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斌相關文章

紀念二七部隊的感動下午

紀念二七部隊的感動下午

  「面對貪污腐化、獨裁橫行、屠殺百姓的不義政府,人民有反抗權利。不敢反抗不義的民族,是沒希望的民族。 二七部隊擁有強大武器,沒拿來為非作歹,搶劫殺人,而是拿來取代無能、失能的政府,是拿來維護台中社會秩序、治安。女青年包飯糰,照顧傷患,共同保護自己的城市。 廿一師逼近台中,二七部隊為免市區燃起戰火,生靈塗炭,毅然退往埔里山城決戰,二七部隊的深明大義,值得大家敬佩與懷念。」 這是今午,我在主持緬懷二七部隊,全體肅立、靜思一分鐘時,所朗誦的話語。我並以「二七部隊精神,將帶領我們走向台灣獨立建國的康莊大道」做結語。 感謝熱情參加,二七部隊紀念碑座落的小小公園,大家摩肩擦腫,一位難求。 100歲的鍾逸人前輩依然身強體健,一點都不像百歲人瑞,致詞口條流利。證實我形容的「耳聰目明,身手矯健、聲如洪鐘」。他特別感謝林佳龍市長任內,大力支持、配合才能興建二七部隊紀念碑。 林佳龍部長稱讚「二七部隊,台中精神」,他表示鍾前輩是「永遠的部隊長」,致詞同時懷念過世兩年的警備隊長黃金島。今天欣逢鍾前輩100歲,林部長還特別訂了一座三層蛋糕,與鍾前輩共同切開,分享全體參加者。 薛化元教授鼓勵大家努力、追尋二二八歷史。他以任董事長的二二八紀念基金會,也是今天的合辦單位,專程南下,令鍾逸人前輩感動不己。 楊翠穿著昔日台中女中制服,和同樣穿著綠色制服的十位同學,一起發飯糰,最受囑目。這批綠衣天使,到場發飯糰,是為了向當年的校友在動亂中,包飯糰提供二七部隊食用致敬。 高人氣的林昶佐〈Freddy〉委員,以閃靈樂團的二七部隊歌曲《烏牛欄大護法》,來向二七部隊致上最高敬意,他說有些人以奇怪方式紀念二二八,但永遠有我們這種以紀念、詮釋歷史的方式,來探究這場災難所帶給台灣人的意義。 李筱峰老師臨時被鍾逸人前輩指定「安可」致詞,完全不需準備的李老師,順手拈來鍾前輩二戰結束時,在台北以五十元買了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攜回台中門前懸掛。這種熱愛「祖國」的青年,一年後竟帶領民軍二七部隊與國府軍對抗到底,並坐了17年黑牢。李老師說:「我們站立的土地才是祖國,腳下以外的別人土地,都不是祖國。」贏來滿場熱烈掌聲。 最有台灣心、台灣情,最能唱出台灣味的福爾摩莎合唱團,為二七部隊獻上《勇敢的台灣人》、《台灣翠青》、《台灣百合》三首歌。讓全場充滿溫馨、感人的氛圍。 來賓太多了,不克一一點名,還請諒解。四、五百位懷念二七部隊朋友,共度一個「很有台灣味」、「很有台灣精神」的下午。 相片:廖建超提供。  
陳彥斌 2021-03-07
為什麼「吃飯糰,紀念二七部隊」?

為什麼「吃飯糰,紀念二七部隊」?

