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哲文相關文章

PUA 一個分析韓國瑜言行的視角

PUA 一個分析韓國瑜言行的視角

近年來在兩性關係領域中,有種叫做把妹達人(Pick up artist,英文縮寫為PUA)的流派在悄悄流行,這派經過發展後把妹技巧逐漸精微化,但操作手法也愈見惡質,其後學甚至發展出所謂的「五步陷阱」,引誘該追求對象對其產生興趣、使該對象對其興趣深化後,再將該對象的人際關係網及精神狀態予以孤立、擊碎該對象的自信心,最後誘之以小利,讓被追求對象把你當作救世主般的存在,這樣就大「功」告成了。 仔細觀察韓國瑜這一年多以來的言行,實在很難不把這些言行與五步陷阱這套惡質手法聯想在一起。先講去年的高雄市長選舉,他先用誇張的言行吸引包含高雄市民在內的台灣人關注、用看起來草根俚俗的語言使所謂的庶民及對年金改革不平的軍公教等目標客群對其加深興趣,然後持續擴大網路聲量,離間高雄人對民進黨執政的信任感、說高雄又老又窮以擊垮高雄人的自信心,最後再在特定平面及電子媒體的強力配合下,將其包裝成高雄市民的救世主形象,因而在一一二四大勝陳其邁十五萬票入主高雄市府。 韓國瑜如果只是在高雄市內玩這套五步陷阱,惡害的範圍很難跳出高雄市太遠,但自從其破棄先前受訪承諾、用被動加入初選等手法營造泛藍萬民推戴的形象,進而成為國民黨提名的二○二○總統參選人後,在國際事務的領域中如果也運用這招,惡害的範圍就更令人不堪設想了。 容筆者直言,他上任以來至今關於國際的言行,很難不往他在幫中國對台灣PUA的方向做聯想。訪美的時候,在哈佛大學閉門演講侈言「國防靠美國、市場靠大陸」,明顯跟美國近年來要切割西方世界與中國的供應鏈等關係的最終目標不符,也讓美國政界學界對其增加不信任感;對日方面,自從交流協會七月二十五日表示並未主動邀其訪日後,其對日本訪客的言行就開始荒腔走板,先是接待自民黨青年局訪客大遲到二十五分鐘,後來更在接待日本學界一干研究台灣及東亞的前輩與中堅學者時出大包,不僅更改接待地點使訪客撲空,加上遲到、言談中也多所言不及義,甚至還放任韓粉出征訪問團成員松田康博教授的臉書專頁,嚴重打壞這些學者的印象;對東南亞事務則有「鳳凰飛走了,進來一堆雞」的超高爭議兼歧視性發言,已經被翻譯成印尼文並在其網路社群中流傳、遭東南亞各國人撻伐;然後就是最新的「黑人家裡需要擺蘭花嗎?」「台灣人去落後地區做生意」等發言。這樣下去,與台灣有關係的其他國家,除了中國以外,很難不被他得罪殆盡,若其真的當選ROC總統,會不會延續這樣的外交基調,進而塑造出「台灣只能相信中國、其他國家都不可信」的氛圍,加速台灣被鎖進中國?實在很難不令人擔憂。 以印尼文編輯的韓國瑜歧視新聞,已在移工、外籍新娘圈中瘋狂轉傳。(圖取自《Mbok Cikrak Official》臉書)   從PUA五步陷阱的架構去分析韓國瑜的行為可能有失嚴謹,但未嘗不是推敲其出格暴走言行背後真意其中一個可能的方向。當然筆者採用這套分析架構的目的,還是希望台灣人能夠在明年的總統及立委大選中擦亮眼睛、神智清明地做出正確的選擇,切莫再受不肖政客話術所騙,若台灣人都能做出正確的選擇,也當然是筆者的萬幸之幸。 (作者任職文化產業,新北市民)
吳哲文 2019-09-17
親中輕日併發症

