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Lu相關文章

臉書沒人性

臉書沒人性

兩個心得: 1. 臉書使用的 AI 沒有想像中的厲害,才會在這一則 Trump 跟大家說他兒子確診武漢肺炎的情況下還要打上 Biden 才是總統大選獲勝者的警語。大概臉書是只要看到 Trump 呼吸就要加上警語了。 2. 臉書沒人性。 #試用其他替代社群媒體中  
CCLu 2020-11-22
雷根之後最好的美國總統

雷根之後最好的美國總統

在 1854 年的 Kansas-Nebraska Act 裡,美國國會允許新增加的領土可以蓄奴,打破了之前在 1820 達成的 Missouri Compromise (註1),因此催生了一個反對蓄奴的新政黨。該政黨在 1964 年平權法案 (Civil Rights Act of 1964) 中的投票記錄為: 眾議院:138-34 (80-20%) 參議院:27-6 (82-18%) 另外一個政黨的投票記錄則是: 眾議院:152-96 (61-39%) 參議院:44-23 (66-34%) 就算是不知道這段歷史,大概也可以猜的到答案,既然會賣關子就不會是看起來明顯的答案。這個因為反蓄奴而成立的政黨是共和黨,在平權法案中以更高比例在兩院中支持民主黨籍的 JFK 總統提案的也是共和黨。 共和黨跟民主黨在立場上因為他們的選民以及某些重大事件轉了很多次彎,所以「川普劫持了共和黨」這樣的說法其實並沒有意義,比較正確的解讀是共和黨在面臨轉型的時刻剛好遇上了 Donald Trump。不管他這次是否能夠當選,接下來的共和黨領袖都不會是這種風格,而共和黨也不會走回原來的路。 我在回顧2008金融風暴的時候,才逐漸體會到George W. Bush被嚴重低估了。因為一場事後被發現「師出無名」的伊拉克戰爭,他在2004年競選連任的時候被媒體攻擊的體無完膚。今年看了媒體對付Trump的手段,其實覺得很多東西似曾相識,其實有不少都是Bush當年領受過的。只是Bush究竟是傳統政治世家在長春藤盟校教養出來的,媒體的攻擊有很大一部份集中在笑他笨。 在 Donald Trump 接近四年執政後,我個人給他的評價是Ronald Reagan之後最好的美國總統。他的一些政策雖然在意識形態上看來跟傳統的保守價值相左,譬如說他對中國施加關稅並且讓美中貿易戰節節升高、威脅退出WHO、反對多邊貿易協定以及緊縮移民政策等等,這些都不是過去幾十年來共和黨的政策。 不過如果能夠忍受Trump的大話成性個性以及他的 tweets,直接看他的成績的話,Trump值得更高的評價。先從簡單的談起:他讓以色列跟阿拉伯國家談和,把美國大使館遷到Jerusalem,讓那些認為巴勒斯坦問題不解決阿拉伯半島就一天無法進行和平談判的專家吃土。另外一個火藥庫巴爾幹半島,也在美國的斡旋下獲得了最起碼是暫時的和平。這是兩個諾貝爾和平獎,不過挪威大概寧願頒給以阿和巴爾幹半島的政治人物,最多頒給美國國務卿,他們是不會把這個獎給Donald Trump的。相較之下,剿滅ISIS只算是小菜一碟,但是Obama連那個也無法做到。 另外一點我認為是重要政績,但是很多反對Trump的人卻深惡痛絕的,是他改變了很多行之有年的國際秩序。這裡包括了放棄多邊貿易組織而改採雙邊協定,不只對中國,也對很多美國的盟國發動關稅戰,還有退出巴黎協定,以及在北約跟朝鮮半島要求接受美軍保護的國家必須買單等等,最近還可以加上要退出WHO這種重要國際組織。 美國的國力以全球的眼光來看的確是衰退了,經濟體及股市在世界中的佔比在過去半世紀中都持續下滑。不過這並不是美國退步,而是許多後進國家用更高的速度成長。在這樣的情況下,持續以往的世界警察角色,其實只是打腫臉充胖子而已。不管在北約還是在亞洲,美國如果不再提供免費的安全服務,其實是確保美國國力與領先地位的常識性的作為。 上次Robert Merton來到台灣,在政大演講那場提到對中國的貿易戰以及關稅,他一語道破了事情的本質:是的,貿易戰會降低總福利,美國人的福利也會因此下降。但是國防支出一樣對經濟成長沒有直接幫助,讓總福利下降,我們卻不會說國防支出是沒有必要的。 