為什麼「吃飯糰,紀念二七部隊」? 我們舉辦紀念二七部隊,會發送飯糰給參加者,不少朋友都問:「為什麼?」 故事的緣起,是1947年二二八動亂中,台中青年憤而包圍警局、憲兵隊、營區後,接收大量武器,而成立民軍「二七部隊」。這支四百多人的隊伍高度自制,手中武器不是拿來為非作歹,而是取代失能的政府,維護社會的秩序、治安。 「二七部隊」以台中師範、台中商業、台中一中、台中農學院男學生為主。以台中女中、台中家政、台中醫院護理人員為主的女青年,則協助照顧傷患外,並集结起來包飯糰,供應二七部隊做為簡易伙食。 這段男、女青年,合作保衛台中城市的佳話,讓我們訪問過的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警備隊長黃金島、突擊隊長陳明忠…等都懷念不已。而白色恐怖時期坐了十三年餘黑牢的蔡寬裕前輩,當年14歲,也見證他協助推車送飯糰的深刻記憶。 所以,我們漫畫「二七部隊〈上〉」中,特別把這段感人故事繪出,並畫出蔡寬裕先生還是小伙子時,協助送飯糰的情節〈見圖,王永成繪製〉。 在追尋包飯糰的歷史中,民進黨創黨黨員陳居明表示,他的母親當年是台中女中學生,即有參予包飯糰。只是他母親已近90高齡,健康狀況不方便接受我們訪問。 不過,當年的飯糰極為克難,是以鹽水泡製生水煮成飯,捏成一糰一糰,每一糰加一顆醃漬梅子〈據說可以延遲飯糰餿掉〉罷了。但在那物質缺乏時代,二七部隊弟兄就吃得津津有味,七十幾年了還回味無窮。 3/7〈日〉下午二時,在二七部隊紀念碑〈公園東路、南京六街口〉。我們提供大家食用的飯糰保證好吃,因為是每天上午都要排隊才能買到的向上北路「周記」飯糰。 領飯糰不用報名〈我們準備三、四百個〉,有五位台中女中學生,穿著綠色校服在現場分發,懷念她們當年令人敬佩的學姊。但報名者可獲「二七部隊」紀念徽章一枚,且可參與漫畫《二七部隊》、《二七部隊紀錄片》抽獎。 請大家來和100歲的鍾逸人部隊長、交通部長林佳龍、薛化元教授、楊翠主委、林昶佐(Freddy〉委員,一起紀念二七部隊,一起吃飯糰。
陳彥斌 2021-03-04
無禁無忌食百二

無禁無忌食百二

無禁無忌食百二〈台語〉 台中紅十字會今天低調慶祝鍾逸人〈1921年生〉前輩100歲,促轉會主委楊翠和我…等獲邀作陪。我特別以一句台灣諺語祝壽鍾前輩:「無禁無忌食百二〈台語〉」。 鍾前輩就是無禁無忌,二二八事件中才敢擔任民軍二七部隊長,對抗精銳的國府正規軍。應驗了台語這句智慧語錄「無禁無忌食百二」。 鍾前輩今天精神奕奕,就如我常形容他的[耳聰目明,聲如洪鐘,身手矯健]。他絕對可以「無禁無忌食百二」。大家要等待,再為他慶祝120歲生日。 今天作陪的,還有楊翠姑姑楊碧和她先生,及白恐受害人陳列珍兒子陳永裕,陳列珍在白色恐怖時代坐牢33年10個月,是鍾大哥昔日火燒島的患難同伴,陳永裕買了一盒提拉米酥蛋糕,非常好吃。 鍾大哥,加油。請記得我83歲時,要為他慶祝120歲生日。  
陳彥斌 2020-12-27
血壽桃

