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昀凡相關文章

柯文哲不能批?還是經不起檢視?

柯文哲不能批?還是經不起檢視?

原文出自田昀凡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柯粉問我為什麼一直打柯,難道我其實是深櫃喜歡柯?小天使的我當然是心情好就回答囉,你以為我有問必回嗎?我又不是爛好人。但今天看到彭斯的宣言心情好,回答一波。 柯文哲是全台灣最有人氣的政治人物,不僅如此,他所有的舉動都表示他很想選總統,包括全台跑透透、嘗試建立外交國防的話語權、想當兩岸議題的話事人,不監督他督誰呢? 而且,相對對中硬梆梆的蔡英文,柯文哲也是中國屬意的總統對象,畢竟雖然他自稱亞斯伯格,當選至今對中國沒說過一句壞話,反而常常站在中國的立場替他們解釋,甚至在李明哲被抓走全台憤慨的時候跑到中國說兩岸一家親和兩岸命運共同體,所以當然要反,除非他先譴責中國在侵犯人權、智慧財產權及自由市場的罪行,我就不反他!本來這種政治人物就很危險了,目前美國確定要號召歐美日等主流市場經濟國家對中國實施冷戰,欸,生死交關的歷史節點耶,想被當成中國屬地嗎?能不能讓西方貿易夥伴信任一下?我可不想被經濟八國聯軍。 柯文哲新政治願景及市政政見跳票,令人生氣。本來 2014 年基於反 KMT,我是全力反對連勝文,雖然早就知道柯文哲有尊蔣的威權性格及模糊不清的文化上中國人傾向,但至少願景和政見看起來都不錯,可以打擊他的敵人不打他,還順便當他的監票部隊。結果這傢伙上任後荒腔走板,一路說謊跳票,怒火是一次又一次累積的,不是他一次跳票、一次說謊就氣成這樣,這點許多厭惡柯文哲的人應該有相同的心路歷程。 柯粉實在太討厭。不管柯文哲做了什麼誇張的事情一律護航到底,我本來就超討厭雙重標準和盲目信仰,結果柯粉不只在網路上霸凌別人,連人家公司、醫院也要鬧場,堪比台灣的帝吧水軍,如果真的有柯黑的存在,腦殘柯粉惹出來的可能佔很大部分。 這不僅是心情問題,柯粉和柯文哲的一搭一唱更是讓民主監督的運作異常,詳情我有寫過一篇,而在那篇文章之後,確實發生了柯文哲挾大量支持做出破壞法治的行為,那就是修法強迫吳音寧出席。 根本就是我想要遵守法律的時候,我就喊法治,我不想要遵守的時候,我就修法,沒有按照一套邏輯及長久治國的道理,就只是為了整一個人,獲取一個重要的位置,還配合噁心的黨國勢力,更不用提在過程中吳音寧受到多少欺凌和潛規則,說好的法治和尊重專業呢?結果柯粉不分青紅皂白,還是挺得很開心,這件事大概是養成最多柯粉黑的時期,小聖蚊和人渣是箇中高手。 不知不覺又打一堆,辛苦大家閱覽了。  
田昀凡 2018-10-06
柯文哲如何利用群眾的短暫記憶及鯊魚理論