親中輕日併發症

  作為未來日本政界中堅搖籃的日本自民黨青年局,每年都會安排訪台行程,今年九十人團的訪台之旅在八月廿日展開,蔡總統在台北、鄭文燦市長在桃園的接待行程上都堪稱平順,但參訪團行程昨天來到高雄後,不僅韓市長行程嚴重遲誤達半小時讓訪客乾等,姍姍來遲後市府副秘書長跟市長致詞也一稿兩用,簡直是荒腔走板,這無疑是國民黨長期忽略對日外交及韓市長各種個人問題共構的體現。 日本自民黨青年局局長佐佐木紀(前排左三)及日本青年領袖近百人20日造訪中信金控,外交部部長吳釗燮(前排左二)、日本台灣交流協會代表沼田幹夫(後排左四)等出席,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前排右三)表達誠摯歡迎。(中信金控提供)   國民黨黨政軍內最後一批知日派大概只到前海軍總司令莊銘耀二級上將,以其在日本政界與海上自衛隊的人脈推動廢除渡航證明書、恢復適用ROC護照及台日軍事外交等台日關係的實質推進。二○○○年後,國民黨揚棄本土派所長期發展的日本人脈,導致二○○八年後馬英九政權的日本代表如馮寄台、沈斯淳之流,不僅日文程度低落或甚至不諳日文,人脈關係也幾乎是從頭重新開始,甚至在沈斯淳任職期間還曾經對整團日華議員懇談會的議員放過鴿子;而馬政權時代國內的外交部也曾經冷遇過安倍晉三前首相,卻未料到安倍晉三會再任首相,甚至還走向長期執政之路。這些疏遠日本的舉動,無疑是國民黨二○○○年後長期疏遠日本、親近中國所致。 近的問題則在於韓市長自己,一方面韓市長就職後無心於市政,上班時間不時跑個人競選總統行程,另一方面其身體狀況也頗有疑慮,自競選期間至今即不時顯露出疑似被害妄想的症狀、體力也有無法負荷之虞,八月廿二日中午被記者攔訪時還向記者表示「能不能讓我鬆口氣」。至於他炒作訪日議題旋遭交流協會打臉,不知與本次接待日本訪客遲到有無關聯。 綜上,衡諸目前美國為首的印太戰略中日本作為要角之一,以及日本作為目前CPTPP協定的領頭國家等事實,二○○○年後唯北京意志是從的國民黨,加上這樣的總統候選人,若讓其在明年當選總統,台灣不僅無法繼續享受來自日本的印太紅利及日韓貿易戰紅利,台灣更有可能成為韓國之後下一個日本的開刀對象,重視台日關係發展的選民不可不慎。 (作者從事文化產業)
吳哲文 2019-08-23
兩種價值觀的終極對決