血壽桃

血壽桃 1970年的今天(10/31〉,台中一位小四學童廖英豪,在校和同學排隊恭祝人類的救星、世界的偉人「萬壽無疆」後,很幸運分到一顆粉紅色的麵粉壽桃。一放學,他迫不急待回家和外祖母共享。 他為何住外祖母家?因為他沒有外公,母親又是獨生女,他自小就被安排和獨居、孤單的外祖母住。外祖母非常非常疼愛他。 他一進門,捏著壽桃炫耀。不料,一向慈祥的外祖母看到壽桃,馬上眼泛淚光,情緒激動一直注視他。之後,拉著他關閉家中的每一扇門窗。並要他坐下來,聲音顫抖的說:「應該告訴你這件事了…」。但接著更緊張說:「我今天告訴你的話,你出去都不能說。說了,你會死,我會死,大家都會死…」。 小英豪驚恐莫名,坐在椅子上聚精會神聽外祖母說,你的外公是很了不起的大人物,曾留學日本的律師,二二八事件前一年(1946〉,選上台中市唯一省參議員,又當選國大代表,前往南京參加制憲大會。你外公是台中一等一的「頭人」。 二二八事件時,你外公受台中市民託付,去台北向國民政府反應百姓心聲,向陳儀建議改革意見。但一去就未再回台中。僅知道他在朋友家被憲兵、警察帶走,說是「去和長官開會」。漫長二十幾年過去了,卻始終音訊全無。 大家都說你外公被殺了,我也相信他已經死了。但他為什麼被殺?怎麼死的?死後屍體在何處?我們完全都不知道。「他們」也恐嚇我們不能問、不能說!所以,「你出去都不能說。說了,你會死,我會死,大家都會死…」。 看到這裡,很多人應該知道小英豪的外公是誰?就是二二八中消失的台灣法學精英林連宗。他的外祖母是林陳鳳,夫君死得不明不白後,整日以淚洗面,仰賴基督才能繼續她的人生。她終生不再點畫胭脂,以素樸容顏來追悼冤死的夫婿。 小英豪的母親是林信貞,自林連宗北上那一天,她即日日夜夜等候父親歸來。1977年林連宗律師事務所老舊、殘破了,改建成大樓。她在特務、官僚百般施壓、刁難下,堅持將華廈取名「連宗大樓」。但她空等父親68年,於2015年間,到天國繼續尋找她的父親。 英豪兄告訴我這段悲情往事時,我心中升起的就是「血壽桃」三字。他在「血壽桃」50年後的今年二二八,代表受害家屬在中樞紀念大會致詞,對著蔡總統說:「我們受害家屬,每次看到那座紀念殺人魔王的巍峨殿堂,就像一把鋒利的刀,插在我們的心頭上,我們的心還在淌血…」。 蔡總統,民進黨完全執政五年了,這把插在二二八受害家屬心頭的利刃,該為他們拔起來了吧!
陳彥斌 2020-10-31
蔡英文只會賣芒果乾?

蔡英文只會賣芒果乾?

蔡英文只會賣芒果乾? 昨日碰到一個人,看著電視報導中國軍機一再擾台。他竟然說:「蔡英文只會賣芒果乾」。 我說:「明明中國軍機、戰艦越過中線挑釁,你怎會反過來罵蔡英文賣亡國感?」他說:「肚臍想也知道不會戰爭,中國人不會打中國人」,還教訓我:「台灣人最好騙,所謂中國挑釁,根本都是民進黨操弄媒體製造的氣氛。」我追問:「你為什麼這麼篤定?」他答:「會打,早就打過來了!」 我再問:「中國有這樣過侵門踏戶嗎?你沒看到中國近日東南方部署更多飛彈瞄準台灣新聞嗎?沒聽到所謂武統台灣,留島不留人嗎?中國官員還在斐濟公開毆打台灣外交人員…」他說:「這就是蔡英文不對了,怎會把人家搞到這麼憤怒?她的領導模式有問題」。我說:「那你覺得怎麼樣最好?」他說:「馬英九說了,元首不應該想如何戰爭,要想如何不戰爭?」 聽他這麼說,我拍拍他的肩膀說:「中國共產黨萬歲,習近平萬歲,馬英九萬歲。千錯萬錯,都是台灣人的錯,都是蔡英文的錯。」然後趕緊走開,我擔心自己掄起拳頭揍人。原來我碰到一位神經病,竟然把他當正常人,還想和他講道理。 台語有句歇後語「歹年冬,厚肖人」。武漢肺炎搞得世界難安,今年真是名副其實「歹年冬」。
陳彥斌 2020-10-21
蔡總統:「這種事,台灣不能再發生」

