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哲瑋相關文章

韓流裡的奴隸

韓流裡的奴隸

高雄市長選舉,韓國瑜的選戰主軸與口號「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這樣的思維,是否代表為了賺錢什麼都可以讓渡?難道除了金錢、物質,人無法追求其他美好? 在古希臘時代,一個政治共同體(城邦)內,奴隸在家負責生產食物維持生存所需,而不需為了生存而勞動的自由民(free person)才能夠參與公共事務。這說明古代自由是建立在奴役他人之上,奴隸是隸屬於自由民的所有物,馬克思所謂「政治是經濟的上層結構」。 所以,依照韓國瑜所謂的「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其思維就是讓享有自由的民眾倒退成為只需勞動的奴隸,奴隸管好家裡的事(經濟)就好,其他事務(政治)就閉嘴,因此韓國瑜才會提出拒絕意識形態的遊行,封鎖民眾的自由權利,這凸顯他只想讓高雄人活著只為了賺錢,至於工資、分配…等問題,抱歉,奴隸不能談!拒絕意識形態、政治零分,奴隸勞動只為生存。 韓國瑜很了解台灣人,很了解台灣人善於遺忘歷史,忘了國民黨當年怎麼處罰說母語的人,因此現在打著「拚經濟」的口號,讓國家提供的義務教育歧視母語,憲法要求的平等對待成為一種虛言。忘了他在北農擔任總經理時怎麼分配利益?上層統治者拿全部,基層員工完全沒有。選舉到現在他完全冷落對手,因為他知道自己過去擔任立委的表現根本混到極點,擔任立委時質詢出席率極低,質詢率更只有一成六,對手陳其邁在擔任立委的質詢率則是九成三。所以只要評論他,他就會轉移焦點說是惡質選風、不要人身攻擊。反正他只要狂開芭樂票,越瘋狂、搞笑、無厘頭越好,因為「奴隸無權插手政治」,這完全呈現古希臘人將政治視為一種技藝,也就是統治術——被拿來統治奴隸的一種技巧。 然而已經到了二○一八年,台灣解除戒嚴也卅一年了!政治應該是為了更美好的生活,而非統治的技藝!民主台灣現代社會,應該是要抓緊政治,扭轉經濟,改善眾人的生活。所以,高雄人,是要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所學生,新北市民)
劉哲瑋 2018-11-12
為了教訓民進黨 所以選一個空想首長?

為了教訓民進黨 所以選一個空想首長?

