之路的傷害確實是相當巨大的,直接讓光明之路走向衰落,再也難以成氣候了。

祕魯政府「滅神」的方法,說穿了就只是「讓神恢復人身」而已,成本極低,效果奇佳,大家不覺得很有啟發性嗎?有沒有讓大家聯想到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

韓國瑜就是這樣走下神壇的。

柯文哲是現在進行式。

< 資料來源:莊河伯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