蔡總統:「這種事,台灣不能再發生」

蔡總統:「這種事,台灣不能再發生」 昨天我臉書提到白色恐怖中,賴瓊烟原本被軍法處判無期徒刑,卻被蔣介石改判死刑,而與其夫羅定天同時被槍斃馬場町,不少朋友分享都難掩憤怒。 其實,蔣介石擅改政治受害者死刑案例罄竹難書。2016年小英剛當選總統,尚未就任時,我忽接「聖旨」需陪她拜訪台中的韓家璧女士。韓女士先生顧瑛原也被判無期徒刑,但蔣介石批示「發還更審」,沒有一位軍法官膽敢違逆下,顧瑛有再大的冤屈,也只能被綁赴刑場槍決。 當天,蔡總統走進顧家大門,看到韓女士的第一動作,就緊緊抱住說:「這種事,台灣不能再發生」。韓女士也緊緊摟住蔡總統,眼泛淚光!在旁的我,看著這一幕,既感動,又感慨! 蔡總統是看到我們製作的台中第一本白恐專書«因為黑暗,所以我們穿越»,其中一篇〈折翅蝴蝶,迎向島嶼天光〉。敘述從江蘇來台的一對恩愛鴛鴦,先生顧瑛在公務局台中運輸處工作,1955年三月間,忽然接獲一紙軍法處的傳訊通知,想不到北上後就不再回來。兩年後的1957年間,太太韓家璧才收到判決書,指顧瑛因是匪諜,被判死刑,並已被槍決。遺體由台北同事收屍、火化,放進一處納骨塔。 晴天霹靂消息,讓韓女士幾近崩潰。但來不及呼天搶地悲傷,她立即要帶著六歲女兒、四歲兒子搬出公路局宿舍,沒有任何收入的她馬上要露宿街頭。幸好先生同事伸出援手,一人20元,五人共100元,每月偷偷摸摸暗助她。她在台中第五市場租了一間六坪小屋,靠為人修改衣服勉強度日。 這間六坪小屋,他們住到兒子退伍後要成親,女友父母前來探門風。準岳母當場責罵女兒:「這個家沒廁所、沒浴室,妳也要嫁過來」。因為長年來,他們使用的是公共廁所、浴室。好在準岳父說:「這女婿雖然什麼都沒有,但他是台北工專畢業的」。意思是台北工專是金字招牌,以後一定很有出息。這對有情人才成眷屬。 韓家璧對顧瑛被控「匪諜」,一輩子都不能接受。顧瑛是在中國對日戰爭間,國共合作時,曾在家鄉就近投入共產黨的新四軍抗日,但隨著戰爭結束就脫離,來台後也曾辦理「自新」。只是他的「自新」被認為不夠徹底,被懷疑他在台還負有任務。 韓家璧說,顧瑛生活簡單,愛家、愛妻、愛小孩。下班回家幾乎就不出門。如果負有什麼任務,應該會有酬勞、津貼,但他們家就是靠顧瑛在公路局一份薪水過日子。 顧瑛原被判無期徒刑,但蔣介石大筆一揮「發還更審」,在戒嚴時期就必死無疑。訪問韓家璧女士時,她還不知道,我們取出公文影本證明時,她媳婦在廚房耳聞,跑出來大聲說:「國民黨殺你老公,你還每次投票給國民黨」。 面對媳婦斥責,韓女士當時幽幽的說:「跟著國民黨到台灣,就覺得要永遠支持他…」。身處大時代的悲情、不幸,真是要感嘆天地不仁…! 韓女士兩年前走了,到天國去會她相思一輩子的夫君。她和蔡總統緊緊擁抱的畫面,則讓我永留腦際,祈願是台灣新時代永恆、永恆的島嶼天光。  
陳彥斌 2020-10-08
白恐受害人王春波仙逝