原文出自劉哲瑋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看陳其邁努力成這樣真的很難過,如果對手能力比他好或相近那就算了,但竟然是一位耍嘴皮子的政客,這讓我思考為何會如此? 因為民進黨是執政黨,而且推動許多改革,這些改革讓既得利益者感到痛苦,而一些理想性的政見還未落實,這導致民眾普遍厭惡執政黨候選人,認為藍綠一樣爛、民心思變……等理由,但別忘了現在的選舉是地方性全國大選,如果要給執政者教訓,也要選一位地方真正需要、了解地方的候選人,厭惡中央執政結果你選一位不了解地方、胡亂提出政見的政客,請問你是想教訓你自己嗎? 韓國瑜很會用利用簡單的文字喊口號,「東西賣出去錢進來」,但他卻沒有提出高雄農產品要賣到哪裡如何讓錢進來?而陳其邁上政論節目時卻能清楚說出,「高雄有競爭力的農產品,像六龜木瓜是賣到新加坡,芭樂賣到加拿大……金鑽鳳梨出口到中國佔市場 90%」這樣清楚又詳細的內容。 許多人可能認為韓國瑜當過北農總經理,所以應該很了解這一些,但事實告訴我們韓國瑜是位夢想家、幻想者,根據北農董事會議記錄,韓國瑜曾主導於士林夜市設攤(2013 年 5 月董事會),對遊客銷售水果,遭舉發水果價格太高,超乎合理範圍,2014 年 6 月 30 撤攤。緊接著,韓國瑜又主導北農進駐京華城百貨公司「世界名城」館內,設攤展售臺灣當令優質水果、芒果乾、月曆,以吸引來臺觀光旅客消費選購(2014 年 7 月常董會及 10 月董事會),但同樣的因虧損於同年 11 月 1 日撤攤,僅擺攤 4 個月。此外,未能成案的還有,韓國瑜主導想要「將北農現行的果菜拍賣制度,輸出至中國大陸」(2013 年 5 月董事會),投入不少經費,截至卸任前,並無任何輸出實績。 韓國瑜這樣的空想、幻想很適合寫小說出版著作,但現在要來擔任政治人物、行政首長時,我們就得冷靜思考,目前他提出的美好口號如同他在北農擔任總經理的這些看似美好卻失敗的政策:摩天輪結合摩鐵、東西賣出去錢進來、全台首富、太平島挖石油、高雄人口五百萬……這些都是韓國瑜提出的政見,但政治不是只有提出願景,還有如何從現實的制約中到達理想,只有理想卻沒意識到現實,這樣只是空想。 而韓國瑜也不是素人,二十五年前就擔任過立法委員,當時他支持核四,因此成為反核團體罷免的目標,然而這卻使國民黨修改《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加入「罷免案不能跟其他選舉一起投票」之限制,並將罷免門檻從「1/3 以上投票,同意票多於反對票」上修為「1/2 以上投票,同意票超過 1/2」,鳥籠公投就是這樣產生。 而韓國瑜在擔任立委時質詢出席率極低,24 次質詢口頭質詢只有 1 次,另外 3 次是書面,質詢率只有 1 成 6 ,統計韓國瑜 1993 到 2002 年擔任立委時的質詢、發言率,其中有 4 個會期掛蛋、完全沒有質詢,在 1999 年 12 月 23 日到 2000 年 11 月 9 日,有長達近 1 年未在所屬委員會質詢發言。 但同樣擔任立委的陳其邁質詢率卻高達 9 成 2 (25 次質詢了 23 次),領相同的薪水、公帑,哪一位比較認真工作?從這裡看得出來,韓國瑜只是過去老舊政治的一環,根本不是我們想要的新政治。 厭惡現狀,想讓未來更好,我想每個人都如此,民心思變但為何要選一位不了解地方、胡亂提出政見的政客?請問你是想教訓你自己嗎?改變要建立在思辨之上,而非簡單的換個人而已。 資料來源: 不只打阿扁…韓國瑜當立委質詢率超低 北農CEO績效遭起底!虧錢也沒在怕的 陳其邁電爆秦慧珠
劉哲瑋 2018-11-07
散播假新聞的黃暐瀚批民進黨打擊假新聞

散播假新聞的黃暐瀚批民進黨打擊假新聞

黃暐瀚當時你就是散播假新聞的人之一,在自己臉書、上政論節目大肆散播這子虛烏有的消息,抨擊戮力從公的第一線外交人員,結果現在好意思站在他國新聞台抨擊政府打擊假新聞的政策?
劉哲瑋 2018-09-24
劉兆玄和陳建仁 當然不一樣

劉兆玄和陳建仁 當然不一樣

◎ 劉哲瑋 副總統陳建仁在二十四日帶著全家人到金門旅行,被在野黨批評適逢南部水災「觀感不佳」。但副總統依照憲法規定僅是「備位元首」,沒有實質權力,縱使他到水災現場也無權指揮任何人,反而還一堆隨扈跟著,根本耽誤救災!所以用「觀感」不佳來批評他,這不就是所謂的「情感」勒索嗎? 而中國國民黨立委還特地召開記者會表示,之前八八水災時,民進黨抨擊時任行政院院長劉兆玄出去理頭髮、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去吃爸爸節大餐,為何就被大肆批評?這很簡單,因為行政院長、秘書長享有權力,也就是行政權,因此在危機發生時,享有行政權的官員當然必須行使職權來保障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而權力來自人民,官員不作為被人民罵,有問題嗎?別忘了,他們兩人最嚴重還可能在法律上產生「瀆職」的問題。 陳建仁副總統在金門期間,其花費都由其家族與個人支付,顯示這是私人行程,在歐美國家許多政治人物都有休假,我們選的只是一個生物上的人,並不是不會累的機器人,既然副總統沒有權力又沒有獲得總統授權,當然他做自己的事就完全沒問題。今天只因「觀感」不佳、因為「感覺」不好,所以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說要砸電視,這點我完全沒有意見,因為自己情緒失控砸自己的電視,屬於完全的個人自由,但不能要求全民、國家如此,我們是法治國家耶! 在一個法治國家,要求官員依法行政、以法律限制政府的權力,那麼副總統在法律上無權做任何事,表示陳建仁在法律上沒有問題,那麼立法院在野黨團為何可以用道德問題混淆國人視聽?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生,新北市民)   朱立倫呢? ◎ 黃瑞麟 八二三暴雨造成南台灣多處嚴重淹水,副總統陳建仁卻被爆料在蔡政府忙於救災之際,帶著全家人到金門度假三天,還大陣仗維安全程戒護。 對此,國民黨義憤填膺地要求陳建仁下台。筆者絕對支持國民黨要求沒有救災行政實權的副總統陳建仁,在這次中南部大淹水沒回台灣的表現下台! 但我也希望大家不要遺忘今年才發生的一件事。七月在新加坡訪問的新北市長朱立倫,明知瑪莉亞颱風襲台,卻未能提早搭機返台,導致無法趕在颱風來襲前坐鎮指揮,還透過視訊聽取災防會議。為了怕颱風造成傷害,還第一次北北基一日生活圈放颱風假不同調。 具有救災行政實權的新北市長朱立倫,颱風天在國外,都不必下台,為何沒有行政實權指揮的陳建仁需要下台負責? (作者為媒體工作者,屏東縣民)
劉哲瑋 2018-08-29
史上最大咖台獨人士——雍正皇帝

