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德相關文章

評馬英九在東吳大學胡扯

評馬英九在東吳大學胡扯

利用東吳大學校慶,馬英九致詞推崇已去世的該校董事長王寵惠,說他參加一九四三年開羅會議,力爭得到英美同意「台灣澎湖必須歸還中華民國」,貢獻卓著。這話根本是自欺欺人,但這句話馬說好幾年了,從未見東吳大學的有識之士出來揭發。 馬說的這段話,其實是王寵惠自述,可是檢查英美紀錄,均反對中華民國併吞台灣,清楚載於英文會議公報的起草、修稿及定稿。王寵惠自稱得到美國代表哈里曼口頭支持,而馬英九不問王寵惠的英語程度如何,就拚命吹噓「台灣歸還中華民國」做為竊據台灣的依據。蔣介石在開羅會議的日記寫道:「自苦不學英文又無英譯好手為困」,王寵惠是英譯好手嗎?又,即使哈里曼支持,他的頂頭上司羅斯福總統反對。 蓋開羅會議公報由羅斯福、蔣介石、邱吉爾三人定稿,開宗明義宣示是「概括聲明」,有別於「共同聲明」或「聯合聲明」。 但王寵惠和蔣介石看不懂,在會議結束返回中國途中,兩人同機約四天,有兩天蔣介石日記記為「共同聲明」,並自誇爭回滿洲台澎是外交一大勝利。但蔣從開羅回到中國後,重慶才用中文發佈開羅會議公報,文稿經陳師孟的阿公陳布雷修改,但陳布雷接到的稿件已改為「概括之聲明」,而非「共同聲明」。陳布雷改好後,蔣介石核稿發表,也沒改為「共同聲明」,更比英美慢了十二小時發表。英美故意不和中國同時發表,世人應有所警覺,他們不同意中華民國併吞台灣澎湖。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1-03-19
蔣介石會罵江啟臣「狂囈」

蔣介石會罵江啟臣「狂囈」

中國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前往頭寮謁蔣經國陵,並發新聞稿稱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云云。類似的說法,一九四九年一月就被該黨總裁蔣介石批為「狂囈」,因為台灣不屬於中華民國。 當年,台灣省主席陳誠在記者會說要把台灣作為剿共最後的堡壘與民族復興的根據地,遭蔣介石電斥,說陳誠這個講法令中外稍有常識者輕笑其為狂囈,重要同志多所抱怨、責難,使他(蔣介石)無言以對,要陳誠「今後切勿自作主張,多出風頭」(參見新聞「國史館解密 蔣介石曾言『台灣不過為我國一託管地』」)。江啟臣謁陵新聞稿也是自作主張,多出鋒頭,可是國民黨內無人抱怨、責難,可見水準的一般。 到了六月十八日,蔣介石日記寫著:「台灣主權與法律地位,美、英恐我不能固守台灣,為共匪奪取,…故對美應有堅決表示,…決不能交還盟國。」台灣為何要交還盟國(即聯合國)?因為前一年(一九四五年)六月廿六日制訂的聯合國憲章第七十七及七十六條規定,自敵國分離的領土,應由聯合國託管自治獨立。 一九四九年時,國共內戰勝負已分,美國憂慮中共會渡海奪台,六月九日美國國務院就建議聯合國在台辦理託管公投,東京盟軍總部也表態要收回台灣由聯合國託管。六月廿日蔣介石對麥帥苦苦哀求,保證「中國政府無將都城或最高軍事統帥部(國防部)遷至台灣之意」、「也不會成為類似倫敦波蘭政府之流亡政府」。這天蔣經國的日記也有相同的記載。 想不到江啟臣謁陵蔣經國,卻發新聞稿稱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打臉蔣經國。這可能和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七日有關,是日不但中華民國國防部,整個政府都流亡來台「吃台灣」,但台灣人沒聲音。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1-01-15
反萊豬與擁巴拉刈者的矛盾