白恐受害人王春波仙逝

白恐受害人王春波仙逝 87歲(1933年生)的王春波前輩,近來健康惡化,日前促轉會、紅十字會與我們才前往探視,昨夜即過世家中。他在白恐受害中,雖僅被非法拘禁10個月,但他二哥王義火被處死。此案更慘的,是台中一對恩愛夫妻羅定天、賴瓊烟同時被槍決。 此案稱「省工委會季澐案」,發生於1950年。曾留學日本學習無線電的台中青年王義火,被控與來自中國四川的共產黨員羅定天,共同籌設無線報務與中共聯絡。王春波因與二哥王義火同住,「順便」被逮捕,當時他僅17歲,尚未成年。 羅定天與台中姑娘賴瓊烟戀愛結婚。倆夫妻被捕時,將才兩歲的兒子一起抱進牢房。軍法處原判季澐、羅定天、王義火、黃石岩四人死刑,賴瓊烟、徐淵琛無期徒刑。但案子送到總統府,蔣介石將賴瓊烟、徐淵琛改判死刑。 賴瓊烟被槍決前夕,通知父親到監獄將兩歲兒子抱回娘家。兩夫妻則在1950年11月18 日清晨,同時在馬場町槍決。 我自2015年起追尋台中白色恐怖受害,即將羅定天、賴瓊烟當年僅兩歲兒子列為重點找尋對象。原本全無著落,後經高人秘密指點,終於尋獲。這位自小父母被槍殺,由舅舅帶大的苦命子,因外公是貧困農家,成長過程非常艱辛,初中就輟學當機車修護學徒,所幸退伍後創業有成,1980年初到六張犁亂葬崗中,將當年被草草掩埋的父母遺骨迎回台中安葬。 只是,他雖與我電話言談兩小時,道盡心酸、血淚,卻不願接受我的口述紀錄。他說:「太悲慘了,但願這種慘絕人寰大悲劇,不僅台灣不要再發生,全世界,全人類都不要再發生!」
陳彥斌 2020-10-07
總統直選,台獨必成

總統直選,台獨必成

總統直選,台獨必成 相片是1996年台灣首次總統選舉,我出任彭明敏中台灣執行總幹事。 那場選舉,因李登輝位居優勢,收割台灣人感情。加上國民黨威權意識猶存,連綠營都有人說:「我們不能贏,贏了可能引發軍事政變」。所以民進黨打得格外辛苦。輔選團隊眼看勢難可為下,乾脆將宣傳、活動重心用於「台獨理念」,配合被視為「台獨教父」的彭明敏選舉。 有天下午,一位戴著眼鏡,狀似老師的中年男子,到中台灣競選總部對我說:「你們宣傳『台獨』不必氣急敗壞,因為台灣直選元首,『台獨』就自然成形了。這也是中國為什麼要打飛彈恐嚇、騷擾台灣的原因。」 他進一步說:「只是選舉結果的『台獨』形態不同。彭明敏當選是A型台獨,台灣將走向完全自主的『台獨』。李登輝當選是B型台獨,台灣將維持以中華民國為名的『台獨』。而林洋港、郝柏村如當選,是要向中國搖尾乞憐的C型『台獨』,只是他們的『台獨』頂多是爭取自治。」另一位候選人陳履安不成氣候,他未評論。 多年來,此一「總統直選,台獨必成」論述,我覺得頗有道理。但近來看到當了八年總統的馬英九,大喊「首戰即終戰」…等自我淪亡論,對這位高人的解說不禁有了感慨與懷疑。
陳彥斌 2020-10-06
「反抗,要先反抗自己的懦弱、貪婪…」