柯文哲如何利用群眾的短暫記憶及鯊魚理論

【柯文哲如何利用群眾的短暫記憶及鯊魚理論】 剛看到地方阿嬤在柯文哲敬酒的時候喝倒采,比不讚的手勢,我想起一些事情。柯文哲怎麼會去紅白場?說好的新政治呢?突然記憶和靈感全回來了。 我發現柯文哲十分擅長利用群眾的短暫記憶及鯊魚理論,藉由不斷拋出光鮮亮麗的新議題,製造一波波高潮,讓人目不暇給無法深究個案。而後無論是否真實、成不成功,群眾都不會記得詳細事情,只會留下好印象。我也差點因為鯊魚理論而忘光以前柯文哲說過的願景與支票,但我現在想起來了。 一開始柯文哲以素人的身份,標榜的新政治是:不跑紅白場、不掛廣告、不放煙火、不做蚊子館、要I-voting、要清查弊案,結果一兩年過去,大家都忘記他當初宣稱的新政治是什麼意思,有人還記得他的市政進度表嗎,所以現在跑哪去了?弊案呢?大巨蛋都快蓋好了! 這一兩年過去,他跑紅白場、私下會面財團、合掛廣告、每年都放大稻埕煙火、又做了一些無謂的建設,如謊報的智慧電燈及縮回去的三橫三縱。 黑箱I-voting的代表是世大運吉祥物,世大運原本參賽與票選出來的吉祥物設計水準都很高,結果突然黑箱變成熊讚。更不用說現在幾乎沒有讓市民投票的東西了,這次選舉完全不提讓市民投票參政的概念。事實上從柯文哲當選以來,I-voting成案只有13案,而且都是政府機關提案,沒有一個是民眾提的! 說好的新政治呢?說好的I-voting市民參政呢?說好的市政進度表呢?大家都忘了,只記得他好棒。 至於弊案,我原音重現,以大巨蛋為例,當選前他是這麼說的: 「大巨蛋有問題就停工解約,絕不放水!」 當選後他是這麼說的: 「任內盡量蓋完。」、「蓋在那也不是我弄的。」、「你有辦法處理得更好嗎?」、「請大家以後更名叫五大案。」、「坦白講我後來也不想打弊案,不想查了,查也沒用啦,每天搞那個都不用做事了。」 結果只留下非官僚打弊魄力的好印象,弊案什麼的,隨風而去。 提完遠的,來講近的,前一陣子紅的是省錢,後來大家細心一查,發現根本是收入增長與捷運基金墊償,充其量只是拿不用利息的基金去還要利息的債,挖坑補坑的概念。但支持群眾從頭到尾都不知道,後來吵一吵誇大省錢的事情也過了,群眾只記得他很棒,省錢第一,不知道這都是膨風的。 另一件會被柯及柯粉拿來說嘴的是社宅,但他的社宅是郝龍斌開工的,甚至他後來的發言是:台北市空屋太多,不需要社宅,太多社宅會讓房價崩跌。 但大家根本不知道細節及後來的事情,只記得網紅九妹業配柯文哲社宅好棒棒。 我再舉兩個例子:柯文哲說他把台北市的鉛管都更換完畢,大家覺得好棒,後來被踢爆根本沒有,而且沒有比其他城市強;柯文哲說防洪做得很好,結果暴雨一下就破功。 但一樣,好的感覺留下來,記憶完全消失,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然後無論柯粉或柯黑都被他的鯊魚理論兜著走,只要他不斷拋出新議題,群眾就會忘記所有之前的事情,只計較眼前的事情來不及檢視他過去的言行作為。 甚至,就連最新的柯P認同卡,先不說簽的人多垃圾不堪,他自己都做不到上面說的事情,登錄首長行程,有登錄和遠雄的會面嗎? 但支持者只記得,柯文哲好像好棒,至於什麼好棒,總之就是很棒!每次看柯粉護航柯文哲,我都懷疑柯粉只是喜歡上一個自己幻想出來的柯文哲,因為一堆事情和感覺都是自行腦補或被話術塞進去的。 最後舉一個最速記憶遺忘的案例,世大運時北市府維安不力,上層在反年改抗爭時沒有下重令,還有北市警察放空門被媒體拍得正著,民情激憤,結果柯文哲講了一句:你和那些反年改都是王八蛋就成功轉移注意力,還說要嚴辦維安體系。 結果事後改口:要感謝這些反年改,最近還要送給他們大禮包,記憶呢?不存在的。 如此多前後不一,支票狂跳的案例,結果不服的人都被打成不理性的柯黑,都是藍綠要來迫害我們的新政治阿伯,這樣合理嗎?民主制度不就是人民監督執政者?柯文哲難道可以不受檢視嗎? 說到這邊,我都還沒說柯文哲過分的地方,比如對文資的破壞、街頭運動的雙重標準、各局處違法沒被追究(以市場處為代表)。 細思極恐,歡迎來到瘋狂的後事實時代,好想知道真相是如何被操弄的,是不是只要塑造一個美好的假象,適當地操控群眾的注意力就好呢?我們繼續看下去。
田昀凡 2018-09-29
加害者對著受害者直播

加害者對著受害者直播

加害者對著受害者直播,還下這種不知羞恥、毫無反省的標題,我可以想見底下有多少畜生留言,沒關係,遲早把中國國民黨以及黨國文化消滅乾淨。 圖轉自網友,剛收到。
田昀凡 2018-09-27
國民黨該做的只有道歉、閉嘴、解散

國民黨該做的只有道歉、閉嘴、解散

當看到國民黨大聲嚷嚷綠色恐怖、東廠時,我感到一陣噁心,那個時代不是一百年前,是三十年前,誰都有資格談權力失控及預防威權,就國民黨沒資格。國民黨該做的事只有一個,那就是下跪、道歉、閉嘴、解散。
田昀凡 2018-09-14
世代正義,年輕人看清楚了嗎?