史上最大咖台獨人士——雍正皇帝

【史上最大咖台獨人士——雍正皇帝】 抓包,雍正皇帝支持台獨,會被扣點! 習近平皇帝背祖了,還是會被扣點唷! 「臺灣地方,自古未屬中國。皇考聖略神威,取入版圖。」出自於《大清世宗憲皇帝實錄》卷十,由於平定了台灣的朱一貴事件,雍正皇帝針對此事件有功的福建官兵所宣佈的詔書。這句話用白話說,就是︰台灣這個地方自古以來不屬中國,我父親(康熙皇帝)深具謀略威望,把台灣納入版圖。 而習近平在會見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時提到,「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呼籲習近平切勿忘記歷史遺忘祖先說過的話。 「台灣地方,自古不屬中國,我皇考聖略神威,取入版圖。」—清‧雍正皇帝,一七二三年。 ===== 如果正體字看不懂,可以閱覽簡體字版本 「台湾地方,自古未属中国。皇考圣略神威,取入版图。」出自于《大清世宗宪皇帝实录》卷十,由于平定了台湾的朱一贵事件,雍正皇帝针对此事件有功的福建官兵所宣布的诏书。这句话用白话说,就是︰台湾这个地方自古以来不属中国,我父亲(康熙皇帝)深具谋略威望,把台湾纳入版图。 而习近平在会见美国国防部长马提斯时提到,「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呼吁习近平切勿忘记历史遗忘祖先说过的话。 「台湾地方,自古不属中国,我皇考圣略神威,取入版图。」—清‧雍正皇帝,一七二三年。 #我皇神威 #雍正皇帝
劉哲瑋 2018-07-01
為什麼要「先」跟中國報告?

為什麼要「先」跟中國報告?