「反抗,要先反抗自己的懦弱、貪婪…」

「反抗,要先反抗自己的懦弱、貪婪…」 這是作家李喬今天在清華大學演講,開頭第一句話。贏得如雷掌聲。 清大圖書館展覽「台灣李喬的文學世界」,今天開幕。並請李老師談「我的反抗文學」,以及「我在新竹師範的歲月」。86歲的他,精神奕奕,言語流利,邏輯分明。 會後,並由才女劉慧真充滿溫度的導覽,她對李老師作品的熟悉,思想、脈絡的清楚,為大家上了一堂豐富的「李喬學」。 客委會主委楊長鎮臨時出席,致詞說:「一口油井的意義,不在它儲存多少容量,而在它能噴出多少石油」。我最為稱道。因為李喬一生已書寫一千多萬字,他是台灣罕見的多產作家。一輩子都奉獻台灣文學。 李喬文學的核心,確實是「反抗」,從他最經典的«寒夜»三部曲,到«埋冤1947»,及«結義西來庵~噍巴年事件»、«情歸大地»…等都是。反抗,是人類神聖的偉大情操。 今天有幸陪李喬老師「清華行」,更感謝清大圖書館策展這麼有意議的精彩文學展。(相片大都取自清大圖書館網頁)    
陳彥斌 2020-09-23
我與救國團的恩怨情仇

我與救國團的恩怨情仇

我與救國團的恩怨情仇 相片是我高中時代,參與救國團寒假阿里山健行活動。當時多麼年少英發,也是難忘的阿里山行。這是救國團帶給我的美麗記憶。 1992年我任«自立晚報»台中縣記者時。偶然發現台中縣府通過一筆搬遷費(數字已忘記,約數十萬元左右),要補助中縣救國團團部遷移新址。我寫新聞抨擊縣府圖利救國團。 當時是黨國不分時代,這種新聞見怪不怪,原本沒有媒體跟進。但我進而發現,救國團團部竟然是佔用台中縣地三、四十年,不曾付一毛錢租金,建物老舊了要搬遷,還要強索一筆搬遷費,這簡直是「吃人不吐骨頭」。我新聞繼續追擊後,有幾家報社跟進。 接著,有人向我揭發,救國團要搬去的新址土地,是縣府以極低價位廉售的。我查證無誤後,又發了這則重大圖利救國團新聞。新聞越演越烈之時,有學校老師向我舉發,救國團原址土地不僅是縣府的,且這棟老舊建築物當年起建時,是向學生發起不樂之捐,「一人一元」運動募來蓋的。我向教育局、救國團求證,他們都以年代久遠,不願也不能證實。我雖持平報導、披露,但救國團內部卻已雞飛狗跳。 上演不完的救國團新聞,引來以民進黨員為主的「打擊特權促進會」發動抗爭,動員群眾向中縣救國團丟雞蛋抗議。眼看風波越鬧越大,當時的台中縣長廖了以找我溝通,他說:「救國團都在做好事,你為什麼那麼敵意?」又說:「他們沒地方辦公,不補助搬遷,他們怎麼辦?」 我說:「救國團怎麼辦?不是縣長的事,是李鐘桂(當時的救國團主任)的事」。接著我笑笑說:「其實我人生美好的記憶,都是救國團給我的。高中時代的每年寒、暑假,我幾乎都參加救國團活動,包括北海岸健行、阿里山健行、合歡山健行…等,每次三、四天,或一個禮拜,是我永遠懷念的青春時光。但是救國團吃定政府、社會、人民,卻是不爭的事實…」。 看這張照片,不禁要感謝救國團。但想著救國團近來在強辯他們不是國民黨附隨組織。證之當年這起新聞的發展,昔日救國團豈是「吃銅吃鐵」可以形容。
陳彥斌 2020-09-16
「吳寶春」風光不再

「吳寶春」風光不再

「吳寶春」風光不再 吳寶春兩年前,自稱是「中國臺灣麵包師」,被大家發動拒買抵制,我也從此不再進門。 剛剛在烏日高鐵站,坐在「吳寶春麵包店」旁,觀察了約10分鐘,才見有一位顧客上門。果真風光不在。 或許吳寶春不在乎,畢竟中國市場太大。我們就祝福他去中國大展鴻圖,最好不要回來台灣了。
陳彥斌 2020-09-09
普篩之亂落幕,揪出罪人!

