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殘殺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有些人會用兄弟殘殺來描述這件事情,俄羅斯一直把烏克蘭當成小弟,就像中國也一直強調和台灣是兄弟之邦,那為什麼兄弟會自相殘殺?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發現?自從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之後,兩岸一家親、統獨假議題的聲音突然不像以前那麼囂張,甚至包括學姊在內,應該都希望沒有講過這樣的話。

普丁面對現在的情況很難收拾,這場戰爭並不像十字軍東征,其實普丁打算在一兩個禮拜之內能夠結束,把頑劣的小弟教訓一下,然後帶烏克蘭回帝國的家,可惜事與願違。

中國戰亂的時候,國民黨和共產黨常常以兄弟互稱,彼此互相殘殺。法國大革命中,也有成千上萬的人以兄弟情誼的名義被斬首,斷頭台是呈現兄弟感情美好最特別的象徵。

其實背後的邏輯並不複雜,這種所謂兄弟情誼是人為的,不是來自共同成長的經歷,而是來自渴望,這是一個目標,而不是一個起點,不是基於柔情,而是基於同質化的願望。

兄弟是一家人的關係,手足如此親密,以至於甚至可以捆綁在一起,如果一個人認為另一個人不好,尤其是哥哥必須讓對方清醒過來,必要時用武力。因為中國國民黨轉進台灣,許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以為和台灣有共同的歷史、語言和文化,感受到莫名其妙的聯繫。

台灣以及烏克蘭在過去幾十年,逐漸實現民主化,重視自由人權,坐向並且成為西方自由社會世界的一員,這是中國和俄羅斯在這種自以為兄弟連結當中最大的威脅。

中國和俄羅斯扮演大哥的角色,大哥不能讓這種事發生,一定要想辦法阻止,俄羅斯侵略的藉口是「去納粹化」,台灣沒有這種納粹的歷史,可能沒有辦法抄來用,或許會用類似「去美帝化」之類的口號。

貝多芬譜曲,席勒作詞的《歡樂頌》An die Freude,中間有一段歌詞是這樣:神奇的力量施展,融合撫平偏異與歧見,四海之內皆為兄弟,駕乘羽翼齊展翅翱翔。

世界哪有那麼美好?亞當和夏娃的兩個兒子,該隱和亞伯,最後兄弟殘殺,一個殺死另外一個。

叫你一聲兄弟,然後把你殺死,俄羅斯和中國對烏克蘭和台灣,大概就是這樣!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