某些Trump的政策未必會有他所說的效果,就以美中貿易戰來說,那些工廠撤出中國後也不見得會回到美國去,未必能夠創造他所期望的製造業機會。不過這場貿易戰到後面的論述已經逐漸轉為要讓大家在公平的地位競爭,跟歐洲之間的攻防也慢慢的轉向這樣的講法。 我自己的博士班指導老師曾經對我說為什麼要有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才能打他們(汗),不過他卻跟許多經濟學家一起簽了反對對中國提高關稅的公開信。我不知道他現在是否會修改他的想法,預估在美國大學校園裡面要支持Trump的政策大約不是一件容易事,要支持Trump這個人更難。 在今年武漢肺炎之前,美國的失業率低過我唸書時所學到的自然失業率的可能水準,但是大家雖然覺得景氣盛極必衰,社會卻也沒有 1953 年5月失業率低到2.5%的氛圍。(註2) 今年夏天的BLM看起來讓Trump丟掉了很多黑人選票,不過在去年年底的評估,他是有可能拿到比2016年更多的黑人選票,因為那時候黑人社區的失業率也下降了很多。其實由降低失業率開始,那才是真正解決種族問題的第一步。失業率降低後會帶來犯罪率下降,社區的教育水準會逐漸提升,由此慢慢改善下一代的生活。沒有任何政策是可以迅速扭轉種族之間的社經地位不平等的問題的。 如果要說Trump的個性很糟,望之不似人君云云,我也不想幫他辯護。我翻自己四年前的臉書發文,也是在共和黨初選的時候唉唉叫,希望Ted Cruz 或是 Marco Rubio 能夠打敗Donald Trump,或者Paul Ryan 願意在最後關頭跳下來選也很好。回頭看看那時的想法,如果Hilary Clinton當選我搞不好還會鬆一口氣也說不一定,因為她雖然是個糟糕政客,但是不像Donald Trump這樣不可預期。 結果這不可預期雖然製造了許多不必要的紛擾,但是卻也重新型塑了世界秩序。我沒有預期到任何政治人物可以做到的事情,卻在這四年裡面一項項改變。 包括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在內,這世界並不因此變的更糟。只是我們需要更認真的面對問題,而不是弄一個國際組織開開會就認為問題解決了,更不是在這些組織的制度被人利用了之後還相信這些組織創設時的美意。 被幾乎所有國際組織排除在外的台灣人比較容易看清處這一點,Trump做的事情只是揭穿大家不想拆穿的假象而已。 回到引述的WSJ文章來,在後川普時代,共和黨會修正他們對於「自由市場」的理念,而將政府介入市場納入他們的政策之中。這跟民主黨的政府介入還是有很大的差距,雖然我不見得在意識形態上認同這種改變,不過在政治現實上這應該是無法避免的。在這個民主黨大幅度向左轉的年代,這也是政治上很自然的選擇。 不管11月上旬或中旬是誰當選,在經濟這個面向上共和黨都會染上一層保護主義的色彩。不過這是否被視為反對貿易,還是要求重建合理公平的貿易秩序,就看大家的立場而定了。 註1:該妥協以及其後的立法中讓Maine 州禁止蓄奴,但是Missouri 可以,用這種方式來達成參議院裡南方跟北方的勢力均衡。 註2:那時候因為韓戰的關係所以景氣過熱,接下來馬上就發生了景氣衰退把失業率拉上來。 WSJ.COM Opinion | The Normalcy of Trump’s Republican Party His unusual personality obscures the GOP’s basic continuity and gradual pace of chang
CCLu 2020-10-20
Voting Day

Voting Day

 據說中選會規定,不管是在臉書更改候選人號次大頭貼,或是傳訊息幫忙,也都必須在28日晚上12點之後,就停止更新、傳送,否則已經違法。 民主國家居然有這種規定,實在鬼扯到了極點,不來挑戰一下實在對不起自己。如果連投票這種民主實踐的底線都做不到,遑論其他公民權的行使以及政策的討論。光是在網路上開罵是改變不了現實的,一大早看到一些老先生老太太坐著輪椅都去投票,年輕人不出來投票,將來還有沒有的投都不知道了。    
CCLu 2014-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