普篩之亂落幕,揪出罪人!

普篩之亂落幕,揪出罪人! 如把葉彥伯引發的防疫爭議,稱為「普篩之亂」。落幕了,事件中企圖打擊、瓦解防疫中心,甚至不惜動搖國本之輩,我們是不是應該拿出照妖鏡,讓他們一一現形。 第一罪人非國民黨主席江啟臣莫屬。在事件之初,竟然以「陳時中負面能量提高,鼓勵立委下去加油」。之後,又傳出國民黨中央意圖串聯14縣市長,聯手與防疫中心對抗。這位外表溫文儒雅的主席,安的是什麼心? 江啟臣出身豐原農家,自小奮發向上,學、經歷俱優,也是國民黨耀眼明星。想不到他的政治邏輯是為了打擊執政黨,即使擾亂防疫,置台灣社會於疫情風暴也在所不惜。令人既感嘆,又憤怒! 其次,是楊志良、葉金川、邱淑媞之輩。政治人物因對立而攪亂一池春水,也就罷了。此三人中,楊、葉都曾任衛生署長,邱也是衛生界高官,竟然在事件中火上加油。他們都曾領導醫療、衛生,試想如也被這樣杯葛、踼館,如何貫徹規劃、政策。 葉金川、邱淑媞2003年SARS風暴時,即輔佐台北市長馬英九對抗中央。當時朝小野大,國會藍大於綠,加上馬彼時聲望如日中天,擅自封鎖和平醫院,把防疫搞得大亂,人心惶惶。好在這次國會綠大於藍,且防疫中心普受社會肯定,否則難保又重蹈覆轍。 第三是當事人葉彥伯。葉彥伯勇於任事,曾破獲塑化劑、黑心油,博得「食安英雄」。尤其他面對財大勢大的頂新集團毫不妥協,是罕見衛生高官。但他這次的「勇於任事」,卻將他的英名毀於一旦。 葉彥伯最爭議的,是確知自己違抗疏失了,竟說「重來我還是會做」。這種堅持「錯到底」的官員,令人不敢恭維。不過,他在「萬人檢測」報告公布時,坦言「台灣社區是安全的」,無異唾沫自乾,也證明現階段普篩是沒必要。這位勇於任事的局長,這次看來是有嚇到了。 其他如陳秀熙、詹長權…等,大家也應繼續觀察。因為他們在事件中的言語,令人難測高深,他們的目的讓人有股煙霧未散。 陳時中則在事件中,展現大將之風,面對責難不急不徐,沉著、冷靜面對。他一開始祭出政風查察,被百般攻擊,事後證明是對的。公務單位衍發爭議,由政風查察釐清,也可追究權責歸屬。他領導的防疫團隊優秀、堅強,這是台灣人的福氣。 不過,陳時中的防疫中心,讓台灣平和度過春、夏兩季。但世界衛生組織都已警告疫情將在秋天再起,病毒的變化更詭譎難測,台灣和各國一樣,還是要面臨更嚴酷考驗。期待陳時中,也要期待大家配合,期待天佑台灣。
陳彥斌 2020-08-28
曾被霸佔的最美建築