反萊豬與擁巴拉刈者的矛盾

食安問題很複雜又很重要,故筆者以餘年投入無毒農業生產,冀能找出答案。 以往,紅豆收割前一週噴劇毒巴拉刈加速枯乾,以利採收,由於行之有年,一旦被禁當然有人不能適應。目前激烈反萊豬不反萊牛的同夥,前年誇張的說農民沒巴拉刈不行。於是,本人在二○一九年六月廿一日投書自由廣場糾正,當天早上刊出,下午本人倉庫起火,從三點多燒到九點消防人員才離去,到現在治安單位還找不出原因。單純的農業問題,蒙上政治陰影。 農政當局為禁用巴拉刈,推出氯酸鈉、壬酸代替,現又考慮另一種殺草劑固殺草,顯然是沒有解決問題,因使用固殺草的疑慮不少。我土法煉鋼的經驗可供參考。 本人不但不用殺蟲劑,也不用殺草劑,只噴鹽水,這次鹽水也不用,讓它自然落葉。要讓紅豆自然落葉,一般須多等一、二十天,且都用新割豆機採收,但為驗證效果,特別提高難度,指定使用一、二十年的老割豆機、而且也沒多等一、二十天,紅豆成熟,葉子也掉了差不多,去年十月四日播種的紅豆,今年一月五日收割,前後九十天左右,和一般噴灑落葉劑的種植到收成天數大致相同,證明落葉劑可免則免。 很諷刺的是,這次用新割豆機收割的反而豆莢豆梗雜質多,原因是恃新開快車,老割豆機笨鳥慢飛,收成的豆子反而雜質少。可見,紅豆收割除了無須巴拉刈,也不一定要用新車,事在人為。但令人不解的是,擁抱巴拉刈和反對萊豬者是同一夥,單純的人看不懂。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1-01-10
看看立陶宛 想想台灣

看看立陶宛 想想台灣

  立陶宛新政府三黨聯合執政,簽署協定「將捍衛世界各地自由奮鬥者,包括白俄羅斯與台灣。」可是台灣有多少人知道,立陶宛是如何掙脫蘇聯獨立的? 一九三九年立陶宛等三小國被德蘇瓜分,但蘇聯謊稱是為了俄援公投自願加入聯邦,為了自由、民主,屢被蘇聯大屠殺。一九八八年八月廿三日,立陶宛找到被瓜分的證據,將它公佈引爆獨立運動。這次蘇聯有自知之明不敢鎮壓。之後國會大選獨派贏得過半席次,一九九○年三月十一日由國會宣佈獨立及正名為立陶宛共和國,十個月後才公投,確認立陶宛獨立。 宣佈獨立後,原先不支持立陶宛獨立的美國(這與目前美國不支持台獨公投相同)觀察兩週,眼見蘇聯無言反駁,老布希總統才自動宣佈支持。 立陶宛本可利用蘇聯憲法獨立,但他們拒絕。蘇聯憲法第八十條不但承認「共和國有權與外國建立外交關係、簽署國際協約、互派大使及領事、參加各種國際活動」,第七十二條也承認「共和國有權自由脫離蘇聯」。因為他們知道,立陶宛既然不是蘇聯的一部分,要獨立就自己獨立,為什麼要根據蘇聯憲法獨立。而這也正是立陶宛聰明之處,對照台灣人還存著在中華民國體制內獨立的幻想,還在計畫修憲。 現在看來,對照立陶宛給台灣的啟示,中華民國以開羅宣言竊據台灣,一如蘇聯藉口立陶宛為錢加入蘇聯而竊據立陶宛。立陶宛拆穿蘇聯藉口獨立了,中華民國的藉口也被拆穿了,民進黨國會也過半,台灣沒理由不能獨立,只怕民進黨不向中華民國討回被竊據的台灣。 (作者是留美企管博士)
沈建德 2020-11-11
為汪洋上一課台灣地名

為汪洋上一課台灣地名

中國國台辦嗆聲台灣教科書「去中國化」,不教史記、漢書,沒有三國、南北朝,更不知光復。至於如何證明台灣是中國,中國政協主席汪洋表示,台灣和中國有很多同名村鎮,由此可證。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今日在例行記者會嗆聲,民進黨當局大搞「去中國化」,推行台獨課綱,刻意歪曲中國歷史,妄圖割斷兩岸文化連結。(翻攝中國國台辦官網)     然而,依汪洋的邏輯來檢驗,事實上,他說和中國同名的只有幾個,而且只是村鎮,大城市一個也沒有,台灣城鎮名稱反而多是平埔族社名沿用,或演化而來,依汪洋邏輯,正好證明台灣不是中國,哪有「去中國化」的問題? 大城市:從平埔族番社名演化,或根本不改就沿用的就有七十七個,例如,打狗社→高雄市,阿猴社→屏東市,斗六社→斗六,西螺社→西螺,沙轆社→沙鹿,大肚社→大肚,竹塹社→新竹市,雞籠社→基隆,淡水社→淡水,南崁社→南崁等。 村鎮:若照汪洋所提和中國同名村鎮等級,較小的地名,以「番」或「社」等一看就知是平埔族命名者,至少一二四個,且各縣市都有,有時不只一個,故全台灣總共可能超過上萬個。例一 ,以「番社」起頭者六個:如,番社(有改為香社者)、番社腳、番社口、番社內、番社後、番社仔。 例二,以「番子」起頭者有三十一個:如番子田,隆田。 例三,其他以「番」起頭或結尾者十一個,如府番、番山。 例四,以「社」起頭者二十個,如社頭。 例五,以「社」結尾者十八個,如,新社。 其他三十八個:例如新番子埔、舊番子埔、頂番婆等。 這是如假包換的台灣,中國改不了的歷史!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10-30
中國怎麼沒「光復」北越?