世代正義,年輕人看清楚了嗎?

世代正義,年輕人看清楚了嗎?   --- 》柯文哲5萬職缺給退休公教只能做這五項工作 預算得花1億5千萬 柯文哲規畫「加強照護關懷退休人員方案」,預計將釋出5萬多職缺讓退休人員兼職,這些職缺內容目前規劃為五大方向,包括:#各級學校短期代課教師、標案審查委員、諮詢委員、宣導員和講師。台北副市長10日接受議員質詢時坦言,目前盤整出來的臨時性、專業性的工作目前有1億5千萬的預算。  
田昀凡 2018-09-10
關於法輪功器官強摘,從柯醫生到柯市長的立場轉變

關於法輪功器官強摘,從柯醫生到柯市長的立場轉變

柯文哲市長,你還記得柯文哲醫生的堅持嗎?你曾經說過:「我們人活在世界上,每天都在做交換。什麼是你不願意拿出去做交換的?那個叫核心價值。」那你抵抗中國惡行的價值還在嗎?你守護普世人權的價值還存在嗎?  
田昀凡 2018-09-04
吳音寧受害懶人包

吳音寧受害懶人包

  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北農總經理吳音寧的行為讓他很火大,最近一下說:「馬的我要開始生氣了!」,一下又說:「我為什麼要道歉我操!」,但真正該火大的人,應該是吳音寧才對吧?我會盡可能簡單整理吳音寧的相關資料,但文章還是稍長,請大家耐心聽我娓娓道來: 圖片來源:作者臉書 吳音寧的背景 吳音寧是台灣的農村運動工作者,曾任農業縣市彰化縣溪州鄉公所的主任秘書,在 2007 年出版長達 25 萬字的《江湖在哪裡?——台灣農業觀察》,這本書被稱為台灣農業發展的聖經,記錄二戰後 50 年來台灣農業的發展與困境,被獲評為當年的中時開卷版年度十大好書之一,2013 年吳音寧也曾協助創辦社會企業溪州尚水友善農產公司,吳音寧不是沒有農業經驗,反而是一位在農業公私領域浸淫已久的高手。 圖片來源:截自讀冊生活 柯文哲不尊重專業的嘲諷 從一開始,柯文哲對於吳音寧就有許多語帶嘲諷的評論,比如:吳音寧是誤闖叢林小白兔,我是萬獸之王,導致輿論產生「250 萬實習生」等蔑稱。還有議員抹黑他「不會看報表」,事實上他只是說自己會虛心學習,但這個質詢影片被媒體及輿論惡意解讀。惟無論如何,吳音寧最後證明自己的專業,事後許多圖表數據證明吳音寧的能力遠優於韓國瑜時,比如菜價變異係數遠比韓國瑜時期低,代表菜價穩定,公司治理面,北農盈利及外銷增加,特支費使用減少,柯文哲卻沒有還給專業一個公正的評價,自打「尊重專業」口號的嘴巴。 吳音寧時期菜價變異係數遠比韓國瑜時期低。 圖片來源:截自王定宇臉書 休市事件(2017年底至2018年3月) 2017 年中,台北市市場處處長許玄謀做出台北農產運銷果菜批發市場於 2018 年 2 月 16 日至 3 月 7 日之 20 日內休市 11 日的決定,但連休後產銷失衡與菜價下跌,引發社會的批判。後來於 2018 年 3 月 7 日市場處處長許玄謀電話通知吳音寧有「北市果菜批發市場 8 日開市因應措施」記者說明會,吳音寧未出席,被指為「神隱」。 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馬上指責吳音寧應該勇於承擔,無視做出決定的是台北市市場處處長許玄謀。吳音寧於 3 月 8 日與農委會召開記者會表示當時菜車已在進場。她表示,3 月 8 日到貨量為 2370 公噸,每公斤均價為 19.9元,守住農委會每公斤 18 元均均價,較休市前為漲 7.9%。