  二○一七世大運八月三十日閉幕式時,阿根廷隊員因披掛中華民國國旗進場,遭FISU發函警告。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受訪時表示:「我要先跟中國大陸講,這不干我們的事,這是阿根廷做的。」 不知道阿根廷選手聽到台北市長這席話作何感想?我不懂,為何外國人做出有益台灣,卻可能會讓中國反感的事,台北市長誠惶誠恐地要「先」跟中國報告?為何柯文哲這麼在意中國感受? 蔡英文總統上台後,中國為逼蔡政府接受九二共識,無所不用其極,其中也包括中國中斷與台灣之間的聯繫管道。但就在台北世大運開始時,中國國台辦交流局局長黃文濤特別以「團長顧問」身分隨團前來,而中國派出國台辦交流局局長這樣層級的官員來台也是有意義的,這是蔡英文就職以來,國台辦訪台層級最高的官員,但這位官員來台目的很清楚,他並非接觸台灣中央政府官員,而是跑去跟柯文哲會面。 然而,中國國台辦交流局局長與柯文哲到底談了什麼?柯文哲是否應該向台北市民說清楚?而中國對柯文哲這樣的態度,大概也是在「閉幕式時阿根廷選手披國旗」的新聞話題延燒後,柯文哲急著在媒體對中國表態︰「我要先跟中國大陸講,這不干我們的事,這是阿根廷做的。」 中國國台辦官員訪台卻跳過對口單位行政院陸委會,直接跑到台北市政府與柯文哲接觸,這樣破壞體制的做法不應成為慣例,否則國民黨籍縣市長是否也可比照辦理? 中國為本屆金磚會議主辦國,曾在八月上旬派人到金門協調維安工作,然而金門縣長以「相關事務非地方政府片面決定,必須再與台北主管機關討論才能決定」。而柯文哲做為台灣民選地方首長,應與同樣是民選首長的金門縣長一樣,在當時就要向國台辦交流局局長黃文濤表示,請他遵循我國政府體制,先跟陸委會接觸後再進行會面,可惜柯文哲並非選擇捍衛台灣的國家體制,而是選擇他個人與中國交流的政治利益。 從柯文哲訪中喊出「兩岸一家親」,再到世大運開幕後與中國國台辦官員會面,最後世大運開閉幕民眾都無法揮舞有台灣地圖圖樣的旗幟,且還在閉幕式時發生黑衣人將舉著「TAIWAN」旗幟的民眾抬離現場的事件,對照這些事,柯文哲是否忘記當時踏入政治的初衷?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所學生,新北市民)
劉哲瑋 2017-09-03
中華民國非常大總統

中華民國非常大總統

  前總統馬英九被控教唆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向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洩密,遭台北地檢署認定涉及違法洩密起訴,台北地院昨下午宣判馬英九無罪,馬英九說,「今天的判決『確立憲法上總統應有的行政權限』,但在看過北院無罪判決裁定的理由後,我認為,這次判決將導致總統可以『共享行政權』之名,挾檢察體系進而實際破壞權力分立體制」。 馬英九當時以總統有「行政特權」,他是在「維護司法純淨空間,這是大是大非的原則」為自己辯護;而北院無罪判決理由以「憲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總統對於院與院間之爭執,除本憲法有規定者外,得召集有關各院院長會商解決之」,認為馬英九是依法令之行為而得主張阻卻違法,因此判馬英九無罪。 然在我國制度於第四次修憲成為半總統制,在這制度下,行政權由總統與行政院長共享,但如何共享,憲法上並沒有嚴格去歸屬行政權。此判決一出,不正代表總統可以「共享行政權」之名,透過檢察體系去破壞「權力分立」與「司法獨立」兩項原則嗎? 總統利用制度與行政院長共享行政權,又因有權能獨立任命行政院長,使其地位高於行政院長,因此教唆屬於「行政院」法務部的檢察總長去洩密,這樣破壞司法獨立之做法,是司法機關所認可之行為?在二○○六年初「法院組織法」修正通過,使檢察總長改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任命之,這樣的任命方式與司法院大法官任命條件相同,顯示檢察總長與大法官同為司法體系之成員,且都具備權力獨立的特性(所以採行政權提名再搭配立法權同意),既然總統不得干涉大法官,當然也無權干涉檢察體系,因為唯有如此,司法才能完全獨立。所以就算出現院與院之爭執,總統身為構成行政權之成員,也萬萬不可將手伸入司法權中,必須維持檢察體系之獨立;總統若想解決爭議,應依憲法第四十四條召集有關各院院長(以當時狀況是召集行政院長與立法院長)會商解決才對,而非透過自身共享行政權,指示檢察總長洩密進而破壞司法獨立,否則未來所有總統都可比照辦理,這是我們要的「憲法上總統應有的行政權限」嗎? 台北地院無罪判決文中提到「我國檢察官起訴,不以經由其長官同意為必要,是獨立以檢察官名義行使之」,但總統卻可教唆檢察總長對偵查中之案件洩密,如此一來,只要院與院之間發生爭議,總統就可挾檢察體系動搖司法權,這樣的作為,馬英九認為自己是在「維護司法純淨空間」,但這顯示他什麼事都要管的「大總統」心態作祟,身為總統卻不知節制權力,如果行政權能夠為了「維護司法純淨空間」這種理由指示檢察總長洩密,那麼我倒要問:一個需要行政權維護純淨空間的司法權,還能維持獨立嗎?權力分立原則根本就此被破壞。 司法權本身是權利救濟的方式,在一個權力分立的法治國家,我們給予司法權做出最終裁判的權力,使其能制衡行政、立法兩權。假使最後無罪判決定讞,也應申請大法官釋憲,由大法官依據憲法確立總統應有的權限,否則這將開啟總統享有「挾檢察體系侵犯司法權」這樣的特權,我們人民將會是最後的受害者。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所研究生)
劉哲瑋 2017-08-26
九二共識縣市不怕強颱?