中國怎麼沒「光復」北越?

九二共識破產,國共再串通,合搞「台灣光復」,稱來台受降就是「光復」。若如此,來台之前,中國派兵廿萬北越受降,兩個月後就撤軍回中國,為何沒「光復」北越? 因為「受降」只是接受日軍投降,遣送日軍回日本,自己也須回中國,讓受降地之一的台灣,依一九四五年簽訂的聯合國憲章,託管自治獨立,但中華民國沒撤軍,之後更以屠殺鎮壓反抗竊據台灣,反映於血淋淋的歷史中。 一九四八年底,蔣介石徐蚌兵敗,人員開始流亡台灣,東京盟軍總部傳出,南京垮台後不能進入台灣,美將協助台灣獨立,提交聯合國決定。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二日蔣介石警告陳誠,台灣不過是中華民國的託管地性質(連託管地也不是),還說什麼「光復」?同年六月廿日蔣介石父子日記均載,東京盟軍總部要拿回台灣,聯合國自己託管,否定了「光復」,證實台灣託管確是邁向獨立的國際協議的第一步。 一九五○年六月韓戰爆發,美國總統杜魯門聲明台灣地位未定,將由對日和約或聯合國決定。翌年舊金山對日和約簽訂,和約的「前言」聲明,日本絕對遵守聯合國憲章的原則,第二條規定放棄台灣。起草的杜勒斯說明,「前言」是和約很重要的一部分;而放棄的領土,依聯合國憲章託管。一九五二年和約生效,一九五三年一月杜勒斯升任美國國務卿,三月推動台灣託管,蔣介石反對,寫在一九五三年四月十日和十五日的日記。一九五四年九三砲戰,第一次台海危機,美英紐決定在安理會提出「台海停火」案,代號「神諭行動」Operation Oracle,蔣介石也反對,原因之一是,惟恐美國趁機在聯合國提出台灣託管。 可見,台灣不是「光復」,也非地位未定或中華民國台灣,而是獨立,只欠宣布。 (作者為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10-25
國統綱領殷鑑不遠 民進黨真要這樣子修憲?

國統綱領殷鑑不遠 民進黨真要這樣子修憲?

因為符合現狀,又有民調八十二%支持,民進黨立委提案要把中華民國領土改為「憲法效力所及地區」,亦即台澎金馬。但台澎本非中華民國領土,這樣做的後遺症,不難從李登輝即位後高喊統一的痛苦經驗窺知。 當時,不但有很多人支持喊統還叫好,說是外統內獨非常美妙。但「外省掛」也不是省油的燈,盯得緊,要他假戲真做。第一件大事就是國統綱領,由郝柏村主導,一九九一年三月行政院院會通過,原則為:「大陸與台灣均是中國的領土,促成國家的統一,應是中國人共同的責任。」因此五月第一次修憲,統一就寫在前言:「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依照憲法…增修本憲法條文如左。」 之後, 第三、 四、 六次增修的前言,都列入「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台灣要「統一」傳遍全世界。 一九九三年李登輝大張旗鼓想加入聯合國,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蓋里,十一月在美國西點軍校說,台灣是中國的一省,沒有資格加入。十二月底本人赴美找他理論。他的手下亞太主管Perkinson女士回答,你們的李登輝自己說台灣是中國的一省,要統一,聯合國秘書長不跟著說怎麼可以。我答,李登輝說的中國是中華民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她說,在聯合國,中華民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請參見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31696)。 「憲法效力所及地區」把台澎納入中華民國領土,照聯合國看法,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這是民進黨要的嗎? (作者為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10-04
王金平「求和」與反分裂法