兩種價值觀的終極對決

原本被認為是兩強相爭的國民黨黨內總統初選,結果揭曉竟然是韓國瑜壓倒性的勝利!這個結局代表的是存在台灣這個空間內、互相扞格的兩種價值觀體系,將以2020年總統大選為舞台展開對決,所有選民都必須為自己想要讓未來的台灣站在哪一邊作出決斷。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國民黨總統初選勝出,15日上午在國民黨中央黨部出席民調公布記者會。   自1945年以來,台灣人在國民黨從軍事佔領到遷佔殖民統治的壓迫下,無論自己主觀是否願意,都必須在教育體系乃至於媒體等多方面被強制灌輸大中國認同的意識形態。選擇順從黨國意識形態的台灣人及1949年前後的中國難民與其後裔,也多半把對於唯一標準答案及權威的迷信帶進社會當中,過去相信「反攻大陸」「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近20多年相信中國才是台灣人的奶與蜜之地。但看穿這些論述虛妄不切實性及有害性的台灣人及難民與其後裔,在經歷過思想上的破繭後則會對這些論述產生免疫力,進而形成台灣認同。也因此兩套價值觀體系代表的是兩套不同的國家認同、以及與之連動的國際觀,一邊代表的是守護實質獨立、待時機到來後讓台灣成為名實相符的獨立國家,在國際上爭取美日等國支持,融入美國為首的印太戰略,獲取更佳的國際地位,並共享印太體系下的繁榮與區域安全。另外一邊則認為中國才是未來的世界中心,台灣必須放棄自己現有的實質獨立地位以換取中國賜予台灣的繁榮,在國際上唯北京意旨是從、無視美日等國與印太體系,認為將自身併入中國是一切問題的萬靈丹。 原本在冷戰結束後,1990年代起美國朝野對中國重新採取接觸-交往-和平演變的策略,希望透過促進中國融入世界經濟秩序,進一步促使中國走向民主化。這段時期的台灣國家認同是在內外多重壓抑及諸如千島湖事件、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特殊兩國論、乃至太陽花學運等大事件的刺激下,作為另一種選項而默默生長的。但隨著2012年習近平出任中國國家主席,該國在國際上逐漸放棄韜光養晦的策略,轉而提出「中美共管太平洋」「一帶一路」等諸多具有挑戰美國唯一超強地位的主張。加以美國在2016年因為反建制派精英的民意抬頭,選出了以修正美中長期偏斜貿易體系為政策主張之一的川普為新任總統,美中兩國的衝突開始檯面化,美日等國提出自由開放的印太概念來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體系,之後中國更在去年起的貿易戰屢遭重擊、顯露出其外強中乾的本質。近日該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今年第2季經濟成長率6.2%,更是創下1992年有季度統計以來的新低,而且外資也因為貿易戰的關係而持續撤離,未來關於其內需、就業與其他經濟領域的壞消息,預期會紛至沓來。 面對以上的世局發展,原本在正常國家的體制下是不該出現這樣的價值觀對決的,但台灣因為受到長期國民黨黨國教育、近20多年來親中媒體等體系及2008年後加劇滲透的中國統戰等各方面因素干預,致使至今仍有相當比例選民受國共兩黨所誘、認為韓國瑜之類的特定政治人物才是「台灣救星」。這樣的錯亂,將會成為2020年後台灣的國本能否確立、抑或受中國波及而被捲進其內外動亂的最大危機。 希望台灣能有更多人看清世局變化,切勿隨敵國在台第五縱隊起舞,作出錯誤的選擇,以免後悔莫及! (作者任職文化產業,新北市民)
吳哲文 2019-07-17
統戰大戲的台灣配角群

統戰大戲的台灣配角群

  香港兩百萬人上街再次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正案的同時,中國福建廈門開演「海峽論壇」的統戰大戲。這場統戰大戲像是直銷業者或邪教所辦的洗腦大會,目的是在動員下線/教眾,展現他們對台灣社會的動員力,同時也兼有固化下線/教眾意識形態,及佈達新一輪工作指示的功能。與會的台灣代表也不乏賣力演出,例如媒體人黃智賢所言「一國兩制是中國執政當局對台灣最大善意的展現」、「要把台灣帶回中華民族大家庭」;國民黨副主席曾永權更說「(台灣)執政者持續污衊九二共識,惡意挑動兩岸人民敏感神經」,同黨立委沈智慧也被人爆料在論壇公開支持九二共識,令人作嘔。 黃智賢(圖翻攝自臉書) 在此想請教這場統戰戲的演員們:你們不去海峽論壇、不配合中國執政當局演這齣統戰大戲會怎樣嗎? 眾所皆知的事實是:中國在去年與美國開打貿易戰後,經濟已經出現種種疲態,出口動能鈍化、進口顯著衰退,美元對人民幣匯率也正進入一︰七保衛戰。該國國內最近民生物價受到超發貨幣及非洲豬瘟等疫病衝擊,出現騰飛跡象,且很可能還會再隨著極端氣候與秋行軍蟲等因素進一步惡化;美國在財經方面還有第四波三二五○億美元商品關稅、科技戰、匯率操縱國等牌能打,但中國除了將人民幣貶值以抵銷關稅衝擊,或走更極端的重回計畫經濟體制路線以外,已近乎無計可施,這樣的情況下,中國要怎樣繼續帶領你們這些相信中國是奶與蜜之地的政客發大財呢? 再者,你們以為萬一中國的目的達成後,自己還會有多少統戰價值嗎?且不說一九四九年後,中共如何清洗屠戮國民黨軍公教人員,連降將也殺,連中共自己在國統區的地下黨也成為清算鬥爭對象。即便到了近年,連香港人中的最高階買辦都渾身瘡痍。 隨著中國統戰旋律起舞的台灣泛藍政客及媒體人,還真的以為自己玩得過中共嗎? (作者任職文化產業,新北市民)
吳哲文 2019-06-19
拒一國兩制,明年別投「中國隊」