吳音寧稱 2018 年 2 月 27 日當天為春節後五個交易日,蔬菜進貨量超過三千公噸,為十年來春節後五日交易量最高峰,成交價格也是十年來的第三高,仍維持平穩。 吳音寧於「因應休市之說明與 3 月 8 日整體拍賣情形報告」,圖左為農糧署副署長蘇茂祥,右為台北市市場處處長許玄謀 圖片來源:中央社 所以休市事件是市場處作決定,吳音寧出來收尾擦屁股。 業務推廣費購買殘菜事件(2018年2月底至2018年5月18日) 2018 年 2 月底,吳音寧用業務推廣費購買蔬果殘貨,贈送給表哥擔任鄉長的彰化溪州鄉社福團體,被議員炮轟,甚至被民眾向檢方舉發圖利、貪汙。台北地檢署收案後表示,不排除傳喚吳音寧到庭說明。北農發新聞稿澄清,指拍賣出去的蔬果,農民若無載回的意願,過去是直接銷毀報廢,這也是最簡單快速的方式,但吳音寧不忍農民辛辛苦苦種植出來的蔬菜被銷毀,因而希望能提供給社福團體利用,贈送的社福團體皆有列冊,名冊及數量皆有提供給市場處。 《上報》曾報導,市場處的訪談文字記錄與北農錄音檔內容不符,關鍵的字眼都漏掉,讓吳音寧及北農都背了黑鍋。 2018 年 5 月 18 日下午,吳音寧召開記者會道歉,強調「我很抱歉,這是 1 萬 9000 多元的小事,因為我的關係,社福團體受到這麼大的波及,但整件事情合情合理合法,當天到貨量非常多,預估有殘貨的情況,當天拍賣雖有延長,但最終還是有一小部分的蔬菜沒賣完過去的處理方式是報廢、好好的蔬菜變成垃圾,不捨這些蔬菜就這樣報廢,所以最後決定用總經理的業務推廣費買下來,並強調雖然造成很大的風波,但北農會將這件事情制度化,以後如果再遇到這種情形發生就有制度化的處理。」 再次,陷害別人的是北市府市場處,創下長久制度的是吳音寧。 北農送酒事件(2018年6月1日到2018年6月13日) 2018 年 6 月 1 日,國民黨籍市議員陳重文於台北市市議會質詢時,稱北農每月的業務推廣費高達 30 萬元,9個月下來逼近270萬元,其中一筆開銷是送給民進黨台北市黨部 60 瓶洋酒「皇家禮炮」。2018 年 6 月 2 日,北農發布新聞稿,強調經查證並無 60 瓶洋酒送民進黨部一事。6 月 5 日柯文哲下令,指派台北市政風處長沈鳳樑、台北市市場處長許玄謀、台北市財政局副局長沈榮銘,各派所屬不知情的人員會同市府北農監察人,到北農查帳而行搜索。 柯文哲此番大動作找各處室及政風人員進行有法律爭議的搜索動作,由於北農是非屬政府機關的股份有限公司,這無疑是公權力侵襲公司自治的領域,北市府並無搜索之權,一般來說,就連檢察官都需要有票搜索了,更何況是政府機關!柯文哲的理由是為了公開透明,結果事後發現送酒的是自己的市府發言人劉奕霆,且劉在第一時間說酒是自費買的,後來被查出是用公關費買的。柯沒有以相同標準處理劉奕霆,對無辜的吳音寧亦沒有任何表示。 發現送酒的是自己的市府發言人劉奕霆(圖右),柯文哲沒有以相同標準處理劉奕霆。 圖片來源:中央社 議會備詢潛規則事件(2018年7月) 北農總經理吳音寧依法可不去議會備詢,議長說這是潛規則,結果柯文哲跟著附和這種於法無據的「潛規則」說,還以「醜媳婦見公婆」的輕蔑說法批評吳音寧,這顯然與柯文哲平常強調的法治不同。治理別人的時候就強調法治,自己該遵守的時候卻偏好潛規則。 雖然吳音寧不必去備詢,但吳音寧仍然主動參與議會的委員會討論,但最後被國民黨議員趕出議場,受盡羞辱。 果菜市場改建事件(2017年8月至今) 1.