王金平「求和」與反分裂法

王金平將代表中國國民黨率團參加「海峽論壇」,論壇尚未登場,近兩日解放軍卻出動戰機四十餘架次,不斷騷擾台灣,中共鷹犬《央視》斗大的新聞標題稱:「台海兵凶戰危,這人要來大陸求和」。的確是! 因為中國反分裂法第三條明訂,台海問題是中國內戰的遺留,跟中共打仗的是中國國民黨,和台灣無關。從一九三六年毛澤東表示支持台灣獨立起,到一九四五年中國共產黨就一直沒改變。派董必武加入中國參與聯合國制憲代表團,在聯合國憲章制定的過程,中國代表團還四次起來堅持戰後殖民地獨立。 故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二日,蔣介石承認台灣只是中華民國的託管地性質。同年六月二十日,蔣已被中共趕到台灣,但同盟國要照中國代表團堅持的聯合國憲章,拿回台灣自己託管,蔣介石因無退路,狗急跳牆強烈反對。美國不理會,一九五○年九月四日,葉公超詢問美國在台代表藍欽,答以,一般人不了解聯合國憲章有關台灣託管的法律重要性。一九五一年九月八日,由杜勒斯起草、主導的舊金山和約簽字,明文規定,日本放棄台灣,依照聯合國憲章第七十七條,台灣由聯合國託管,之後自治獨立(憲章第七十六條)。 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舊金山和約生效,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日,艾森豪就任總統,杜勒斯為國務卿,三月六日傳出密謀聯合國託管台灣,蔣介石緊張,一九五四年十二月台美協防條約簽訂,主要協防範圍為台澎琉球,對中美雙方都是沒有主權的地方,中華民國有主權的金門馬祖反倒排除在外,告訴世人,台澎與金馬地位不同。一九五五年三月十六日,美國眾議員Reuss及同僚在政策辯論中,支持聯合國託管台灣。台灣雖未送聯合國託管,但依聯合國決議,義屬索馬利蘭託管十年之後獨立的先例,最遲在一九六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台灣就具備獨立國家的資格。 因此國民黨王金平要去「求和」,就任由他去吧!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09-11
台灣託管與枉死的823充員兵

台灣託管與枉死的823充員兵

昨天AIT處長酈英傑出席金門砲戰紀念活動,讓人想起美國建議將台灣交由聯合國託管的一段歷史。 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酈英傑今赴金門出席823砲戰62週年紀念,也向在金門93砲戰中與台灣軍隊一同殉職的美國軍官紀念碑獻花致意。(取自AIT臉書)     台灣託管,在一九四五年六月二十六日通過的聯合國憲章第七十七條、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二日蔣介石電報及六月二十日蔣經國日記都有記載,台灣人自始沒替中華民國打仗的義務,這就是一九四六年一月陳儀的剿匪徵兵令被台灣人拒絕的原因。 一九五一年九月八日簽字的舊金山和約,前言表明日本絕對遵守聯合國憲章的原則,凸顯台灣託管,起草人美國國務卿顧問杜勒斯強調這是和約很重要的一部分。和約第二條規定日本放棄台澎,未言歸屬,杜勒斯指出,要借助於和約之外的國際解方。接著他說明第三條:聯合國憲章第七十七條規定,由敵國割離的領土應該託管最後使其自治獨立。這就是他說的國際解方。 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舊金山和約生效,為執行和約,一九五三年三月六日杜勒斯考慮推動台灣託管,四月十日蔣介石日記:「美國提出『聯合國託管台灣』主張」,證實此事。蔣反對,四月十五日由王雲五在《新生報》發表「異哉,所謂臺灣託管的傳言」,用開羅謊言駁斥託管,當然徒勞;又召見美國大使藍欽,要求澄清,但被「敷衍」。一九五五年三月二十六日蔣又記,中美互助條約通過後,美國眾議院還有台灣由聯合國託管的聲音。其實台美協防條約只協防台澎不協防金馬,早已把台灣和中華民國分開。 可是充員兵不知道,因而一九五八年的八二三砲戰,為竊據自己家鄉的中華民國戰死金馬。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08-24
比索馬利蘭建交更重要的事

比索馬利蘭建交更重要的事

台灣和索馬利蘭有可能建交,日前有讀者投書說這是「開啟戰略之窗」,但建交後也可能斷交,實不能期待太多。最重要的,反而是看人家如何獨立。 索馬利蘭分為法屬、英屬與義屬,前兩者和香港一樣,是戰勝國的殖民地,後者和台灣一樣是戰敗國殖民地。在聯合國憲章,戰勝國殖民地可稱之為非自治領土,殖民國有責使之自治,並注意居民的政治願望(例如獨立),寫在憲章第七十三條;而戰勝國殖民地割離之後託管自治獨立,寫在憲章第七十七及七十六條。 一九四六年聯合國大會第六十六號決議指出,法屬索馬利蘭已送入非自治領土名單,而英國也同意所屬索馬利蘭和香港照做。結果是法屬索馬利蘭(吉布地)、英屬索馬利蘭獨立了,香港卻被中國併吞。 義屬索馬利蘭根據一九四七年巴黎和約,義大利放棄後一年內,前途由英美俄法決定,過期未決定,改由聯合國大會決定。 台灣則是在舊金山和約前言規定,根據聯合國憲章,日本放棄後由台灣人自己決定獨不獨立,無須假手可被中國收買的聯合國大會,條件更好,現卻自稱「中華民國台灣」,自己綁死自己。 由於英美俄法一年內未決定義屬索馬利蘭的前途,1949.11.21聯合國二八九號決議就依巴黎和約決議,索馬利蘭由義大利託管十年,到期獨立。今之索馬利蘭就是當年的英屬索馬利蘭,在義屬索馬利蘭獨立時併入,合稱索馬利亞,後來英屬索馬利蘭又出走,就是現在的索馬利蘭。 三個非洲的索馬利蘭都獨立了,台港卻不能獨立,獨立就沒有邦交被奪的困擾,而這才是重要的問題。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08-09
如果當初香港獨立…