拒一國兩制,明年別投「中國隊」

  香港反送中大遊行雖破百萬人上街,然而港共政權很明顯對此無動於衷,昨天武力鎮壓抗議者的消息紛至沓來,不僅持續傳出傷者,香港警察更誣賴示威者為暴徒,宣稱不惜動用武力也要平息騷亂,自救護車上拉下受傷示威者加以逮捕,已經異化為港共公安,立法會更是隨時有可能恢復審議該修法案,原先做為中國對台一國兩制樣板的香港命運已經危在旦夕。 但這時候有意角逐總統的參選人們,除了正在初選中的民進黨蔡賴兩位有明確表達對香港的同情,及反對一國兩制成為台灣未來選項的決心以外,國民黨的狀況參差不齊,有人只說不接受「港澳的一國兩制」、有人雖然出言反對一國兩制,但自家與中國的利益糾葛仍令人不放心。若明年由國民黨中的任一人上台執政,台灣會不會也將遭遇類似現在香港般的命運? 既然在野黨不能口徑統一與執政黨一致對外,那就必須更加依賴公民自覺,基本的道理大家都懂,但這時候為什麼必須更堅定地拒絕一國兩制?有幾個理由: 其一是美中貿易戰下的中國局勢已經不容樂觀,自去年貿易戰開戰以來,中國已是疲態畢露,不僅美元對人民幣匯率貶破一:七在即、中國人行進退維谷,通膨壓力也日趨沉重,金融系統從地方中小銀行開始更是搖搖欲墜,其內需也明顯疲軟,上月進口值相較去年同期大跌八.五%,更別提市場傳聞該國今年八月後外貿訂單還會比現在跌得更慘。在內外交困的狀況下,該國自然需要向外侵略或誘拐他國、以他國財富救其內虛,試問各位甘心看到你我辛苦打拚的成果,被親共政權轉去填補中國的無底洞嗎? 其二是香港特殊性的逐漸消弭。中國自一九九七年接收香港以來,不僅完全沒有落實一國兩制的誠意,除了透過各種機制去消耗掉香港開埠以來一五○多年所累積的各種資源;自基本法第二十三條修法爭議以來,香港的半獨立性也遭到中國屢屢挑戰;二○一五年起中國當局更發展出「大灣區」的概念,意圖將港澳消融進珠江口都市圈架構之中,從而使港澳喪失自我認同;這回的逃犯條例修法一過,香港的各種特殊性勢必加速流逝。 所以,台灣人是不是應該趁還有機會的時候,用更低成本的方式,避免類似當今香港的慘劇降臨?明年的總統及立委大選該怎麼做,是不是也很清楚了?我們應該用行動與選票,讓那些與中國關係曖昧的、甚至實際贊同台灣委身中國的任何候選人通通落選,只有這樣才能保住台灣。 (作者任職文化產業,新北市民)
吳哲文 2019-06-13
從超國家官僚集團看民粹

