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寂寞的呂秀蓮

最近看到兩年前的一則假消息又出現了,說呂秀蓮又發表謬論,把維護民主自由、不願意接受中共專制統治的台灣人扣上「仇恨」的帽子?

對於這則假消息,我原先信以為真,特別想請問她:

當年「黨外」民主運動時代追求民主自由的呂秀蓮走了嗎?怎麼不敢叫中共放棄專制極權?就像妳呂秀蓮當年向中國國民黨要求民主一樣。

現在知道這是假消息,雖然稍稍寬心,但感覺呂副為何容易被利用來放假消息,良有以也,那是她卸任副總統後的言行有以致之。

我忍不住想起我以前與呂副曾經有過一些互動,但最後卻又是如何分道揚鑣?

我在回憶錄《小瘋人生》有如下交代:

我在政大讀書時,就知道呂秀蓮是當時女性運動的先驅。轉學淡江那一年, 讀到她的《新女性主義》一書,至為景仰。他的名言「先做人,再做男人或女人」,至今印像深刻,這是以「人權」為前提的思考。他創辦的「拓荒者出版社」的書, 我也購買過數本,其中她寫的《台灣的過去與未來》一書,給我印象最深刻。

「黨外」運動時期,我擔任《八十年代》雜誌編輯,才與呂秀蓮有一面之緣 (記得是司馬文武帶我和他餐敘)。

她在出版《台灣的過去與未來》一書的三個月後,就因「美麗島事件」被捕 入獄,被軍法判處有期徒刑 12 年,1985 年假釋出獄。我才再有機會與她有過數面之緣。

2000 年呂秀蓮任副總統之後,於總統府成立「人權諮詢小組」(10 月 24 日正式成立),呂副總統任總召集人。聘請約廿多人擔任諮詢委員,我從 2002 年起也被聘為委員。記憶中曾經出現在會議中的其他委員還有:尤美女、李明峻、邱晃泉、洪貴三、柴松林、許世楷、焦興鎧、陳隆志、陳耀昌、 賀德芬、黃文雄、黃富源、黃爾璇、黃默、楊憲宏、廖福特、劉興欽、蔡明華、 蔡明殿、謝金河、簡錫堦、羅榮光、蘇友辰、蘇進強、釋淨耀...。

「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下分六個分組,我分屬在「人權思想教育分組」。[中略]

前已述及,2006 年 8 月 12 日起「紅衫軍」之亂開始,來勢洶洶。有一天, 呂副總統召集我們人權小組的委員到總統府開會,我記得參加的人大約十多人。 呂副總統談話中暗示大家(其實說「明示」亦無妨),大意是說,這次外面紅衫軍運動澎湃洶湧,陳總統看來是很難抵擋,所以她(呂副總統)已有隨時準備(接班)的 打算。談話中,呂副總統還介紹我們可以去看一部影片叫「白宮女總統」。

全場靜默無語,只有我忍不住發難,我發言大意是說,「紅衫軍」假「反貪 腐」之名而起,藍營政客藉機進行政治鬥爭,副總統應該和陳總統站在一起,最好不要涉入政治鬥爭,以免外界誤會、揣測...。

呂副總統回了我一些話,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用詞是「我不怕!」。我心裡想,你不怕,我怕!但我沒有說出口,只再說了幾句話,我知道多言無效,就閉嘴了。其他委員仍沈默不語。

那一天,我終於體會到呂副總統自比「深宮怨婦」的心情。我離開總統府, 心中無限鬱悶。

此後,呂秀蓮沒有再通知我開會(雖然我知道人權小組仍有在聚會),我的「總統府人權諮詢小組」的委員身份也就到此為止。

(附記:本則貼文原擬貼一張與呂副的合照,以活潑版面,但是貼上之後,越看越礙眼,只好拿掉!不貼了!)

< 資料來源:李筱峰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筱峰

李筱峰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彭明敏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曾任《八十年代》雜誌執行主編,報社記者、編輯、主筆;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教授。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