如果當初香港獨立…

港版國安法通過,已無「一國兩制」,更不要說香港獨立! 事實上,二戰後聯合國積極鼓勵香港獨立,從一九四六年的六十六號決議,到一九七二年被夾帶表決歸中國前的二八七八號決議為止,至少有三十一個。但香港人沒有獨立意願,使中國有機可乘。直到中英聯合聲明簽署,港人還相信鄧小平「五十年不變」,今天終於知道它的真面目了! 中國對台灣也一樣。繼一九三六年後,毛澤東於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再次宣佈支持台灣獨立,而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二日蔣介石電陳誠,也說台灣是托管地性質。因二戰後台灣托管、獨立,是一九四五年六月國共合組的聯合國代表團(團長宋子文國民黨,團員之一董必武共產黨)力爭的結果,寫在聯合國憲章第七十七及七十六兩條。 毛澤東選在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延安宣佈支持台灣獨立,是因當天蔣介石第一次召見二二八劊子手劉雨卿來台屠殺(第二次是隔天),毛暗示台灣人要根據聯合國憲章趕走中華民國。一九四九年中國局勢逆轉,蔣介石一月二十一日下台前,才告訴陳誠台灣真正的法律地位。人之將亡其言也善,蔣毛都一樣,毛一九四七年宣佈支持台灣獨立時,也是蔣介石大軍圍剿緊鑼密鼓之際,十一天後,延安就被攻破。 台灣人對自己的地位全然無知被毛澤東看破,故一九四九年三月十六日《人民日報》就改口說「中國人民一定要解放台灣」(蕭欣義教授研究)。這就是中國!想不到時至今日台灣人還以為台灣地位未定、中華民國台灣。只能說,要當香港第二不難。 (作者曾任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現為有機自耕農,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07-03
問題在秘密備忘錄第3條

問題在秘密備忘錄第3條

看到台灣人募款在紐約時報刊登廣告,控訴被世衛(WHO)拒於門外,世衛緊張立即反應,發表十三點聲明,強調,一直與台灣保持技術交流,台灣在國際衛生條例(IHR)架構下也有聯繫窗口,可以接收資訊,也可以使用「事件資訊庫平台」(EIS)。聽來好像受到委屈,但若看了它與中國秘密備忘錄共二十二條的條文,立刻瞭解它的真面目。 備忘錄第19條No reply should be given before contacting the Office of the Legal Counsel.這一條規定,未經法律顧問局同意,不得對台灣回覆信函等;可見延遲回信是必然的。在防疫視同作戰的急迫性之下,延遲回信等於沒有通知,其理甚明。 另外,秘密備忘錄還規定了對參與技術的台方人員須經事先過濾(20條)、台灣不得參與世衛的非政府組織會議(21條)、世衛各項會議出席人員必須事先查核,台灣不能參加(22條)等等,歧視說不完。 為何如此?因為台灣是「中國台灣省」,刊於備忘錄的第3條談到是依據聯合國2758號決議,可是這個決議只規定中國的代表權,與台灣無關,用「中國台灣省」沒有法律依據。但維基解密透露,AIT前台北副處長葛天豪竟說,聯合國用的就是「中國台灣省」,不管台灣如何反對,世衛及會員跟著用,一點也不意外。 解鈴還是要繫鈴人。二○○七年,美國已向聯合國秘書長口頭提出九點非正式文件,否認2758號決議有台灣屬中國的意涵,潘基文也道歉了,為何我們還放著不用? (作者為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04-17
口罩外交應以蚊子外交為戒