從超國家官僚集團看民粹

波蘭前總統華勒沙受訪表示,民粹勢力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挑戰。 (中央社)   昨天是六四天安門屠殺事發三十週年,三十年前同一天,波蘭正好舉行戰後第一次自由選舉。兩國有權力者,在歷史節點所做出的不同選擇,決定了不同的命運,看似繁榮的中國終於在貿易戰中弊病齊發;而民主化的波蘭國勢蒸蒸日上。當年波蘭民主化的推手之一前總統華勒沙,近日在接受中央社專訪中批判美國與波蘭執政當局,認為民粹是世界的最大危機,我對此有不同意見,在此提出商榷。 近年來各國民粹運動的出現,其實是對既有政黨與民意脫節後的回應,以西歐及中歐的政治發展為例,隨著歐洲整合的發展,歐盟出現了一群以布魯塞爾總部為中心的超國家官僚集團,加上各國原有政商結構,及區域內跨國商業集團的發展,各國的既有主要左右政黨漸漸不能反映選民所需,一旦執政,施政並不一定會優先考量本國需求,必須考慮歐盟內各國的利益及立場,結果反而損害本國選民利益。 以德國為例,該國在歐盟架構下收留中東及北非難民,非但沒有補足國內低階勞動力缺口,反而還必須支出更多社會福利預算以收容難民,難民所帶來的治安等問題,迄今德國也依然在承受苦果,這時候就需要基層民意的重新整合,迫使傳統大黨建制派政客,必須正視基層民意,這也是為何今年歐洲議會大選,右翼民粹政黨如英國脫歐黨、法國國民陣線及波蘭法律正義黨表現亮眼的理由。 更何況,華勒沙口中民粹當道的美國及波蘭,在右派執政下迭有實績,例如波蘭的經濟表現在OECD組織中名列前茅,美國自川普就職後不僅經濟成長率頗有起色,創造就業也極亮眼、失業率甚至降到一九六九年以來的新低,製造業也逐漸回流,而且川普也並不是反對國際協調,而是在不同領域有不同作法,例如貿易方面偏好與各國個別談新貿易協定。在軍事方面則要求各國作出公平付出,例如要求北約各國的每年度國防預算不能低於各國GDP的二%就是一例。 所以,其實民粹主義並沒有傳統政治人物所想像的那麼差勁,與其說民粹主義是現代世界的最大危機,倒不如說各國的傳統政治人物必須回歸初衷、想想為何所屬的國家會有民粹聲音出現,進而與他們多多溝通,取得菁英與基層民粹之間的調諧,才能推動公共論述與公共事務的持續前進。 (作者任職文化產業,新北市民)
吳哲文 2019-06-05
留學中國=自誤前程