九二共識縣市不怕強颱?

  馬勒卡颱風侵襲台灣,但多位縣市首長都不在台灣,且多數都是中國國民黨籍。到底什麼事緊急到父母官無法坐鎮災害應變中心?在颱風天遠赴中國,到底要做些什麼?或許可以從十三日南投縣長林明溱對外表示「將爭取中方開放中客來台,到『有九二共識』的縣市觀光」這句話得知一二。 在颱風天組團遠赴中國的縣市共有八個(新北市、新竹縣、苗栗縣、南投縣、花蓮縣、台東縣、金門縣、連江縣),由正、副首長組成所謂的「九二共識縣市」到中國爭取中國客來台。這幾位正、副首長將與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座談,將由中國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接見。 中國國民黨只要失去執政權,就好像脫離台灣一樣,擅自和共產黨搞自己的國共共識。早在二○○五年,連戰就跑到中國與胡錦濤會面,達成所謂「五點共識」。中國國民黨人有樣學樣,二○○八年的吳(伯雄)胡(錦濤)會、二○一三年的吳(伯雄)習(近平)會、二○一五年的朱(立倫)習(近平)會,最後,身為總統無法赴中的馬英九,也在卸任前到新加坡來場馬習會。如今,連縣市首長都在颱風天不顧人民跑去談共識,這個黨真的有把台灣人民放在心中嗎? 失去政權就按捺不住,各自脫隊跑到中國去,更凸顯所謂的共識,充其量只不過是國共共識,跟「九二共識縣市」的縣民市民無關,更跟台灣人民無關。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所研究生)
劉哲瑋 2016-09-18
比起黃國昌 朱立倫賺太狠

比起黃國昌 朱立倫賺太狠

朱市長、朱主席、朱總統參選人日前宣布將帶職參選總統,除了讓人覺得朱先生說話沒有誠信(尤其對新北市民)外,另外一點是:這很好賺!只是,卻虧了全民的荷包,虧了我們的納稅錢。 第一,去年,朱先生以九十餘萬票當選市長,依照法律一票三十元的選舉補助款,朱先生領了公帑將近三千萬元,依照國民黨的慣例是不需要繳回黨庫,所以這些錢大概都進了他自己的口袋。 第二,朱先生帶職參選預計要請假五十餘天,用年假、事假與例假日請假,估計到總統大選日,只有「五天」會被扣薪,每月還有十九萬五百元的薪水可領取,請假參選總統期間,朱先生仍可領約五十五萬元薪水,雖捐出了六十萬元給新北市府,但別忘了新北市第十二選區立委參選人黃國昌,為了參選立委可是辭掉中研院的「終身聘」,高下立判。 第三,就算朱先生明年沒選上總統,每票還是有三十元補助,如果以總投票率七成、中國國民黨拿四成選票來算,朱先生約可得五百多萬票,光是這樣又花公帑讓他賺進一.五億元以上,當然依照國民黨慣例是不需要繳回黨庫,所以可能又都進了自己的口袋。 第四,如果因為把洪秀柱換成朱立倫,而讓國民黨的政黨票得票上升,依照法律超過三.五%門檻的政黨,每年補助政黨票一票五十元,也就是說四年政黨票一票可補助該政黨二百元,這當然是公帑撥款,二○一二至二○一六年國民黨共領取將近十二億元政黨票補助,這又是一筆多餘的公帑花費。 第四,如果朱先生幸運當選總統,新北市長就必須補選,依照中選會估計,屆時得花費公帑將近一.六億元來舉辦補選,且還得請新北市民勞師動眾去投票,之後參選者只要跨過門檻又可以再領一票三十元補助,這些又是一大筆公帑花費。 朱立倫帶職參選「據說」讓許多國民黨立委「行情」回升,但難道從洪秀柱換成朱立倫,爛委就會變成好立委?為了讓說謊、沒誠信、只剪綵沒動工的政客得到教訓,人民只有把選票當武器,除了不讓他當選總統外,現在能做的就是開始罷免他!這將是台灣政治的一個典範,讓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知道「吃碗內看碗外」的結果是什麼。 (作者就讀輔仁大學,新北市民)
劉哲瑋 2015-10-28
成為自己的主人 我讀高中便知道