曾被霸佔的最美建築

曾被霸佔的最美建築 台中的美麗建築很多,但我眼中最美是這一棟。建於1911年(明治44年)的台中市役所。也是台中首座仿巴洛克西式建築。 外觀雄偉、美麗的歷史建築,目前樓下委外給民間經營餐廳,樓上提供文化展覽場地。為了協會九月將舉辦的走讀活動,昨天前往踏查。我流連古色古香空間中,忽然想到一句台灣諺語「有毛吃到棕簑,沒毛吃到秤錘」,不禁笑了起來! 為什麼想到「有毛吃到棕簑,沒毛吃到秤錘」?那是因這棟建築從1950年代起,即被國民黨無償霸佔為台中市黨部。直到1987年民進黨台中市黨部成立,我擔任執行長時。配合當時黨籍議員王世勛在議會質詢,發起「討市產」抗議,由故立委劉文雄擔任總指揮。那時剛剛解嚴,街頭抗議還很新鮮,加上市役所前面就是台中州廰,當時的市政府,正值下班時間,引起數以千計民眾圍觀。 故立委劉文雄(非親民黨那位)口才非常犀利,拿著麥克風站在宣傳車上嚴厲控訴。其中,我印象最深的話語,就是他罵國民黨來台灣,「有毛吃到棕蓑,沒毛吃到秤錘」。意思是鴨霸、胡作非為,只要喜歡,都是他們的。霸佔市產三十幾年,沒付過一毛錢租金。呼籲市民一起「把國民黨趕出去」。 被民進黨掀出來抗議,當時國民黨市長張子源在「十條理,說不到一條」下,協調國民黨搬遷,還編了一筆不小的搬遷費,並提供目前黃金地段的東興路、大隆路口土地,以極低價位售於國民黨,起建市黨部運作至今。 美麗的建築中,有著台灣罵人的諺語,加深我對這棟歷史建築的特殊記憶。(相片是洪碧梧拍攝) 註:「有毛吃到棕簑,沒毛吃到秤錘」。意思是有長毛的東西,只有昔日當雨衣的棕蓑不吃。無毛的東西,只有鐵製的秤錘不吃。    
陳彥斌 2020-07-09
黑道大哥的真言

黑道大哥的真言

黑道大哥的真言 1999年間,我當《台灣日報》中部新聞中心主任時,一位記者寫稿得罪一位道上大哥。報社連續兩天接到多通騷擾、恐嚇電話。總機小姐嚇得找我哭訴。我說:「這種電話再打來,轉給我!」 沒半小時,就真的打來。我還來不及出聲,對方就三字經、五字經,還放話「到報社丟手榴彈」。我才有機會表明身分,並說:「我能和000大哥說話嗎?」對方聽到我報出他大哥名字,沈默幾分鐘後,電話那端傳來:「我是00,歹勢,小弟較衝動…」。然後說:「明天中午,你來招待所一起吃飯好嗎?」我應允後就掛斷電話。 隔天中午,兩位採訪主管陪我去見這位赫赫有名的道上大哥。初見面,我難以相信眼前這位長相帥氣、英挺的年輕男子,竟是縱貫線上的知名大哥。更無法想像的,他表示正值法會期間,他持齋吃素。 一番寒暄後,他開門見山說:「主任,我打聽過你,你不是亂來的記者。但這件事我要說清楚…」。原來他不是怪我們記者寫新聞太片面,畢竟他們道上兄弟拒絕被採訪,無法平衡報導。他是怪我們把他寫成被一位當時在台中叱吒風雲的人物霸淩。 他指著大門說:「你相信嗎?那個你們眼中不可一世人物,走到門口,我叫他趴下,他馬上從門口爬進來。我抬起腳來,他就要舔我的腳指頭…」。 我之所以回味這段新聞工作過往,是因近日每看到柯文哲對菊姐指三道四,冷嘲熱諷。我就想到這位黑道大哥說的話。整天機關算盡,卻瘋言瘋語的柯文哲,如要晉見為台灣民主奮鬥一輩子的陳菊,就只配在門口跪下來,爬進去舔菊姐的腳指頭。 我有幾位柯粉臉友,請你們分享給柯文哲知道。拜託!
陳彥斌 2020-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