留學中國=自誤前程

  近年來不時有特定媒體鼓吹家長將子女送往中國知名大學求學,也不乏各縣市高中名校校長老師為這類論調幫腔助勢,這些媒體的相關報導對中國各大學多所溢美,誇讚當地學生多用功努力、學習環境多競爭、台灣學生在當地也大開眼界之類的,這類「販賣競爭力焦慮」的報導,對長期受ROC黨國教育與親中媒體洗腦的部份台灣中產以上家長很有滲透力,加上中國政府刻意以降低申請門檻、增加獎助學金等政策手段籠絡,以致於據中國統計台灣高中名校生西進赴中國就讀大學的人數,在2011年到2017年期間成長竟達一倍之多、自六千人增加到一萬二千人,一時間對台灣高等教育界形成相當大的人才外流壓力。 高中應屆畢業赴海外升學人數   但,近兩年的國際局勢卻有令「中國知名大學 = 競爭力與升學求職保證」的想像出現動搖的危機,2017年年底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不僅將中俄兩國視為潛在競爭對手,同時也將「偷竊智慧財產權跟不公平利用自由社會的創新」列為重大國安議題,據此表明將限制赴美國修習科學、技術、工程與數學(STEM)等學科求學的外國留學生簽證。隔年2018年6月的一份白宮智庫報告,更直指中國留學生是美國潛在國家安全威脅,同月起美國政府正式開始限縮航空、先進製造技術跟機器人等特定理工科的留學生簽證。 今年以來,美國防堵中國留學生及學者的動作更是多到令人目不暇給,例如美國各大學院校對加入中國「千人計畫」的在美學者開始進行清洗,近日艾默里大學開除一名加入中國千人計畫的該校研究員,指控其隱匿中國資助及涉嫌盜竊技術就是一例。同時美國政府也已經開始用覆核的方式技術性延長中國籍赴美F類學生簽證、J類學術訪問簽證及H-1B工作簽證申請者的申請時程,變相技術性的使這些中國籍申請者知難而退。另外據傳美國各大高科技產業及特定高機敏產業如軍火、核能工業等廠商,也已經開始不收中國籍或中國背景的求職者。 這些事實都在表明具有中國背景的求職者及碩博士班申請者與求學者,在美國的處境已經急轉直下,有急遽惡化的趨勢,未來隨著美中貿易戰逐步演變成包含科技戰在內的新冷戰,恐怕有中國背景的求職求學者在美國各大學院校及高科技等產業的處境,只會越來越困難與不堪。 在這樣的時局下,台灣的父母們應該三思,是否還要繼續將子女送往中國求學。且不論接下來中國國內的各種政治經濟社會風險,現在將子女送往中國求學已經無法滿足原本「高中名校→中國985或211大學→美國名校碩博班→美國或中國的好工作」的人生規劃想像了! 新冷戰正在以我們這個島國絕大多數人所無法想像的速度展開,未來隨著新冷戰雙方的邊界逐漸確定,也不會再有這種中國背景者可以坐享美國求學就業紅利的機會了!請不要再繼續維持不切實際的想像、誤了貴子弟的人生。 (作者任職文化產業,新北市民)
吳哲文 2019-05-28
澳洲大選給小英什麼啟示?

澳洲大選給小英什麼啟示?

  上週六澳洲舉行國會大選,原本在近兩年民調中一直領先、被認為可望擊敗對手的親中的勞工黨,黨魁薛頓黯然承認敗選、並旋即辭退黨魁職位;而選前並不被看好的「自由黨/國家黨聯盟」,在現任總理莫里森的領導下,竟守住國會多數席次,將繼續掌權。 澳洲保守聯盟「自由黨︱國家黨聯盟」領導人、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法新社) 為何莫里森總理能帶領右派聯盟成功逆轉勝?除了澳洲民調機構測量方式愈來愈無法覆蓋到家中無市內電話的手機用戶、因而無法準確量度民意以外,更大的原因在於勞工黨本身,一來其黨魁薛頓個人形象無法拉抬勞工黨選情,二來是勞工黨主打增稅以支應各種環保新政與福利的主張,不受中產階級選民支持;再者,雖然中國長期滲透澳洲政界,收買左右陣營,但勞工黨受滲透狀況較右派尤甚,例如該黨前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就是因收受中國富商黃向墨的政治獻金被揭發而引咎辭職,造成厭惡中國入侵的選民反感。 近年來一直有中共黨國操縱澳洲民調、使民調風向傾向勞工黨的傳言。相較於此,莫里森政府一來禁止華為參與澳洲5G建構案,樹立堅定抵抗中國滲透的形象;二來主張不加稅,繼續以低稅刺激經濟,較合澳洲中產選民的胃口。這些因素交會作用,使得澳洲此次大選有了如此的結局。 那麼,這次大選可以給民進黨政府什麼啟示?固然目前在行政院長蘇貞昌領導下,頗有振衰起敝、聲望重振的態勢,不僅經濟上迭有佳績(如今年經濟成長率可望超越韓、港、星,台商回流投資金額屢破新高,今年預計將以五千億元為目標),綜合所得稅減稅也頗獲民眾好評,應對美中貿易戰、科技戰的表現,也算中規中矩。蔡英文總統如果想要通過黨內初選、進而朝連任之路邁進,除了經濟政績外,也應該像澳洲總理莫里森一樣,透過立法及具體措施,鞏固自己的護台者形象,進而將抗中護台與經濟發展的論述和措施貫串於一,只要能夠確保台灣能有效抵抗中國侵略,會為小英的連任路帶來正面助益。 (作者任職文化產業,新北市民)
吳哲文 2019-05-22
請16名藍委去香港排隊看病