最近的果菜市場改建事件中,柯一開始說不需要知道吳音寧的版本,之後便在這種毫無根據的「不需要知道」下批評吳音寧:他懂什麼東西,接著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又說吳音寧的版本是找一群研究生寫出來的,事實上吳音寧的建議案是台大城鄉發展基金會的研究員與專業建築師研究出來的,台大城鄉發展基金會可是連業界的建築事務所都會尊為老師的專業團隊。 其實早在 2017 年 10 月 30 日市長室會議就有決議「市場改建案以整體規劃,一次改建,分階段施工之方案對外說明,反對者要提出替代方案,以供評估。」所以柯文哲不可能不知道或不需要知道。另外北農常務董事會議紀錄清楚顯示,2018 年 1 月 24 日,北農董事長陳景峻在會議中也要求吳音寧針對改建案成立小組,所以北市府高層應該早已心知肚明吳音寧提出市場改建案替代方案建議。 2.柯文哲說吳音寧的赴日考察報告沒人看過,但吳音寧明明有在董事會報告,且副市長陳景峻身為北農董事長和會議主席也在場並做出裁示,請新工處與北農討論,後來吳音寧在臉書上傳報告,柯文哲還當眾表示這是體制外的做法,是不好的,打臉自己「公開透明」的柯語錄價值。根據北農釋出的會議紀錄,吳音寧也多次前往市長室進行報告。柯文哲對此次抹黑吳音寧沒有任何表示,甚至面對議員質詢時,談到吳音寧時還怒罵髒話。   3.柯文哲曾向吳音寧喊話,有問題就到體制內解決,不進市府開會,每天只會寫臉書、找議員質詢,實在受不了,放話要吳「拿開會紀錄出來看。」,北市府產發局長林崇傑也抱怨吳「從未出席」雙首長會。 事實上吳音寧早已針對市場改建議題,列舉 11 次出席紀錄,包括 2 次雙首長會議、4 次市長室會議、2 次市場處、1 次產發局會議等,證明自己並非像產發局長林崇傑所說「從未參加雙首長會」,也沒有不進「體制內」討論,狠狠打臉市府,北市府產發局長林崇傑後來也針對抹黑吳音寧致歉。 結果柯文哲說:我為什麼要道歉。甚至飆罵髒話:我操!     4.北市府對於吳音寧所提出的方案,不只市長柯文哲反應情緒化,嗆吳音寧「他懂什麼東西」,在吳音寧上傳北農報告時,還大罵:「我要開始發脾氣了!」;北市府產發局長林崇傑還說北農版本把停車場「全都刪掉」,沒有顧慮到別人需求,市場處新聞稿還指北農版本少了 1200 個車位,根本在政治操作。對此,市場處長許玄謀坦言,新聞稿寫錯了,最後只有產發局長林崇傑道歉。 5.事實上吳音寧版本,果菜市場內的停車位是從 1850 個減少到 1200 個(改建前為 100 個),但同時也引進日本的物流管理、冷鏈模組,將車道放寬至 9 米,中央 4 米作為車行通道,車行通道兩側規劃 2.5 米裝卸區,大貨車可以直接停在裝卸區停車卸貨。裝卸區外側更規劃讓電動機械協助上下貨的工作區,預留未來物流管理從人力升級機械化的空間。正因為吳音寧版本著重在更新北農陳腐的物流管理,邁向現代化經營,1200 個車位也足供外來車輛停放。試想,有人會在塞車時不想辦法加速消化車流,反而去多蓋停車場讓更多人一起塞車嗎? 另,藉由將卸貨機械化增進作業速度,吳音寧版本才能將蔬果冷鏈運輸納入設計。未來,運蔬果裝卸貨的貨車可從快速道路跟地面進入果菜市場,直接卸貨到冷凍庫,購買的人也能暫停卸貨區直接取貨,維持冷鏈運送的完整性。 此外,根據報導,北市府原始的改建版不只被攤商反對停車位過多,甚至還被都審會糾正過。因為在不到一百公尺的河堤外,就有超過 2300 個停車位。 當然,吳音寧版本也不是沒有缺點,像是原先規劃從水快直接進出三樓,也因新工處的建議改由三樓進五樓出,避免引道與快速道路衝突。但這些瑕疵仍不能抹滅吳版本在更新北農物流管理,及保留北農未來發展的進步性。
田昀凡 2018-09-07
柯文哲配柯粉破壞民主監督

