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不能尊敬台灣?

以前我在雜誌社上班的時候,大家喜歡做一種「國家系列」,就是到其他國家採訪他們的產業、著名的公司、政府的政策等等。

這種主題很好賣,因為台灣人很熱愛學習,總是想看看別人在做什麼,自己和別人差多遠。我從來都不覺得台灣人沒國際觀,我覺得台灣人是缺少作為國際社會一份子的位置,自然也沒有相應的作為和覺悟,沒有作為主人的意識,都被強制剝奪了。

我還記得有一次編輯部做了瑞士系列,去採訪的姊姊回來以後活靈活現的說,瑞士人七點就上班,他們如何勤奮,手工鐘錶業有何秘訣,可以保持最準時、最精密的機芯,瑞士人永遠都不會在這個行業被別人取代。當時我聽了很羨慕,也私下做了很多瑞士銀行業的研究(對的我小時候就是莫名好學,斐陶斐)。

剛剛我在line群裡面看到朋友說,他看了陳凝觀訪問力積電的老闆黃崇仁,黃崇仁說台灣的半導體別人就是做不起來,我的朋友問這到底是為什麼。

我正想著要怎麼去解釋這種奈米級的產品,在蘋果MacBook和iPad Pro這種產品裡面所用的M1處理器,這麼小的一片板子上面就有160億個電晶體,滿滿的CPU、GPU、神經網路引擎和各種線路。這種奈米級的精細產品,不是台積電一家公司好就能做出來,上上下下所有的供應商、封裝廠,全部都要好才行。要非常精密、極度精密,而且還要快、要有量、產能要大。

最近我和朋友們一起review一個投資案,只是非常小的一個材料,但這個產品要能在市場上做到好,那也是要經過無數考驗。這不是什麼台灣只有台積電一家公司,完全錯,那是一大串的公司,一整個生態體系,整個都要很優異才做得到。

我想要說,這種奈米級的產業,他需要的精密、精準,你如果會尊敬瑞士鐘錶業,你為什麼不能尊敬台灣?

我想到那年那個姊姊去瑞士採訪回來興奮的樣子,我想到那個時候,即使我只是一個小小財經雜誌的記者,我也是24小時開著手機等我的編輯打電話給我,我也是早上總編輯七點決定換封面,九點我就能坐在辦公室裡,趕著晚上十二點的截稿deadline。

我們誰不是這樣,你聽過多少半導體公司員工燒肝的故事,台積電的工程師去爬玉山,在帳篷裡還要保持手機訊號,怕公司找。我們誰不是這樣,你說台灣人這種工作習性不好,大頭,這個世界上我所聽過所有卓越的公司都是這樣,在東京在首爾在矽谷在巴黎,我巴黎的朋友說在一流公司上班壓力大得不得了,也是沒有下班時間,世界上所有卓越的公司都是這樣,即使是大家以為很懶的巴黎。

我們看得到別人,卻看不到自己,我們台灣人誰不是比瑞士人還認真,我們早就建立起一個精密產業,如果沒有卓越的民族,沒有這種把事情做好的民族性格,怎麼可能有卓越的公司,卓越的產業?

熱愛學習是台灣人的優點,可是我們如果能看得到別人的優點,理應也要能看到自己的優點,我們不是一個只能羨慕瑞士的國家,我們跟瑞士一樣,都是這個世界上非常卓越的國家。

#好我要去看球了掰

< 資料來源:Emmy追劇時間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胡采蘋

胡采蘋
有趣的政治財經事務聊天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