請16名藍委去香港排隊看病

選舉將近,還能自由投票的台灣人請務必記得以下這十六名國民黨立委的名字:黃昭順、顏寬恒、王育敏、孔文吉、柯呈枋、林奕華、曾銘宗、林德福、簡東明、徐志榮、馬文君、賴士葆、林麗蟬、林為洲、沈智慧、柯志恩
吳哲文 2019-04-30
令人憤怒的兩個國民黨立委

令人憤怒的兩個國民黨立委

四月十九日,國民黨籍的沈智慧質詢宣稱國防部不時發布共機共艦繞台的新聞稿是「刺激兩岸神經」、「唯恐兩岸不亂」,四月二十二日又有國民黨籍的孔文吉在質詢時詰問陸委會主委陳明通「為何要北京放棄武力犯台?」
吳哲文 2019-04-23
華人的民進黨? 林右昌你還好嗎?

華人的民進黨? 林右昌你還好嗎?

基隆林右昌市長自初當選以來已四年多,其治下基隆亦較國民黨長期執政時期多有改善,於去年一一二四民進黨大慘敗時尚能連任,足證其實力不惡,但近日其訪美、於紐約台僑會館發表演說所云之「華人的民進黨」新主張,令堅持台灣認同者有認為不解與可疑之處,爰在此提出商榷。 舉個例子,英國保守黨有哪位政治人物說要讓該黨成為全盎格魯撒克遜人的保守黨嗎?德國基民盟有誰講過要讓該黨成為全日耳曼語族的代表政黨嗎?若有誰敢如此主張,恐怕將會被其主張範圍所及的他國政治人物視為荒誕不經的謬論。因為這些國家即便是相近的政治光譜也早就各自有代表的政黨了(例如奧地利人民黨之於德國基民盟、或澳洲自由黨之於英國保守黨),為何要被前殖民母國或同語系大國的同類政黨代表?但林市長的此番主張卻與之大相逕庭,若其「華人的民進黨」主張獲得推動,大概會一舉得罪光譜相近的馬來西亞民主行動黨、香港民主黨等外國政黨吧? 一一二四大慘敗後,台灣認同者對於選舉結果感到不解與悲痛、對中國不斷侵略台灣的現況感到憂心,並且想要找出破解現有困局的對策,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林市長的此番主張卻是搞錯問題重點兼開錯藥方,事實上台灣現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諸多問題的最大根源,在於政治共同體的界限與國家認同尚未確立,在法律體制上,從中華民國憲法及其增修條文到包含刑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等的法律,無不有足以使懷抱中國認同、並以侵略併吞台灣為己任的被統派鑽營的漏洞,以致台灣從國家安全到社會治安再到媒體等方面,都已經是千瘡百孔亟待修補的局面。如果想要亡羊補牢,應該運用僅剩一年不到、後勢未卜的立法院多數盡速修補相關法制、減少滯台中國人遂行各種非典型侵略戰的可能性,而不是在這時候就政治共同體的界限提出「華人的民進黨」之類模糊式的主張,這種對現在的台灣只會更加不利,因為這會被中國及台灣內的中國扈從者視為民進黨在國家認同立場上的退縮!希望林市長三思! (作者任職文化產業,新北市民)
吳哲文 2019-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