口罩外交應以蚊子外交為戒

今年形勢大好,「外交部」仍只爭取WHA觀察員身分,不是加入WHO。猶憶WHO在台的末代官員魏司徒(Verstuyft)於一九七一年十二月七日從台北市台大醫學院公共衛生系大樓的辦公室撤出台灣,因蔣介石堅持漢賊不兩立,不考慮沙烏地阿拉伯以「台灣」名義留在聯合國的提議,蔣代表被趕出聯合國,做為聯合國附屬單位的WHO,當然撤離台灣。雖有美國幫忙,最後仍被趕出WHO。 據魏司徒說,WHO在台灣最得意的是農村衛生,和「兩個孩子恰恰好」的家庭計畫。而台灣最驚人的成就是,被世界衛生組織宣佈為瘧疾根絕的地方,到現在紀錄也沒被打破。因此,一九六五年WHO的地區委員會會議就選在台北召開。雖有傲人貢獻,WHO仍把台灣和蔣介石代表逐出門外,和聯合國一樣,問題出在蔣介石的中華民國,而非台灣。台灣在一九九八及二○○三年因無世衛有關腸病毒及廣東肺炎的資訊,枉死了許多人。 二○○五年WHO和中國簽秘密備忘錄,定位「中國台灣省」,馬英九接受,成為世衛觀察員。今年形勢逆轉,若仍以觀察員為滿足,無異默認「中國台灣省」,且還不一定坐得穩,魏司徒已告訴了我們。再者,瘧研所的連日清,在聖多美普林西比協助防瘧,成功開拓「蚊子外交」,二○一六年還是斷交,堪為「口罩外交」借鏡。台灣應申請為WHO會員,就像護照上的ROC改為Taiwan是多數的共識,申請為觀察員反可能使轉機變成危機,因和中國分不清,一手好牌打到輸。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04-05
莫健用「兩國」回「台美建交」

莫健用「兩國」回「台美建交」

AIT主席莫健在三月五日,先後見了蔡英文和游錫堃。游錫堃向莫健提議台美建交,莫健說,「兩國」享有共同價值和利益、「兩國」都有著開放透明的市場機制,他會竭盡所能地推動台美關係更加緊密。用台美「兩國」間接回答了游錫堃,也為莫健早前對蔡英文所說「非常期待接續與總統討論如何開啟台美關係的下一篇章」進一步詮釋。 這是莫健很大的轉變。猶憶二○○三年十二月一日,莫健做為布希的特使來台,勸扁打消公投,以免激怒中國;二○一七年十二月又來台,據葉望輝說就是要盯住公投法,不讓通過。這次開口說台美是兩國,不在乎激怒中國,當然不尋常。 上月十三日游錫堃就向AIT台北處長酈英傑表示,希望台美建交,酈不敢回答。但次日中國台辦就批游「以疫謀獨」,會碰得頭破血流。但游當天以臉書謝謝馬曉光幫他拓展國際知名度,使他推「台美建交」國際社會更重視。四天後游就收到八十八歲中國老兵的滅門恐嚇信,本月初又恐嚇水牛伯不得搞「台美建交」。 游錫堃上任才一個多月就獲得成功的國會外交,卻被無厘頭的巡邏箱新聞淹沒,很不尋常。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03-09
終統 劉結一該知道的事

終統 劉結一該知道的事

距大選只剩幾天,中國官媒連續兩星期報導中國台辦主任劉結一所說,「今天,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能力、條件統一台灣」,被美國眾議員、前亞太小組主席約霍(Ted Yoho)昨天在英文台北時報投稿吐槽。 約霍說「統一」是基於「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錯誤前提,是當年尼克森、季辛吉幹的好事(按:即尼、季屈從中國承認開羅宣言台灣交給中國)。約霍表示,台灣是否為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人民知道,將用選票回答。我們等著看。 又,近日林靜儀「主張統一恐構成叛國」說引起諸多議論。可是,若台灣不是中國,合成一國應叫「合併」而非「統一」。而且台灣的外來政權早已「終統」,這連約霍都知道,在二○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投書台北時報「是時候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指出,台灣是從被流亡的軍事政權統治中站起來。那是在說兩蔣。 兩蔣後,李登輝為應付「外省掛」,一九九○年七月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十二月沈君山以該會研究委員名義去北京,和江澤民長談三小時,之後還有一九九一年七月十五日及一九九二年一月二十九日兩次。在一九九二年的那一次,沈說:「台灣獨立派或許可以稱作台灣民族主義者。」 江問:「什麼台灣民族主義?是不是高山族?除了高山族不都是從中國去的中國人嗎?」 沈答:「高山族不過三十五萬,也不搞獨立,現在台灣的居民九十八%都是從大陸移民過去。但有人認為台灣原來是一片蠻荒之地,是他們祖先開發出來的。」 江答:「祖國統一我們不用強迫手段,但要是搞分裂,那對不住,共產黨是不會手軟的,我們講理但不手軟。」 顯然沈君山和江澤民都被假訊息騙了,因為台灣人的祖先不是中國人,台灣也不是中國的一部分(詳見http://www.taiwannation.com.tw/topic015.htm 及 topic012)。 最後沈對江說,他猜中國的想法是,現在(一九九二年)力量不夠,別的要做的事太多,不能強制搞統一,但是等到經濟搞上去了,就不怕不統一。現在只要把持住「一個中國」這一關就好。對此,江澤民坦承同意。 為免被「強制統一」,李登輝卸任前,國家統一委員會就沒有追求「國家統一」的結論。陳水扁欲廢止國統綱領,美國反對,最後以「終止」成交。「統一」若非違反台灣利益,怎會被「終止」?不是叛國是什麼?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20-01-06
清大教授捐文物送偽歷史?