成為自己的主人 我讀高中便知道

  歷史,從來不只是一個考試。透過它,決定了如何建立世界觀以及對於未來的想像。而我們自以為是的歷史事實,可能只是當權者塑造出的產物。 在這場反課綱運動當中,部分學生所反的是「黑箱程序」,但若是「白箱課綱」,我也照反。而吳思華、馬英九、洪秀柱等人,非常一致地避開程序的部分,把問題拉高到「意識層次」,也就是台獨史觀vs.中華民國史觀。在這裡必須釐清幾個問題。 為什麼會有黑箱程序?因為政府想透過洗腦教育,扭曲學生的認知。至於為什麼不正視程序違法的問題?很明顯法律上講不贏,所以拉高到沒有是非對錯的意識形態之爭也就不難理解。但不管是程序還是意識形態,似乎沒有人在乎真正的史實。如果要談論戰後台灣史,我想國民黨洗腦得徹徹底底。 中華民國已經實質統治台澎地區七十年,合法統治金馬一○四年,而以下這段歷史或許很難被接受,但這是事實。首先,中華民國從來沒有擁有過台灣,只有「管理權」,台灣在一八九五年割讓給日本,而中華民國於一九一一年成立,台灣從來沒有屬於過中華民國。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後,台澎受到同盟國管理,而中華民國只是「代管軍政府」。一九五二年舊金山和約生效後,仍未明確指明主權歸屬,依照聯合國憲章第一條第二項的「住民自決」,台灣人有選擇自己未來的自由。當然,不一定只有「創立新國家」這個選項,也可以併入中華民國領土,但中華民國並沒有給台灣人民選擇的機會,取而代之的是逼迫台灣人接受中華民國。 講到這裡,你還相信中華民國等於台灣嗎?中華民國沒有取得台灣的合法主權;沒有資格將日人資產納入國庫及黨產;沒有資格憑藉武力將台灣人變成中華民國國民。在黨國體制之下,這段歷史完全遭到扭曲,我再說明一次,這不是史觀,而是史實。 這些希望你不要聽、不要問、不要碰的真相,何時才能水落石出?就算今天退回課綱,明天仍然對於主權茫然無知。知道自己從哪裡來,才曉得往哪裡去。只有瞭解自己所身處的環境,才能昂首闊步地決定自己的未來。這場反課綱運動的定位是什麼?退回課綱?改變固有的教育?高中生的啟蒙運動?喚醒台灣人對過去的記憶?不管是上述何者,今天教育已經剝奪學生自主思考、認識自己以及這塊土地的權利,如果我們不站出來發聲,那麼這個世代何時才能成為自己的主人 作者為內湖高中高三學生、反黑箱課綱內湖高中站出來成員)
劉哲瑋 2015-07-17
「課綱•同學說」我們的抗爭 不會止歇