柯文哲配柯粉破壞民主監督

  東奧正名熱心民眾詢問台北市長立場,身為政治人物當然有表態或不表態的自由,但這些明確或曖昧立場都應該被人民檢視,藉以成為投票的依據。柯文哲說民主社會每個人都有不表態的自由,這句話沒錯,但他不僅是人民也是政治人物,政治人物不表態是一種立場選擇,選民可判斷買不買帳,如果因此掉票或被質疑,應該好好思考自己哪裡做錯,而不是抱怨人民脅迫,這是對他人的抹黑。 東奧正名民眾詢問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立場。 圖片來源:基進黨提供 柯粉怒嗆這是陳幸妤的加強版,一個身為掌管台北市權責及 1700 億預算的公職,一個只是一般人民,我看不出有一絲可比性,政治人物可是有政治權力和社會責任的。在這些柯粉的眼中,人民的地位是不是低到不配詢問首長問題?更何況陳幸妤遇到的是大批記者跟蹤、喬裝、隱匿,甚至有真正符合法律定義的強暴脅迫,而不是僅僅被曝光不表態立場。 此外,這件事發生不久,昨天簡舒培質詢柯文哲北農改建案,當簡舒培提到:「是不是因為吳音寧提出了一個好的版本,少了十一億的版本,可能去擋到人家財路,所以…」話還沒說完,柯文哲馬上回堵:「欸你是在指控我們貪汙是不是?」     類似事件已發生多次,並非市長不能據理力爭,而是民主機制角色分配的問題,此時簡舒培代表的是人民,而不是單純民進黨黨員或簡舒培這個人,市長應該完整理解人民代表的問題,然後回答,而不是抓到機會就扣人帽子。 擋別人的財路和指控市長團隊貪汙是同一件事嗎?頂多能說是可能有交集,但柯文哲這麼一扣,PTT 又推爆,狂罵民進黨和簡舒培抹黑,但民代質詢有什麼錯?資料和執行細節都在市政府的手上,議員怎麼可能事事了解?應該是市政府好好答覆議員,同時也是回答人民的疑問,因為議員是人民代表且質詢是公開直播。 但柯文哲一而再,再而三,不知道是理解力不好,還是逮到機會就扣殺,忽略議員本質是代替人民監督市政府,直接正面對抗,柯粉也照單全收,平時痛罵媒體斷章取義,柯文哲自己斷章取義人民代表的言論,柯粉卻大聲叫好,羞辱簡舒培。 按照柯粉的說法,如果有一個議員許多細節都不了解,只會是兩種狀況:一、市政府已提供或能提供相關資訊,只是議員不認真;二、市政府根本不提供或在其中製造門檻或麻煩。但無論真相是什麼,柯文哲身為市政府首長都有義務要好好回覆人民代表的問題。 有一個能夠操控群眾的首長,議員質詢動輒得咎,到底如何監督市政?每一個都深怕被扣上柯黑的大高帽。柯文哲何時能了解議員不只是議員本身,議員是人民的代表,民主社會中政治人物就是有責任好好回答人民的問題。 不過柯文哲連人民的單純提問都能說是暴力脅迫了,人民代表質詢時反控扣帽子也是小事一樁。 最厲害的是,柯文哲還想發柯文哲認同卡給應該監督市政的議員?柯粉還叫好?那議員到底怎麼監督市長?柯粉捧得很爽也罵得很爽,但毀掉的是人民對民主監督概念的理解。 後記:最近有一個記者朋友有感,他說,最近採訪許多學者專家,談到北市政策,若有負評或改善建議,不是要求不具名,就是希望只寫正面,只因私下場合遇到北市官員會被抱怨、計劃案可能會被懲罰性腰斬,更怕被網軍攻擊,全體噤聲。 好個新政治,好個公開透明,柯文哲總有一天會被這些柯粉拜到業力引爆。
田昀凡 2018-08-31
關於兩岸一家親,如何看待柯文哲的作為