清大教授捐文物送偽歷史?

清華大學有教授將收藏文物捐給學校,本是好事,但藉一張蔣介石告訴湯恩伯已把上海央行金條運台的信大肆宣傳,說金條「穩定政治經濟並帶動後來發展的重要資金」,與事實不符,是假訊息。 事實一:運台黃金都用在軍費。一九四九年九月七日,美參議院外委會主席康納利指責蔣介石,下野了還私運私用中國黃金。顧維鈞回應,「該筆黃金是對中國共產黨作戰的經費」。中華民國前主計長周宏濤的回憶錄《蔣公與我》也白紙黑字提到,當年局勢不穩、物價飛漲,軍人不收鈔票,以金條支餉才願為中華民國賣命,一九五○年六月七日中央銀行向蔣介石報告,運台金條共有三七五萬兩,至報告是日只剩五十四萬兩,只夠三個月的軍餉。三個月後黃金沒了,軍餉還不是向一年前才被四萬換一元苦哈哈的台灣人徵收而來,台灣人苦,向誰說? 事實二:中華民國軍政吃垮台灣。一九四九年五月十二日台灣省參議會決議,「請中央准將現存台灣的黃金和物資交給台灣省銀行運用或拋售,作為中央駐台各機關的經費,以免由省庫代墊,剌戟台幣膨脹」。蔣不聽,六月十五日他的財政廳長嚴家淦表示「去年十一月以降…京滬局勢緊張,中央軍政款項之墊借尤為龐大。以致台省金融波動,物價狂漲」。這說明了上海局勢緊張時向台灣大量借款,但上海央行黃金運台不還錢,吃定台灣人,四萬換一元終成惡夢。新店山洞裡的上海央行金條,是台灣人做牛做馬拚經濟,用錢向中華民國軍人買的,不是偷的。 (作者為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19-12-09
美國對台主權模糊政策

美國對台主權模糊政策

  今年六月一日美國防部印太戰略報告寫台灣是個「國家」,「外交部」表示感謝。十二月二日,美國務院助卿史達偉(Stilwell)指出,美遵守台灣關係法與美中三公報,不稱台灣為國家,「外交部」說會詢問美國的意思。 其實不必問也知道,美國對台本來就是兩手策略,一方面根據舊金山和約,認定台灣不屬中華民國(當然也就不屬中國),一方面根據開羅宣言,認知台灣屬於中國,杜魯門時代就已成形。一九五○年一月他強調開羅宣言是美英中的共同宣言(亦即對美國有法律拘束力),同日其國務卿加碼表示,戰後當台灣被併入中國時,無人提出法律上的異議。 一九五○年六月韓戰爆發,杜魯門改口表示,台灣地位須由對日(舊金山)和約或聯合國決定。這和一九四九年一月蔣介石所說,對日和會之前台灣只是中國託管地性質,完全相同,而這才是真的共識。因蔣介石知道「開羅宣言」,並非如杜魯門所說是共同宣言,羅斯福、邱吉爾並不同意蔣介石併吞台灣。 但因韓戰及台海戰爭,美讓蔣介石佔領台灣。之後為結束越戰,一九七二年二月尼克森在北京和周恩來密約,以扭曲「開羅宣言」為基礎,承認台灣屬於中國,反對(oppose)台獨,但在上海公報沒寫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只寫認知(acknowledge),以安撫台灣人。可是台北AIT卻把acknowledge譯為承認,變成美國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二○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本人就在「自由廣場」為文指出其錯,至今不改,難怪史達偉說美國遵守台灣關係法與美中三公報,不稱台灣為國家。「外交部」說要詢問美國,應先把自己網站上「開羅宣言台灣歸還中國」的貼文下架。 (作者為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
沈建德 2019-12-05
郭董,「憲法」領土無台灣