「課綱•同學說」我們的抗爭 不會止歇

去年三一八學運時,有句廣為流傳的口號:「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如今,三年前的香港反國教彷彿在台灣上演。五月底,反課綱運動星火燎原般地展開,遍及全台灣各高中。在這期間,教育部持續不斷跳針、且如提油救火式的回應。儘管「新舊版教科書併行」,但舊版教科書審定期限只剩三年,而且就法律上而言,「黑箱的一○三課綱」早就取代原有的一○一課綱了!而在野黨揚言執政後就改正課綱,但捨近求遠的態度也令人質疑。在七月十三日,學生進行了第一波的衝撞。 我認為有必要想想台灣發生了什麼問題。 二○一三年六月份,政府以一個不公開透明的形式和中國簽署了服貿,隔年就爆發了太陽花學運。去年,政府以相同的手法,制定了漏洞百出的課綱。什麼時候開始政府變得如此草率蠻橫?從洪仲丘事件、關廠工人抗爭、大埔事件、三一八學運,一直到現在的反課綱運動,台灣社會各階層開了多少次的第一槍?政府有學到教訓嗎?而我們又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黑箱課綱事件,學生們手無寸鐵,為了最基本的受教權站出來,其中有的人有課業、父母的壓力,且未成年的大有人在,而這個政府卻是用拒馬、蛇籠來面對我們!僅剩下這種手段來維護政權嗎? 這只是一場反黑箱課綱運動嗎?不,不只!關鍵在:我們到底希望怎樣的教育?我不想知道珠江三角洲比嘉義的外傘頂洲還透徹;我想要更深入瞭解台灣這塊土地的人事物,陳澄波、鄭南榕對於台灣的貢獻。但政府對於學生最基本的訴求都做不到,那麼我們還奢望什麼? 當這個政府把學生逼上街頭,當這個政府完全聽不進去人民的聲音,我看到的只是一個個官僚的醜態。面對這座高牆、對於這個崩壞的體制,我們只是雞蛋的那一方;或許看似脆弱,但卻有無窮的生命力。 公民的抗爭不會止歇,只要這座高牆尚未倒下,我們得學習當更勇敢的台灣人。 (作者為內湖高中高三學生)
劉哲瑋 2015-07-15
國恥蔡正元

國恥蔡正元

 蔡正元委員罷免案,總投票人數為79303人,同意票數為76737票,而不同意票為2196票,投票率僅24.98%,罷免結果為否決。由於罷免失敗,所以根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92條:罷免案否決者,在該被罷免人之任期內,不得對其再為罷免案之提議。蔡正元委員到明年立委改選前享有「免死金牌」。作者以明末清初思想家顧炎武一句話作為蔡正元(見圖)罷免案後態度的註解,所謂「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資料照,記者廖振輝攝)蔡正元委員對此回應「今天這是一場民主與法治的偉大勝利,政治詐騙集團和職業學生所推動的罷免案已被人民徹底唾棄......」。看到這,我則想以明末清初思想家顧炎武一句話作為註解「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以孟子說的話奉勸蔡正元委員,距離下次改選的戰役不遠了,「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蔡正元委員怎不想想身為民意代表會做得這麼差,差到成為台灣史上第一個在高門檻罷免下,成功通過提案、連署的立法委員?不反省就算了,罷免案失敗卻還可以大言不慚的痛罵站出來的公民?我們這樣想好了,在沒有合併選舉、無法正大光明宣傳罷免、沒有政黨奧援、里長與基層反動員,這樣的情形下,還有將近2成5的人出來投票,且有7萬6千多人站出來表態你該走了,是不是你自己該反省?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是人民的參政權。如今我們的民主僅靠選舉維繫,現今的罷免與公投一樣,被50%投票率的高門檻限制,代表只要不出來投票,就是反對。所以在這次蔡正元委員罷免中站出來投票的大多是同意票,這也反應在開票結果上。但這就造成鄰居會互相注意誰今天去投票,猜測鄰居的立場,於是就算很想去投票支持罷免案也覺得算了。但這真的是民主嗎?廢除50%投票門檻,讓贊成與反對雙方各自動員,投票率自然就會提高,如果蔡正元委員真的做的這麼好,對內湖、南港的居民來說真的缺他不可,那就不要以投票門檻當靠山,否則光看數字同意罷免為76737票,不同意罷免為2196票,蔡正元委員真的對得起內湖、南港的居民?就讓沉默的多數站出來投票表態,直接用數字對決數字。另外,就是廢除罷免不得宣傳的規定,明明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是人民的參政權,但選舉各政黨候選人可以託播廣告、租賃宣傳車宣傳,那為什麼罷免就只能偷偷摸摸躲在檯面下進行?否則,如果今天投票題目改為「您支持蔡正元繼續擔任立法委員嗎?」,蔡正元委員現在還笑得出來嗎?選前還能故作鎮定嗎?讓我們回想第七次修憲時,當時修憲必須靠國大代表表決,而那次投票率只有23.36%,但選出來的任務型國大卻可以修憲。而這次罷免蔡正元委員投票率為24.98%,你/妳會發現23.36%可以修憲,24.98%卻不能罷免立委?(新北市民)
劉哲瑋 2015-02-16