關於兩岸一家親,如何看待柯文哲的作為

【關於兩岸一家親,如何看待柯文哲的作為】 要不要發出這篇文章我思考很久,但還是得說些內心的公道話,希望不會得罪朋友。 看任何事情都要看脈絡,不能只看表面用想像或腦補解讀。 柯文哲之所以被懷疑傾中,原因不僅僅只是說出「兩岸一家親」這個中國官方欽定的通關密碼,還有眾所皆知的搶台灣旗卻上節目說謊、給國安會AB稿還裝傻、拆公投盟卻對八百壯士另眼相待、容忍愛國同心會打人插旗等等。 其中更重要,卻因為複雜而被忽略的脈絡: 蔡英文甫上任時,泛藍政客及媒體一片唱衰,蔡英文還是堅持台灣主體性、拒絕對中國服軟,中國為了懲罰蔡英文不唱九二共識,開啟衝動性購物,大撒幣令巴拿馬與台灣斷交,同時證實失蹤的李明哲被中國羈押審判。 在這種情形下,柯文哲為了個人政治利益,為了取代國親兩黨自成兩岸的另一管道,堅持親赴中國,打破台灣當時的同仇敵愾氛圍,讓中國懲罰台灣與審判台灣人後,找到內部的支持力量,要知道在當時連泛藍都不敢隨便配合中方,只敢偷酸李淨瑜是為了政治利益陷害李明哲。 但柯文哲敢。 為什麼柯文哲總是要說:「實力不足就不要跟人大小聲?」為什麼這句話威脅性這麼大?呈給各位周知,美國人若被綁票,政府的原則是不會和綁匪談判的,因為一旦政府和社會妥協,後面會有更多美國人受害。這就是為什麼那麼多人反感柯文哲這句話的原因。如果台灣人妥協了,同樣的事情就會一再發生,因為有效且有利可圖 柯文哲不僅是以「兩岸一家親」的中國官方語言支持中方,是在這種脈絡下,曾經替中國人威脅台灣人,才使得「兩岸一家親」和「實力不夠就不要對人大小聲」對台灣有如此大的殺傷力,這也是中國始終支持柯文哲的重要基礎。 因為他們需要一個力量替中國製造恐懼,製造自己遠弱小於中國的恐慌。同時基於兩岸一家親及兩岸命運共同體,我們都是一家人,床頭吵床尾和,台灣人要趕快回家,否則挨揍就是活該,不要跟人大小聲。 講到這裡你就知道,為什麼中美貿易戰局勢那麼明顯,柯文哲還是得說中國的經濟實力越來越強?你以為柯文哲傻傻笨笨嗎?不,那是講給中國聽的。
田昀凡 2018-08-22
嘴巴上愛中國,卻對中國一無所知

嘴巴上愛中國,卻對中國一無所知

這些人嘴巴上愛中國,卻對中國一無所知。   中國江蘇鎮江的老兵維權抗爭,起因是從6月19號開始大批退伍的軍人到市政府表達訴求,要求當局給予三點經濟保障,但始終未得到回應,反遭到一群不名身份的人員攻擊。   23日凌晨鎮江當局派出萬名警力暴力清場,過程中有人遭到驅趕、毆打等等流血鎮壓,以致許多老兵失蹤,據傳已3死500多人受傷。   #每日關心李來希縮衣節食 #與常人無異 #以前到底吃啥  
田昀凡 2018-07-05
星光奈奈的政治性貼文

星光奈奈的政治性貼文

選舉快到了,有人業配(或純粹搏版面、投名狀?)到喪心病狂的地步,漢光演習飛官殉職也要扯到總統失德帶屎,只好統計一下以前幾乎不講政治的星光奈奈近來異常暴增的政治性貼文。   接政治業配(或純粹搏版面、投名狀?)不丟臉,丟臉的是手法,不根據事實,不進行客觀分析,把殉職和總統失德連結在一起,真的是毋通。   以下為嘲諷蔡英文本人或蔡政府的貼文數,都有截圖。 不包含挺柯文哲或者館長的貼文。   5/23 1篇 5/24 1篇 5/26 1篇 5/27 1篇 5/28 1篇 5/29 1篇 5/30 1篇 5/31 1篇 6/1 1篇 6/4 1篇 6/5 1篇 6/6 1篇
田昀凡 2018-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