郭董,「憲法」領土無台灣

郭台銘嗆「台獨垃圾、違憲」。可是他今年五月六日說,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從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說法等於中華民國獨立,在北京眼中也是台獨!郭董不怕哪天到中國時,被依《反分裂國家法》抓去關? 其次,台灣和中華民國,就像當年板橋慈惠宮和郭台銘的關係,是借住而非擁有。郭台銘敢說慈惠宮獨立於郭家是垃圾嗎?且中華民國憲法本文清楚表明台灣非其領土,其增修條文更不打自招是竊據、侵占。先談憲法、本文。 一、民初的「臨時約法」、「訓政時期約法」領土都不包括台灣。 二、民國廿五年五月五日五五憲草第四條原文「中華民國領土為江蘇、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四川、西康、河北、山東、山西、河南、陝西、甘肅、青海、福建、廣東、廣西、雲南、貴州、遼寧、吉林、黑龍江、熱河、察哈爾、綏遠、新疆、蒙古、西藏等固有之疆域」,也不包括台灣。 三、中華民國憲法第四條:「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國民大會實錄」解釋,「領土變更不外兩種;一為領土放棄,一為領土接收。前者如外蒙古獨立,後者如台灣收回,均係變更領土之實例」。但「國民大會」或「立法院」,迄未對領土變更有任何決議。 次談增修條文。因無主權移轉,故憲法未把台灣列入領土,但憲法增修條文把台澎劃為「自由地區」,坐實侵占。這好有一比:原陸軍運輸兵學校未經移轉手續,可以過戶成為郭董的頂埔高科技園區嗎? (作者為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19-12-01
陳耀昌「講古」商榷

陳耀昌「講古」商榷

小說《傀儡花》作者陳耀昌醫師,十一月二日在自由時報發表「1874年10月31日:兩個台灣變成一個台灣 」,開頭談到,「自一六八三年到一八七四年,台灣有兩個,一個是清政府統治下的移民台灣,另一個是山地台灣。」結尾說,「二○一八年決定的課綱修訂,強調了『原漢平等』的轉型正義。…因此,我們需要訂立『台灣感恩節』」,此與本人所見不同。 先談一六八三年,滿清入台,頒布「回籍令」,趕鄭氏及漢人回中國,清聖祖實錄及東華錄皆有記載。之後又頒令禁止閩客來台,稱「禁過番」;禁止進入生熟番地界,稱為「禁入番」;來台官員禁帶眷,也「禁娶番」,違者離異,民人照違制律杖一百。 滿清雖三次開放接眷,真正眷屬來者無幾,因此所謂「移民湧進台灣」是無稽之談。例如乾隆二十六年第三次開放,來了男婦大小共二七七名,廈門同知張埰彙報「查係漳泉民人在台灣大小衙門充當書辦衙役者居多」,一任三年,頂多兩任就須回中國,所謂的移民一個也沒有。而「乾隆二十三年(一七五八)令歸附的平埔族薙髮結辮並實施賜姓政策,亦令改用漢名」,記於文獻會台灣通志卷八同冑志第三冊第六十頁。可見台灣漢人的主要來源應該是漢化番,不是移民。 再談一八七四年。漢化番稱為民,否則稱為番。不要說陳耀昌文中所提的一八七四年不是移民的台灣,即使到了一八八五年,劉銘傳的「台灣暫難改省摺」猶稱,台灣沿海八縣,番居其六,民居其四。「沿海八縣」就是所說的「清政府統治下的移民台灣」,番多於民,移民社會從何而來? 至於陳文結尾說的課綱強調「原漢平等」,但我查到的卻是,國中課綱規定要介紹清帝國時台灣的「漢人社會活動」;高中課綱,台灣是漢人移民社會。可是對台灣人被漢化,課綱隻字不提,誰該負責?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鑽研台灣人血統,http://www.taiwannation.com.tw/topic015.htm)
沈建德 2019-11-06
談主權太無聊?他五分鐘談五次!

談主權太無聊?他五分鐘談五次!

高雄市長被問若當選會不會簽和平協議,不敢回答,反說民進黨顧主權太無聊。可是翻開四月十一日他在哈佛的演講(閉門座談),五分鐘內講了五次「九二共識」,等同向美國及全世界強調,主權上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他萬萬想不到,年輕人已意識到他會出賣台澎主權,有機會就將他一軍。 高雄市長韓國瑜於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進行閉門座談。(高雄市政府提供)   他在哈佛的講稿分十八段,九二共識集中在第十三和十四兩段,分別講了三次和兩次。賣台賣到國際上去。但他很自然的說他認為「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是高雄人民所希望的,他認為九二共識強調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是切實可行的。 市長選舉時,他大大方方的告訴高雄市民,若同意九二共識,就投他一票,不同意就不要投,結果他贏了。好笑的是,選後高雄人google「九二共識」的暴增,想搞清楚到底甚麼是九二共識。 前台南市議員李文正公開質問「九二共識」中國對台主權的權狀在那裡至少四次,我們甚至跑到高雄市政府前面的廣場和裡面拉布條、海報三次,問他要台灣屬於中國的法律文件,他卻如縮頭烏龜,直到今年四月才說:「有關國家外交相關事務係屬中央權限,本府謹守地方自治事項…」現在要選總統了,再問他要台灣屬於中國的法律文件,還是不敢回答,正如他被問若當選簽不簽和平協議一樣,說顧主權太無聊。遁詞知其所窮! (作者為留美企管博士,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沈建德 2019-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